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094:噩梦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噩梦

    “怎么会这样?医生不是说她恢复的不错,可以看见,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吗?”

    安雄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无措起来。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他已经和叶老太太约好,安怡诺出院,便和叶家一起聚餐商量安怡诺和叶知轩结婚的事。

    “就是啊,心然,到底怎么回事?我做了好多怡诺爱吃的菜,我和你爸爸还等着给她接风呢。”

    吴惠兰也是一脸震惊和焦急,不住对安心然使眼色,希望她说实话。

    安心然哽咽道,“爸爸,妈妈,医生说姐姐的眼睛没什么问题了,可是……她受的刺激过大,产生了心理问题,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

    “也就是说,现在失明了……”

    “爸爸,姐姐看不见了,那奶奶那边怎么办?公司那里怎么办啊?呜呜……”

    “心然,你确定吗?”吴惠兰忍住心里的激动,尽力做出很忧伤的样子。

    安心然点了点头,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珠,“千真万确,医生亲自做了检查。还有很多专家在场,他们也这样说了。”

    吴惠兰的脸上,当即浮现喜色,但见安雄面色凝重悲痛,赶紧哀伤起来。

    “阿雄,公司那里还有你,叶老夫人和知轩那边,不知道会怎么想。如果,我是说如果……怡诺真的看不见了,和叶家的这门亲事是不是……”

    安雄看向吴惠兰,吓了吴惠兰一跳,她赶紧解释。

    “我的意思是说,叶老太太真的会要一个失明的孙媳妇吗?我们应该早作打算啊!”

    安雄沉默了,这几日,虽然封锁了安怡诺受伤住院的消息,但是纸包不住火,公司的那些老股东们今天还对他旁敲侧击,问安怡诺的情况。

    毕竟,离安怡诺接手公司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能搪塞一天,搪塞不了一个月两个月。

    否则就是他故意不想放权,反而让他落得满身嫌疑。

    到时候,他对林老爷子,也没办法交代。

    而对于和叶家的联姻,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有了叶家的助力,林氏集团也能够补上这几年的亏空。

    吴惠兰知道她们的话起作用了,对安心然使了个眼色。

    安心然会意,坐到安雄旁边,搂着他的胳膊,娇声说道,“爸爸,你别难过,姐姐会没事的,等姐姐回来,心然好好陪她,带她出去散心,我相信姐姐很快就会痊愈的。”

    安雄缓和了一下紧绷的下巴,欣慰的道,“然然乖,你姐姐有你这样的妹妹,是她的福分。”

    “爸爸,不要这样说,我一直把姐姐当做我亲姐姐看待,她看不见了,我就做她的眼睛。”

    “呵呵呵……好,我们心然最懂事了。”安雄握紧安心然的手,但心下却依旧惶惶不安。

    吴惠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阿雄,既然怡诺看不见了,公司还是暂时别交给她了!她都失明了,怎么管理公司啊。”

    安雄冷冷扫了吴惠兰一眼,“我答应过岳父的事,绝对不会食言!”

    吴惠兰有点不高兴了,“这都多少年了!快二十年了,林老爷子一直在国外养身体,一次都不回来,平时电话也很少打,公司的事更是很少过问,为什么还要遵守对他的承诺?”

    “阿雄,这么多年了,林氏集团能有今天,是你倾注全部的心血打拼出来的天下,你真的要拱手让人吗?”

    安雄霍地站起来,情绪忽然变得异常激动,“惠兰,我的事,你最好少插嘴!!!”

    安心然吓坏了,赶紧拉了拉吴惠兰,“妈妈,别惹爸爸生气。”

    吴惠兰深吸几口气,低下头,“阿雄我错了,我只是觉得为你不值。”

    安雄冷哼一声,大步上楼。

    “阿雄,吃饭了。”吴惠兰喊了一声。

    “不吃了!”安雄嘭地一声关上房门。

    安心然拽了拽吴惠兰,“妈妈,爸爸在生什么气?”

    “我怎么知道!之前明明还好好的,也有意思不想将林氏集团交出来,现在看样子,他的心意很坚决,非要遵守什么二十年前的承诺!”

    “妈妈,爸爸将集团交给安怡诺,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安心然很不甘心。

    “我有什么办法!”吴惠兰生气地哼了一声,“心然,不过你也别急,我和你爸爸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了解他的脾气,循序渐进慢慢来,安怡诺现在不是看不见了吗!”

    吴惠兰的眼底,掠过一丝幽光。

    安心然嘟着嘴,“真搞不懂,爸爸怎么那么怕林老爷子!事事都怕惹恼林老爷子!”

    吴惠兰也想不通,“谁知道了!”

    安心然想了想,忽然眼底一亮,“妈妈,该不是林老爷子的手里,有爸爸什么把柄吧?”

    吴惠兰白了她一眼,“别瞎说!林老爷子在国外养病二十年了,能有你爸爸什么把柄!”

    深夜的时候,安雄忽然被噩梦惊醒,额上渗出一片豆大的汗珠。

    吴惠兰睡眼惺忪地坐起来,“阿雄,你怎么了?”

    安雄猛地回头,看向吴惠兰,一双有力的眼眸里,布满惊恐,浑身都在克制不住地颤抖着。

    吴惠兰吓坏了,赶紧下床给他倒了一杯水,“阿雄,你做噩梦了吗?”

    安雄却一把将水杯打翻,吓得吴惠兰惊呼一声。

    “阿雄,你怎么了!”

    安雄不说话,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好像才缓过神来,目光紧紧盯着吴惠兰。

    “阿雄……”

    安雄起身冲入洗手间,用冷水猛拍脸颊,这才渐渐冷静下来,抬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双眼里布满梦境中未曾散去的惊恐。

    吴惠兰急坏了,一直追问他怎么了,他就是不肯说话。

    这些年,吴惠兰一直陪在他身边,早就知道他有做噩梦的习惯,每次起来也都会情绪失常,不过今天看样子有点严重。

    “我给你拿一些安神的药吧!一定是工作太忙,累得做了噩梦。”吴惠兰赶紧去拿药。

    安雄不说话,匆匆穿衣服。

    “阿雄,你这是做什么?”

    “去医院。”

    “你身体不舒服吗?”吴惠兰也赶紧跟着穿衣服。

    “去看怡诺。”

    安雄推门出去,吴惠兰也赶紧跟着下楼。

    “阿雄,这才凌晨三点,要不明早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

    安雄没有回话,让司机备了车,直奔医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