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098:狠如毒刺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狠如毒刺

    安怡诺一直盯着墙壁上的洞口,生怕自己又被傅枭宸偷窥。

    她气得恨恨咬牙,“也不怕得针眼!”

    她在房间里来回打转许久,傅枭宸那头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在不在房间里?

    若他不在房间里的话,她也没必要在这里惶惑不安地死守了。

    安怡诺俯身下来,一只眼睛凑近洞口,小心翼翼向着对面看过去……

    傅枭宸的病房,哪里有半点病房的样子,完全像个现代化设备齐全的办公室,竟然连打印机复印机都有。

    她努力向着对面看,发现傅枭宸居然不在房间里。

    她刚刚松口气,正要收回视线,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最后放大成一双深邃如海的黑眸。

    “啊———”

    安怡诺吓得惊叫一声,猛地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对面传来傅枭宸的笑声,“在看什么?不怕得针眼?”

    “……”

    他竟然听见她说的话了!

    这个该死的变态!

    “你想看,只要说一声,我便脱了给你看。”

    “无耻!流氓!”安怡诺赶紧捂住眼睛。

    “反正你现在失明也看不见,不过倒是可以摸一摸。”傅枭宸笑得更加愉悦,看样子心情很不错。

    安怡诺气得一把抓起卷纸,将洞口狠狠堵住,之后将墙壁上的那副画挂好,彻底挡住了洞口。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安怡诺以为是傅枭宸,大喊了一声,“滚!!!!我不想看见你!!!!”

    门外传来叶知轩无辜的声音,“怡诺,你是在怪我一直没来看你吗?我错了怡诺,你快开门。”

    安怡诺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坐在病床上,目光空茫地望着前方。

    “我想静静,不要来打扰我!”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叶知轩,他只会让她觉得深度恶心。

    叶知轩担心安怡诺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想不开,赶紧喊来了护士,拿钥匙将房门打开。

    他的怀里仍旧抱着一大束的红玫瑰,让护士们羡慕得双目泛光。

    “叶少对安小姐可真好,每天一束红玫瑰,让我们都好羡慕。”

    “怡诺,你怎么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了?怡诺,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叶知轩关心地奔到安怡诺面前,一把握住安怡诺的手。

    安怡诺赶紧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冷冷道,“我没有想不开。”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叶知轩赶紧放下怀里的花,又关切问道,“怡诺,检查了吗?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这个时候,贺云良拿着一沓单子走了进来,对安怡诺和叶知轩说,“安小姐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出院回家修养了。”

    安怡诺心下一惑,她什么时候做了检查?

    贺云良还真会做戏,将单子一张一张地放在桌子上,“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办理出院手续也可以了。但安小姐回家,还要注意休息和营养调衡。”

    “怡诺,恭喜你,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叶知轩欢喜地道,接着又问贺云良,“医生,怡诺的眼睛……”

    贺云良看了看安怡诺,摇摇头,“这个……不好说,我也不知道,安小姐的眼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贺云良又交代了一些平时护理的注意事项,开了一些药据,便离开了。

    叶知轩心疼地望着安怡诺,“怡诺,别担心,你的眼睛一定会恢复!再休养几天,可能你的眼睛就好了也说不定。”

    安怡诺缓缓转头,看向放在桌上的红玫瑰,视线空茫毫无焦距。

    其实她最讨厌的就是红色,那如血般的红让她每每看到,都会想起曾经痛不欲生的那一幕。

    妈妈倒在血泊中……

    她赶紧闭上眼睛,挥散脑海里浮现的惊怖画面,但鼻端依旧能嗅到玫瑰的花香,心口泛起一丝酸涩。

    忍住心中涌动的厌恶,安怡诺淡淡一笑。

    “走吧。”

    叶知轩贴心的给她戴好墨镜,温柔的说道,“好,我们回家。”

    安怡诺被叶知轩搀扶着站起来,回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那幅画。

    在那幅画的后面,藏着一个洞口,那里面会有傅枭宸黑如子夜的一双眸子。

    她要走了!

    他知道吗?

    忽然心里有点不舍起来。

    这才恍然发现,在医院住院的这些天,其实很开心,忘记了很多不愿想起的烦恼事。

    安怡诺随着叶知轩走出病房,也不见傅枭宸又蹦出来阻拦。

    想来他也没有理由继续再阻拦下去,而她也是时候该回家了!

    离开医院的那一刻,安怡诺忽然觉得有些东西在心里也被抽离了。

    莫名有一种离傅枭宸越来越远的感觉。

    回去的路上,安怡诺靠在座椅上,看向车窗外的车水马龙,心中无限感慨。

    家?

    那个原本充满温暖的地方,如今只是一个冰冷的冰窟而已。

    “欢迎怡诺回家。”

    “欢迎姐姐回家,知轩哥,辛苦你了。”

    刚一进家门,吴惠兰和安心然便欢喜地迎了出来。

    吴惠兰仔细看了看安怡诺的眼睛,心里畅快万分,脸上的关心更甚。

    “怡诺,有没有哪里还不舒服?眼睛还痛吗?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吗?”吴惠兰轻声哽咽起来。

    “我的怡诺,怎么会忽然看不见了?妈妈这些天,好担心你……都怪妈妈身体不好,一直感冒未愈,担心传染给你,才没有去医院看望你。”

    “现在回家就好了,妈妈天天陪着你,照顾你,一定让你的眼睛尽快恢复。”

    安怡诺空洞的眼神看向前方,余光落在吴惠兰虚伪的面容上,没有说话。

    叶知轩尴尬地看了看安怡诺,笑着对吴惠兰解释,“伯母,怡诺现在心情不太好,她还要休息。”

    吴惠兰擦了擦潮湿的眼角,委屈又为难地笑了笑,“我知道,怡诺的性子就是这样。我习惯了,习惯了。”

    “妈,姐姐一贯性子比较冷,你还是少说两句,别让姐姐烦了。”安心然不满意地扫了安怡诺一眼,给叶知轩使个眼神,让叶知轩与安怡诺保持距离。

    叶知轩没看安心然一眼,依旧亲密又体贴地搀扶着安怡诺。

    安心然气得眼神狠毒如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