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05:她竟然打我!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她竟然打我!

    “啊———”

    一声尖锐的尖叫,从吴惠兰的口中冲了出来。

    那一碗滚热的鸡汤,没有泼在安怡诺的身上,而是全部洒在吴惠兰自己的身上。

    就在吴惠兰脚下一滑,一碗鸡汤准备泼向安怡诺的时候,一直提防吴惠兰的安怡诺已洞穿吴惠兰的动机。

    安怡诺抓起身边的抱枕,抛向吴惠兰,喊了一声,“我说了,我不想吃!端出去,我要休息!”

    “啊……”

    一道惊声尖叫,伴着汤碗落地碎裂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安雄和安心然闻声跑来。

    “怎么了?怎么了?”

    只见安怡诺抱紧自己,一双盈盈美眸充满惊慌,而吴惠兰不住喊疼,一直抖着身上湿透的长裙。

    “这……这是出了什么事?”安雄问。

    吴惠兰委屈地望着安雄,“阿雄,我担心怡诺不吃饭,好心给她盛了一碗鸡汤,她却……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打翻了。”

    安雄皱眉,看向安怡诺,沉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吧?”

    安怡诺低着头,摩挲着手背上被汤汁溅到的红肿,没有说话。

    “阿雄,好痛,我好像被烫伤了。”吴惠兰抬起自己更红更肿的手,还有她的身上,都被溅了汤汁。

    “哎呦,好痛。”吴惠兰吃痛喊着。

    “心然,快带你妈妈去上药!”安雄心疼道。

    安心然瞪着安怡诺,终于忍不住火大地喊道,“姐姐,眼睛不好了,我们大家都很同情可怜你,但你也不能这么过份!”

    “妈妈每天为你煮饭,伺候你吃饭,照顾你的胃口,你居然将一碗汤都泼在妈妈身上!”

    “姐姐,你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安心然目光愤怒地瞪着安怡诺,

    “心然,不许你这样和姐姐说话!”吴惠兰拦住安心然,呵斥了一声。

    “妈!我也是心疼你,你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为姐姐准备早餐,还要为爸爸准备早餐,每天忙的团团转,姐姐却对你……”

    “没事的心然。”吴惠兰委屈地擦了擦眼角,一副受尽委屈却强忍的样子。

    安心然心疼捧着吴惠兰的手,“都起水泡了,一定很痛……妈妈,我好心疼你,这般付出却得不到一声感谢。”

    安雄看了看吴惠兰母女,又看了看安怡诺。

    “爸爸,妈妈这几天对姐姐怎么样,你都看在眼里,你可不能纵容姐姐一直这样,不然妈妈……”安心然呜咽一声,哭了起来,一副要为吴惠兰讨回公道的架势。

    “怡诺,到底怎么回事?”安雄沉声道。

    这几天,吴惠兰对安怡诺的好,安雄确实亲眼所见,也很欣慰,他很希望一家和睦的情况可以一直继续下去。

    吴惠兰纠结的看了看安怡诺,欲言又止,终于,叹了一口气,“没什么,怡诺可能手滑了,不小心。”

    “手滑?妈妈,姐姐看不见,怎么会手滑?是姐姐故意泼你的对不对?”

    吴惠兰连忙拉住她,局促不安的看了安雄一眼,“心然,不要瞎说,没有的事。”

    安雄沉下脸来,看向安怡诺,哑忍着说道,“怡诺,你是不是又为难你妈妈了?”

    “没有,我只是没有胃口,不想吃饭,让她端出去而已……”安怡诺轻声说。

    她现在仍旧心有余悸,若那一碗热汤泼在她自己身上,只怕连脸都要毁了。

    吴惠兰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还是说,吴惠兰发现了什么端倪,想要试探她?

    安怡诺抬起头,目光空荡地望着吴惠兰的方向,心下一阵解恨。

    吴惠兰,自食恶果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吴惠兰隐约觉得,在安怡诺的唇角看到了一丝嘲讽,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安怡诺已经是一脸无辜。

    吴惠兰生怕安怡诺先发制人,赶紧出声。

    “我只是觉得怡诺没胃口的话,喝点汤补充营养也是好的,所以就端过去想喂她的……可谁想,谁想……”

    “呜呜……”吴惠兰忽然伤心地哭了起来。

    安怡诺呼吸一滞,这吴惠兰到底想说什么?

    “妈妈,你别哭,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出来!爸爸在这里,会为你做主!”安心然抱住伤心的吴惠兰,也声音哽咽了。

    “没想到,怡诺竟然用抱枕打我……她竟然打我……”吴惠兰抱住安心然,哭得格外的悲伤。

    “什么?姐姐竟然动手打你?”安心然拔高声音,愤怒地瞪向安怡诺。

    “姐姐,你居然动手打妈妈!妈妈可是你的长辈,你竟然动手打她!”

    安雄也生气了,“怡诺,你怎么能和你妈妈动手!你妈妈每天楼上楼下伺候你,喂你吃饭,帮你洗漱换衣,帮你洗澡,你居然和她动手!”

    安怡诺抬头望着安雄的方向,水眸里一片无辜,茫然地摇了摇头。

    安心然断喝一声,她要乘胜追击,“就是地上这个抱枕吧?!姐姐,现在人证物证,你还想狡辩?”

    安雄愠恼道,“怡诺,家里人都知道你眼睛还没好,什么事都会让着你,忍着你,照顾你的心情!可你,不能如此胡闹为所欲为,太过分了。”

    安怡诺的眼角微微泛红,轻轻摇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楚楚可怜地望着安雄。

    “爸爸,我看不见,怎么会打妈妈?我方才确实丢了抱枕,我看不见,妈妈还看不见吗?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妈妈为什么不避开……”

    “姐姐是说,妈妈冤枉你了?”安心然尖声喝道。

    吴惠兰哭的更大声,“阿雄,不要再问了,也不要再说了,我相信怡诺不是故意的!都是我不好,一定是我哪里没做好,让怡诺心里积怨,才会一时控制不住发泄出来……”

    安怡诺心中冷笑,安心然的表演功力,原来是遗传吴惠兰。

    “爸爸,我没有。”安怡诺红着双眸,不住摇头。

    明明是吴惠兰要泼她,她不自保丢抱枕,现在满身热汤的人,就是她自己了。

    “姐姐,你害得妈妈被烫伤,你还一脸无辜!”安心然气愤地喊起来。

    “爸爸,是妈妈自己烫了自己,反而诬陷我。”安怡诺道。

    “怡诺啊,妈妈一心为你,你怎么还冤枉妈妈?阿雄,那么烫的汤,我怎么可能往自己身上倒呢?怡诺,就算怕你爸爸训斥,也不能编出这样的谎话诬陷妈妈呀?”吴惠兰泪眼婆娑地望着安雄。

    “阿雄,我真的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