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06:暗潮汹涌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暗潮汹涌

    安雄看了看吴惠兰,又看了看安怡诺,没有说话。

    空气似乎凝固住了。

    安雄此时也有些困惑了,似乎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啊!

    他烦躁的怒声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惠兰擦了擦眼角,委屈地说,“怡诺,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要诬陷妈妈,妈妈这些年对你低声下气,把你当成亲生女儿,可没想到你这样伤害妈妈的心……”

    安怡诺心里冷笑,如果不是她能看见,如果她还是从前的自己,那么这碗热汤肯定已经泼到她的身上。

    吴惠兰现在还一脸委屈的演戏,朝她身上泼脏水!

    吴惠兰恍惚觉得看到安怡诺锐利的眼神,不禁心底有些发寒,可待她定睛看去的时候,安怡诺依旧视线涣散空茫,毫无焦距。

    “妈妈,要是诬陷你,我会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用这种手段太低劣了一些不是吗?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的,这些年你对我也有养育之恩,我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你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安怡诺神情淡漠,冷冷开口。

    吴惠兰像是吃进一只苍蝇,倒抽一口冷气瞪大双眼,“怡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说的好像我要害你一样。”

    “爸爸,我没有打妈妈,汤也是妈妈不小心自己打翻,泼到她自己身上的。”安怡诺道。

    “阿雄,我没有啊……是怡诺打了我,打翻了汤,洒了我一身,是怡诺……”吴惠兰抽泣着,泪水迷蒙。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管孰对孰错,你们要记住,这里是安家,你们是一家人。从今往后,谁都不许再吵!”安雄被她们吵得心烦意乱,大声怒喝道。

    安怡诺忍下心里蔓延的酸涩,依旧一副淡然的模样,“我一直都当妈妈和妹妹是一家人。”

    安雄看向吴惠兰,吴惠兰也赶紧说,“我当然也当怡诺是亲生女儿。”

    “快去换身衣服,让心然给你上药,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安雄不耐烦地喝了一声。

    安心然还要说什么,被安雄严厉的目光瞪了回去,只得悻悻然闭嘴,带着吴惠兰出去。

    在门口的时候,吴惠兰缓缓回头,看了一眼安怡诺,心下疑云重重。

    明明那一碗热汤可以泼向安怡诺,她却敏捷反应,避过了危险,将一碗热汤泼向了她自己。

    安心然搀扶吴惠兰回房间,换衣服上药。

    安心然望着妈妈被烫伤的手臂,一阵心疼,“妈妈,到底怎么回事?安怡诺要害你吗?”

    吴惠兰眸光晦暗,缓缓开口,“心然,我总觉得安怡诺的眼睛像是能看见。”

    安心然手上的动作一滞,满脸惊讶,“不会吧?妈妈,刚才真的是她把汤泼到你身上的吗?”

    吴惠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那个小贱人,我去给她送饭,她居然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我冷言冷语,我一时气不过就想试探她一下。”

    “啊?”

    安心然赶紧看了眼门外,发现安雄没过来,匆匆关紧门。

    “妈妈,你是说,本来你想烫那个贱人?但是怎么泼了你自己一身?”

    吴惠兰也是一脸气恼,“谁知道安怡诺怎么回事,像是预知到了似的,一把将抱枕丢了过来,哎呦……心然,你轻点,疼死我了。”

    安心然赶紧放缓涂药的动作。

    她眯起眼睛,仔细回想着安怡诺的那双盈盈水眸,“妈妈,从她的表现来看,并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异常!可是你这么一说,我似乎也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

    吴惠兰抬眸,和安心然对视了一眼,“心然,我们绝对不能让安怡诺非为作歹!”

    “妈妈……安怡诺一定是因为眼药水的事,准备伺机报复我,你可要帮我。”

    吴惠兰捂住安心然的手,“心然,你放心,妈妈绝对不会让她动你一毫!这个安家,是我们的,不是她安怡诺!”

    安雄在安怡诺的房间里坐了一会,脸色一直沉闷,不见好转。

    他本来想对安怡诺说几句好听的话,但见安怡诺一脸凉漠,那些话便说不出口了。

    “怡诺,你眼睛看不见了,就更要安分点,早点好起来,也早点和知轩结婚!”

    “不然别说叶家,公司里的那些股东都不会同意你接手林氏集团!”

    “养成你刁蛮任性的脾气,将来只怕没有豪门敢娶你!你自己想想清楚!”

    说完,安雄一甩手,头也不回的走人了,留下安怡诺坐在那里,眸光不悲不喜。

    在安雄的心里,终究愿意相信吴惠兰。

    因为吴惠兰在他眼里,一直都是贤妻良母,将家里打点的井井有条,对他也格外体贴温柔,不像安怡诺的妈妈整日只忙工作,没有一点女人味。

    安雄回到房间的时候,吴惠兰已哭成一个泪人。

    “阿雄,我对怡诺她还要怎么样嘛?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对我不冷不热的,现在眼睛不好,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她哪里不高兴,可她……这也太伤我的心了!呜呜……”

    安雄看到吴惠兰烫伤的手臂,也是一阵心疼。

    “阿雄,我真的没有说谎,若不是怡诺真的用抱枕丢我,我又怎么会诬陷她!”

    “这就是我用多年心血养的女儿,我好伤心呐……”

    “惠兰,我知道,这些年你确实对怡诺,照顾的非常周到。”

    吴惠兰还在继续哭诉,“阿雄,我不求怡诺能将我当成她的亲生母亲对待。可是……人心都是肉长,她怎么就这么冷,怎么都捂不热呢?”

    安雄听着怀里女人委屈至极的哭诉,重重的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吴惠兰的后背,声音低沉。

    “好了,别哭了,知道这些年你委屈了!怡诺她眼睛看不见,心里受了打击,一时激动也是在所难免,你担待一些。这几天就让佣人去给怡诺送饭,你也好好休息一下。”

    吴惠兰抽泣着,“我……我就是一时委屈。只是……怡诺的眼睛看起来好好的,怎么就看不见了?会不会是哪里出了错?我们要不要换一家医院看看?你觉得呢?”

    安雄眉心一沉,忽然放开吴惠兰,点燃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慢慢吸起来。

    吴惠兰有些看不穿安雄的心思,便悄悄打量他。

    “惠兰,你想多了。这家医院是整个江城市最好的医院,怎么会出错!医生不也说,要过一段时间才会痊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