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24:何必这般伤心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何必这般伤心

    安怡诺有些害怕,万一李婶将她装失明的事告诉爸爸的话……

    爸爸一定会觉得她心机很深,而爸爸又是一个多疑善于算计的人,那么今后不管她如何示好,只怕都会对她心有芥蒂,反而会让爸爸觉得吴惠兰母女更可靠值得信任。

    那样的话,她在家里的处境便会一落千丈,再想翻身只怕难上加难。

    安怡诺下意识握紧李婶的手。

    李婶发现安怡诺的手指一片冰凉,担忧地看了安怡诺一眼,“大小姐,是不是夜里太凉,冻着了?”

    安怡诺轻轻摇头,心里惴惴不安,说不出话来。

    “大小姐,别害怕,李婶扶着你,不会让你摔倒的。”李婶对安怡诺慈爱一笑,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心疼,让安怡诺心口一酸。

    李婶小心翼翼搀扶她上楼,送她回房间,又拿来了睡衣,准备给她换上。

    “大小姐,眼睛看不见,夜里就不要再这么晚回来,万一着凉生病反而对眼睛不好。”李婶声音温和地小声说。

    “李婶……”安怡诺不确定地望着李婶。

    在她的记忆里,李婶一直对她很温柔很体贴,那一年妈妈走后,李婶天天晚上抱着哭个不停的她,哄她睡觉。一连几年,她晚上睡觉都离不开李婶。

    那个时候的李婶还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而现在李婶已经两鬓斑白,满头花发了。

    李婶要帮安怡诺换睡衣,安怡诺制止了。

    “李婶,我可以自己来。”

    “大小姐,你眼睛不好,还是让我来吧。”

    安怡诺喉口一哽,缓缓低下头,“李婶……你都听见了,对不对?”

    李婶依旧对安怡诺笑得慈爱又和蔼,轻轻抚摸安怡诺墨黑的长发,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

    “大小姐,这些年李婶看着你一路走来,欣慰又心疼……现在你终于长大了,学会自己保护自己了,李婶真的……”李婶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声音呜咽。

    “太太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

    安怡诺一把抱住李婶,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

    这些年,她一直隐忍,到最后的忍无可忍,经历了多少委屈心酸,但今日走到这一步,也并非她所愿。

    一直孤军奋战,现在终于觉得自己的身边有了一双能给她温暖的手。

    李婶拍了拍安怡诺的背,小声劝慰,“大小姐还年轻,路还长,切不可操之过急。”

    “傅少说的没错,事事都要小心谨慎,万不可露了破绽。”

    安怡诺轻轻点头,现在对傅枭宸的感觉真是复杂得犹如一团乱麻,明明很痛恨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但现在又有点感激他,甚至敬畏他的高深莫测。

    “不过话说回来,大小姐的眼睛没事,我真的太高兴了。”李婶帮安怡诺擦干眼角的泪珠,继续小声说。

    “别怕别怕,慢慢来,还有李婶在,断不会让大小姐一直被那对母女欺压。”李婶含着泪珠笑着,扶了扶安怡诺鬓边的碎发。

    安怡诺点点头,“谢谢李婶。有李婶在,我忽然觉得好温暖。”

    她又紧紧抱住李婶,眼泪再度夺眶而出,好像要将这段日子积压在心底深处的情绪,统统发泄出来。

    夜里,安怡诺翻来覆去睡不着。

    脑海里一直浮现傅枭宸说的那一句,“即便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要做到位!总是错洞百出,怪不得你做什么都做不好!”

    她又一个翻身,脑海里又响起傅枭宸富满磁性的声音。

    “想做我的女人,就不能这么蠢!”

    她又一个翻身,“不,我只是需要你。”

    “喜欢不能随便说出口,那是需要负责的……”

    “你是餐后甜点。”

    ……

    安怡诺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见任何傅枭宸的声音,可是他的样子,他的声音,他的一颦一笑,还是在脑海里不断浮现。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向窗外渐渐放亮的天空,心中一片千头万绪无法宁静。

    她是怎么了?

    怎么总想到他?

    一个只是贪恋她身体的男人,她又何必这般上心?

    她又一头倒在床上,用枕头紧紧压住自己的头,开始唱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本来唱着“采蘑菇的小姑娘”,唱着唱着竟然又唱起了“铃儿响叮当”。

    她一把丢开头上的抱枕,不住摇头,一头长发凌乱地黏在她的巴掌小脸上。

    “我是疯了吗?唱个歌都能唱他选的歌!”

    她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深呼吸深吐息,打坐打坐,驱鬼驱鬼,凝神静气,放空思想。

    脑海里,竟然又一闪而过傅枭宸那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

    安怡诺赶紧继续深呼吸,放空思想,慢慢地唱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唱着唱着,安怡诺终于渐渐睡着了。

    夏季的午后,总是很炎热。

    即便房间里开了空调,安怡诺仍旧觉得闷热难耐。

    她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没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午后。

    甩了甩混沌的头,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好久,有些口干舌燥的难受。

    她伸手去拿床边的水杯,里面却已空空如也。

    “好奇怪,这里明明有一杯水。”

    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眯着眼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给李婶打电话送水上来,李婶的电话却没人接。

    安怡诺只好摸索着打开房门,去楼下找水喝。

    她现在深深记住了傅枭宸的话,即便没人的时候,也要将盲人装到位,不能再有任何破绽,谨防隔墙有耳。

    摸索着墙壁,路过走廊的时候,安怡诺隐约看见走廊深处的拐角,有一条人影一闪而过。

    那是一条红色的人影,而家里最喜欢穿红色的人,正是安心然。

    安怡诺眯起一双盈盈水眸,安心然鬼鬼祟祟出现在走廊里,绝非没好事。

    安怡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摸索着向前一步步走。

    “啊……”

    安怡诺忽然脚下一滑,直接跌倒在地,痛得她发出一声惊呼。

    “哎呀!姐姐,你怎么摔倒了?”安心然冲出来,一脸紧张地过来搀扶安怡诺。

    安怡诺想抓住安心然的手,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脚下又是一滑,而安心然顺势一推,安怡诺整个人向着身后的楼梯跌去……

    “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