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29:你有病吧!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你有病吧!

    安心然拿着手电筒,逼近安怡诺一步,笑得格外得意张扬。

    “姐姐,你怎么不睁开眼睛?你在躲避什么?”安心然压低声音,带着浓郁的激动。

    “如果爸爸知道这件事,姐姐你说,爸爸会怎么想,怎么做?”

    “爸爸知道什么?你拿着手电筒,照射我的眼睛吗?”安怡诺轻轻弯起唇角,神色平静丝毫不惧。

    “当然是知道姐姐眼睛害怕强光,假装失明这件事!你居然愚弄大家,愚弄爸爸!亏爸爸还当你是贴心孝顺的好女儿!”

    安怡诺依旧安静地笑着,“我的眼睛有反应了吗?害怕强光了吗?那真的太好了!我要去医院问问医生,是不是我的眼睛即将康复,可以恢复光明。”

    “姐姐,别再装了!你敢睁开眼睛吗?”安心然的声音低狠起来。

    “我没睁开眼睛?”安怡诺一脸疑惑,“我怎么觉得,我是睁开眼睛的?”

    “安怡诺!”

    “心然,别闹了,自取屈辱还不够吗?”安怡诺的口气不耐烦起来。

    安怡诺缓缓向着安心然的方向靠近两步,害得安心然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安心然也说不清楚,现在的安怡诺到底怎么了,有的时候真心让人觉得可怕。

    明明安怡诺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不愠不怒淡淡的好像一杯清水,但安心然的心口还是猝然紧绷,泛起一股透骨寒意。

    “心然,还记得那天在楼梯上的事吗?我这里很不巧,录了你的音。”

    安心然呼吸一滞,瞬间脸色泛白。

    “你说什么?”

    安怡诺轻轻笑了,“好像录下来很多不该录的东西,心然你要不要听一遍?”

    “安怡诺!”安心然克制不住地拔高声音。

    “你好像有承认,我的眼睛是你做的,如果爸爸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想?怎么做?”安怡诺将安心然的话,还了回去。

    安心然的周身猛然一颤,声音也变得哆嗦,“安怡诺,你敢让爸爸知道?”

    “我有什么不敢?”

    “那件事明明是佣人做的!”安心然一直觉得有恃无恐,她觉得爸爸终究还是袒护她,也不是很害怕安怡诺将录音交给爸爸。

    “但是……这件事真的挑明了,你觉得爸爸还会袒护你吗?如果我继续追究下去,移交警察局的话……”

    安怡诺拖着长音,没有再说下去,唇角的笑容渐渐放大。

    安心然怒气上涌,蔓延到白皙俏丽的面颊上,顷刻间一片涨红。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安心然惶惧地望着安怡诺脸上明艳的笑容。

    “不想做什么,只是告诉你安分一点。不然,真的莫怪姐姐不顾念多年的姐妹亲情。”

    “哦对了心然,如果这件事让知轩知道的话,你认为他又会怎么做?怎么想?你好像一直在知轩面前,装成楚楚可怜的小可爱,一直在博他的同情。”

    “安怡诺!”

    安怡诺笑起来,“你也不用太害怕,毕竟我是你的姐姐,还要包容一下小妹妹的刁蛮任性。”

    安怡诺走到安心然的身边,轻轻拍了一下安心然隐约颤抖的肩膀,轻声在安心然的耳边说。

    “最近我学会了一个道理,妹妹要不要听?”

    安心然周身猛然紧绷。

    “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

    安怡诺从安心然的身边擦身而过,回了房间。

    过了许久,安心然还站在原地不能回魂,一张脸惨白如纸。

    安怡诺回到房间里,锁上房门,心情很好地翻开课本,静静地看起来。

    许是和安心然吴惠兰母女斗的多了,她已不会有最初的疲惫心累的感觉,反而渐渐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手机又在不停不停地呱噪,虽然已抽掉了手机卡,但还是可以接收微信消息。

    她拿起手机,看到很多叶知轩发来的消息,都是询问她为何关机,为何不接电话,是不是在生他的气之类的东西。

    安怡诺看到叶知轩的消息,便很生气。

    这个男人,平时装的好像很疼她很体贴的样子,不知道她眼睛失明看不了微信消息吗?居然长篇大论发来那么多字,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看着便头疼。

    安怡诺心烦地将叶知轩设置了免打扰。

    正要准备继续看书,她的手机又不停地响了起来。

    她烦躁地抓起手机,还以为又是叶知轩,没想到竟是那个查尔斯。

    <幸运并非没有恐惧和烦恼,厄运也绝非没有安慰和希望。>

    什么意思?

    随即,又是一条。

    <行动不一定每次都带来幸运,但坐而不行,一定无任何幸运可言。>

    <人生最终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而不在于生存。>

    这个男人是移动版名人名言吗?

    <可以说人话吗?>

    安怡诺匆匆回了一句。

    很快,查尔斯又回复了。

    <聪明的人,同样的错误不会犯两次。愚蠢的人同样的错误重复犯。>

    安怡诺恼了:<聪明的人低调谦虚,愚蠢的人张扬炫耀!炫富的散财童子,是最大的愚蠢!>

    查尔斯:<有所得是低级快乐,有所求才是高级快乐。>

    <况且,给予是能使人产生优越感。>

    安怡诺一愣,他的意思是说,抢了他红包的人,都是低级快乐?包括她在内?

    那么查尔斯所求的高级快乐是什么?

    优越感吗?

    不待安怡诺问回去,查尔斯又发来一条消息。

    <你所求的到底是什么?>

    安怡诺怔住,她所求的是什么?她有些茫然恍惚了,竟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求的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妈妈的家族产业吧!尊崇使命,接管林氏集团,就是她之所求。

    安怡诺:<要你管!>

    查尔斯:<你似乎聪明了一些,但是伤害自己取得的成功,依旧愚蠢至极。>

    安怡诺一头问号。

    查尔斯:<看不清楚你自己想要的东西,终究会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碌碌无所作为。>

    安怡诺忍无可忍:<你有病吧!>

    查尔斯:<除了医生,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说我有病。>

    安怡诺:<。。。。。>

    这个男人的口气,怎么有点像傅枭宸?转念想想,也不对,傅枭宸平日那么忙,也会玩微信消遣?还跑去她的校友群,因为一句“诺诺相公”便狂洒红包雨?

    答案显然不可能!

    估计是她最近太想傅枭宸,才会将旁人错认了吧。

    安怡诺忍着前几天手腕的扭伤,在手机上匆匆打下一行字,然后发了过去。

    <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认识自己,自知之明是最难得的知识!>

    <撒友那拉查尔斯先生。>

    说完,安怡诺再一次将查尔斯拉入黑名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