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97:不觉得晦气吗?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不觉得晦气吗?

    傅枭宸根据定位找来的时候,安怡诺已经不在原地了。

    他又根据安怡诺的路线图,一路跟到安怡诺家,见安怡诺在佣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回了家,这才驱车离开。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上,安怡诺发来的数条骂人短信,本想删除,最后却作罢了。

    似乎留在手机里,也蛮有趣。

    正好可以作为日后声讨安怡诺的证据!

    安怡诺醉酒回家,被安雄拦住,恼声喝道。

    “你居然喝酒,还这么晚回来!还有没有家教!!!”

    安怡诺趴在李婶的肩膀上,看都没看安雄一眼,“我出去和傅导师喝酒吃饭,难道也要和爸爸打报告吗?”

    “难道吃饭的时候,我要对傅导师说,我爸爸不许我出门,不许我晚归,傅导师快点吃,我要回家!”

    安雄被噎得哑口无言,随即换上一张笑脸,“呵呵,原来是和傅少出去吃饭了。”

    “我马上就要岁了!已经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到底是在用严苛的家教管束我,还是在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安雄愤怒地瞪着安怡诺,“你怎么能这样和爸爸说话。”

    李婶担心安雄生气,赶紧说,“老爷,大小姐喝醉了,我先扶着她回楼上休息。”

    “爸爸也是担心你的眼睛,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尽快恢复!”安雄忍着火气,尽力声音平和地道。

    “我的眼睛会康复的,我绝对不会一辈子这样过!!!”说完,安怡诺在李婶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一夜的辗转反侧,终于在天色渐渐亮了的时候,安怡诺沉沉睡去了。

    若不是电话一直吵个不停,她完全可以睡到下午自然醒。

    “谁啊?”

    安怡诺不耐烦地接通电话。

    扰人清梦,太无良了。

    电话那头传来冰冷,毫无温度的声音,“安怡诺,骂完人便没事了?不该说声抱歉,或者解释一下。”

    安怡诺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惊醒。

    “傅……”傅枭宸!

    她抓了抓宿醉疼痛的头,隐隐约约想起来自己在大街上好像疯了一样咒骂傅枭宸是混蛋的样子,不禁懊恼地连连敲头。

    她是疯了吗?

    傻了吗?

    怎么会做出这么有失身份的事?

    “我可以给你一分钟解释的时间。”傅枭宸端着不疾不徐的态度,等着安怡诺低眉顺眼给他道歉的态度,可没想到下一秒那头就已挂了电话。

    “安怡诺,胆子越来越大了!”

    等他再拨过去的时候,安怡诺已经关机了。

    傅枭宸不禁勾起唇角笑了。

    “现在才知道怕。耍酒疯的时候,明明天不怕地不怕,吵的比谁都大声!”

    他点开手机,翻了翻安怡诺昨晚发来的一条条短信,唇角的弧度不由又加深了几分。

    唐木拿着文件,愣在门口,看着傅枭宸唇角的笑容,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他们家少爷在看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过了许久,傅枭宸才发现唐木,放下手机,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下来。

    “什么事?”

    “合同已经拟好了,现在开会吗?”唐木赶紧毕恭毕敬道。

    “嗯,马上开会。”

    傅枭宸收起手机,起身走向会议室。

    ……

    安怡诺在床上翻滚了好久,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哎呀,我是傻掉了吗?居然干出这种丢人的事!”

    “哎呀!一定是喝酒喝傻了!”

    安怡诺连敲自己的脑袋。

    洗漱完毕下楼去吃饭,刚走下楼梯,便看到安心然双手环胸,端着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在生闷气。

    安怡诺扫了一眼客厅,好多穿着婚纱的模特,摆满了客厅。

    安心然见安怡诺下来,拔高声音道,“一堆没用的东西,还要占一个衣帽间!觉得家里地方很大吗?”

    安怡诺闷笑两声,“妹妹不是要嫁人了?你之前的衣帽间和健身房,都用不到了,正好放这些婚纱。”

    安心然蹭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你说什么?你要占据我的空间!”

    “反正你嫁人后,也不住家里了。”

    “我只是嫁人,我还是会回来住的!我还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怎么能占据我的空间!”安心然怒不可赦地瞪着安怡诺,恨不得将安怡诺生吞活剥。

    安怡诺笑了笑,故意装着看不见安心然的样子,用耳朵对着安心然的方向。

    “嫁了人还回来住?难道是妹妹担心有一天,被叶家赶出来?”

    “安怡诺!现在有傅少给你撑腰,你腰板挺直了是吧!”安心然咬着牙。

    安怡诺轻轻抬高臻首,“我本就是这里的大小姐,不需要任何人给我撑腰!之前不声不语,是觉得一家人没有争来争去的必要。”

    “但是现在看来,妹妹似乎并不当我是一家人,我也没必要顾念那些什么所谓的家人情谊了!”

    安心然冲上来,声音尖利而刺耳,“装无辜,装柔弱,博够了同情,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说,你怎么会那么安分!怎么会那么好心善意,说什么成全我和知轩哥,其实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拆散我们!”

    安怡诺不堪忍受地捂了捂耳朵,“话别说的这么难听!你和叶知轩的事,我可不屑参与!你觉得荣耀添光,在我看来污秽不堪,简直就是恶心。”

    安怡诺绕开了安心然,对佣人道,“收拾收拾杂物间,将这些婚纱放置进去!小心着点,每一件的价值都很昂贵。”

    佣人们赶紧恭敬地忙碌了起来。

    安心然高声道,“厨房给我炖的补品做好了吗?我晚上要吃的老鸡汤开始熬了吗?还有我现在要喝的橙汁,在鲜榨吗?你们还有时间忙别的事,都不想在这里干了吗?”

    佣人们一脸为难,苦着一张脸看向安怡诺。

    现在在家里,安心然这个孕妇最大,谁都不敢开罪。

    安怡诺笑了笑,“心然,胎教很重要,你现在这么刁钻任性,难道不怕将来你的孩子也这般刁钻任性像极了你?”

    “安怡诺,你诅咒我的孩子!”

    “话别说的那么难听!这些婚纱是傅少送来的,爸爸都不敢怠慢,你敢阻拦?心然,有些分寸,你怎么总是学不会?”

    安心然气得直喘粗气,她当然不敢得罪傅枭宸,现在也担心安怡诺在傅枭宸面前说坏话,她当然要适当收敛一些。

    “安怡诺,这么多的婚纱,你又没人嫁,看着不觉得晦气吗?”

    “婚纱这么美,为什么晦气?就怕有人嫉妒,想穿的时候,却没得穿!”安怡诺盈盈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