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198:支支吾吾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支支吾吾

    安心然逼近安怡诺一步,恶狠狠地瞪着她。

    “安怡诺,你和傅少之间,真的那么干净吗?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

    “我们之间怎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安怡诺无所畏惧地摊了摊手。

    “真没见过,干干净净的男女之间,会送婚纱!!!”安心然气得脸色铁青。

    “傅导师说了,我喜欢就好!”安怡诺依旧笑得无痕无波。

    安心然气得一阵咬牙切齿。

    吴惠兰赶紧奔过来,将安心然拽走,小声对她说,“算了,别吵了!她现在有傅少撑腰!”

    “妈!怕她做什么!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傅少给她撑腰又如何!他们的身份,不可能在一起!”安心然还是不服气。

    “好了好了,安静点吧,我烦的很!”吴惠兰不耐烦道。

    “妈,你怎么了?”

    吴惠兰挥了挥手,“没事没事,你安心养胎就好了,别再闹出什么不好的事!等你顺利嫁入叶家在说。”

    安心然拽住吴惠兰,“妈,这几天你的状态就不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吴惠兰的眼神有些恍惚,赶紧摇头,“真没事!你好好的就好。”

    安怡诺也疑惑地打量了吴惠兰一眼,最近几天的吴惠兰,似乎真的有点奇怪,总是心神不宁,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安怡诺给李婶递了一个眼神,李婶便跟着安怡诺回了房间。

    安怡诺将房门关紧,低声问李婶,“最近吴惠兰在忙什么?”

    李婶想了想,“最近好像也没忙什么,一直在研究餐谱,帮二小姐补身体。”

    安怡诺拧起眉心,“我怎么觉得她怪怪的?”

    “大小姐是觉得,她又在搞小动作陷害你?”李婶担忧起来。

    安怡诺摇摇头,“不好说,但小心提防一些,终究没有错。”

    她抬起手,轻轻抚摸自己的眼睛,当时眼睛受伤时那钻心刺骨的剧痛,仍旧清晰如昨。

    “我不会再给她们伤害我的机会!”

    “她们怎么一出接一出?就不能消停点,大家相安无事?二小姐已经就要嫁入叶家了,她们还想要什么?就不能放过大小姐吗?”李婶愤恨不已道。

    “安心然和吴惠兰一直觉得我在伪装失明!她们一次又一次地试探我,无非想要抓到我假装失明的证据,让外界的人知道,我一直在假装受害者,为她们自己洗白。”

    李婶担心地握住安怡诺的手,“大小姐,快想想办法!她们再出手的话,大小姐再想翻身只怕就难了!”

    “李婶老了,不懂什么网络,不懂什么舆论,但也知道被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三道四,这人的名声就毁了。”

    “如大小姐的身份和地位,更要注重自己的名声,将来接管公司,合作洽谈,公司的名誉等等,还有大小姐将来的婆家,那都是要看大小姐的名声的!”

    “她们那对母女俩现在肯定要将大小姐的名声搞坏,她们才肯罢休。”

    安怡诺安慰地拍了拍李婶的手,“我知道,我会小心翼翼,李婶你不用太担心。”

    “现在也是时候恢复我的光明了,不然继续下去,她们就要先发制人了。”安怡诺道。

    李婶连连点头,“对对!这样大小姐也可以回学校,避开那对母女俩了!只要大小姐的眼睛恢复光明,她们再也不会用这件事威胁到大小姐。”

    “李婶,最近盯紧吴惠兰。她若有什么可疑的举动,随时告诉我!”

    李婶用力点下头,“大小姐放心,她们母女俩,我都盯得紧紧的!”

    安怡诺让李婶盯着吴惠兰,发现吴惠兰总是鬼鬼祟祟地往外跑,也不知道出去做什么。

    安怡诺这天发现,吴惠兰又鬼鬼祟祟地钻入安雄书房,便悄悄跟了上去。

    等吴惠兰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没想到安怡诺会在门口,吓得尖叫了一声,怀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吴惠兰吓得心口紧绷,转念想到安怡诺还是瞎子,应该看不见,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声不响的站在这里,是要吓死人吗?”

    就在吴惠兰要将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的时候,安怡诺已经弯身,率先捡了起来。

    “爸爸的袖扣?你拿这个东西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你……”吴惠兰猛一口凉气,指着安怡诺,脸色瞬时煞白如纸。

    “你你……你……”吴惠兰惊恐地张大嘴,半天才挤出完整的句子,“你……你能看见了!”

    安怡诺淡漠地扫了吴惠兰一眼,“怎么?阿姨希望我永远看不见吗?”

    “不……不是……你……”

    吴惠兰太过震惊,双眼瞪得好像铜铃,怔怔地瞪着安怡诺,半天也找不回正常的情绪。

    安怡诺淡淡一笑,“阿姨到底想说什么?是因为我终于能看见了,太过开心了吗?”

    开心?

    吴惠兰怎么会开心?

    她巴不得安怡诺一辈子都是瞎子才好!

    安怡诺盯着手里名贵的袖扣,眉心渐渐蹙紧,“这好像是爸爸的袖扣,阿姨你拿爸爸的东西做什么?”

    吴惠兰顿时面无血色,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我……我就是……那个……呵呵,就是……”

    安怡诺回忆看向吴惠兰,一步步走过去,吴惠兰吓得赶紧低下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阿姨怎么了?生病了吗?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汗?”安怡诺故作关心道。

    吴惠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逃避开安怡诺逼问的视线,怎么早不看见,晚不看见,偏偏这个时候看见!

    “阿姨?”

    “没……没什么!”吴惠兰挤出难看的笑容。

    “没什么?”安怡诺皱起眉心,眼神更加凌厉,迫得吴惠兰头都不敢抬起来。

    安心然赶紧冲上来,护住吴惠兰,“安怡诺,你干什么!在欺负我妈妈吗?”

    安怡诺看了安心然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欺负你妈妈?我在问她,为什么拿爸爸的袖扣!”

    “什么袖扣!我妈妈拿爸爸的袖扣做什么,你少血口喷人!”安心然厉声喝道。

    吴惠兰赶紧拽了拽安心然,指了指安怡诺的眼睛,小声说,“她能看见了!”

    “什么?妈,你说什么?”安心然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这个时候,安雄的声音,从楼下传了过来,“你们聚在那里做什么?”

    安怡诺握紧手里的袖扣,灿然一笑。

    吴惠兰看到安怡诺这样的笑容,吓得当即腿软了,一把拽住了安心然,全当安心然是自己现在唯一的保护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