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268:心是石头做的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心是石头做的

    安怡诺这一觉睡得非常安稳香甜,好像这些年从来没有睡得这么舒服过。

    若不是忽然想起来,自己还在接受考核,她还打算继续睡下去。

    她猛地从床上爬起来,身边的位置竟然又是空的。

    “又走了。”

    她轻叹一声,心情莫名低落。

    这个男人真的不用睡觉吗?每次好像都比她睡的晚,又比她起得早。

    她抓紧被子,继续窝在温暖的被窝里,隐约嗅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浑身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奔向客厅。

    果然!

    他在客厅。

    她站在卧室门口,微微眯起眼睛,迎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望着站在落地窗前,安静吸烟的傅枭宸。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明亮刺目,落在他的俊脸,好像驱散了所有的阴霾,目光也变得透明起来。

    她想要靠近,却又怕打扰他的安静。

    但不知道从什么起,他已经发现她。

    “醒了?”

    “嗯。”她微微低下头。

    “你也醒了?”她小声问。

    “没睡。”

    “啊?”

    没睡?

    她眨巴眨巴大眼睛,在他身上竟然看不到丝毫疲倦。

    他是铁铸的吗?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是来帮我入睡的。”他捻灭烟蒂,缓缓回头。

    “我我……你你真的有睡眠障碍?”

    应该不会吧!

    她一直觉得,傅枭宸好像睡眠还不错。

    傅枭宸没有正面回答她,“你没有完成任务。”

    “你看我就不会!我每天都睡不够!尤其最近几天,简直累到爆炸,很想睡个三天三夜。”

    “没心没肺都这样。”

    “……”

    安怡诺嘟起小嘴,阳光下水汪汪的可爱,“我也有失眠的时候好不好!不过你的问题,可能是心里负担太重,压力太大,也可能是……”

    “可能是什么?”

    “可能是……”安怡诺小心翼翼地望着他,很小声很小声哼哼。

    “太变态,所以睡不着。”

    安怡诺以为傅枭宸听不见,可没想到他竟然一字不落地听得清清楚楚。

    “安怡诺!”

    “到!”

    “你这个女人不煞风景能死吗?”

    “呃。”安怡诺抓抓头,“那个……你真的没睡吗?”

    她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正是上午九点钟,她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心里不禁计算,昨晚睡了几个小时。

    他们是凌晨三点集合,赶到客房的时候应该是凌晨四点,给傅枭宸唱了很久的歌曲,应该是凌晨五点左右。

    她只睡了四个小时,睡眠严重补充不足。

    她又打了一个哈欠,“下午五点的时候集合,你要不要现在睡?”

    “你还能睡个小时,正好完全补充睡眠。”

    傅枭宸目光冷冷地睨着她,“你这么有把握,让我现在睡?”

    “当然!”安怡诺赶紧跑过去,拉着傅枭宸去卧室。

    “你现在躺下来,什么都别想,我将窗帘拉上,你只当现在是晚上,好好睡一觉!到时间的时候,我叫你。”

    安怡诺拉上遮光窗帘,房间瞬间一片漆黑,恍惚真成了晚上。

    “我继续给你唱歌,你闭上眼睛,放空思想,一定可以睡得着。”

    安怡诺坐在傅枭宸的床头,拉过被子给傅枭宸盖上,还在他的身上轻轻拍了拍。

    傅枭宸的目光扫过安怡诺微微果在外的香肩,口吻冷傲道。

    “安怡诺,你不要对自己太自信。”

    “你不会真的有睡眠障碍吧?”安怡诺蹙眉,在微弱的壁灯下,一眼不眨地盯着傅枭宸棱角分明的俊脸。

    “怎么?”他声音一挑。

    “有句话不是说,心虚事做多了,就会晚上睡不着。”

    傅枭宸翻个身,背对安怡诺。

    “好了啦!我说错话了好吗?”她往前凑了凑,声音放软,“现在可以准备睡觉了吗?”

    傅枭宸没有回答她,继续给她冷冷的背影。

    她嗅到他身上的味道,心口忽然塌陷下去一块,望着他的目光也柔了下来。

    如他这般无所不能的大人物,为何会有睡眠障碍?

    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可以呼风唤雨,有求必应,为何还会有这种障碍性的心理难题?

    她忽然觉得,傅枭宸像个谜团,身上有太多太多她看不透的东西。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换一首!”

    “别的我也不会了啊。”她为难抓抓头。

    “那就换一个办法。”

    “音乐可以让人放松。”

    “但你唱歌真的不好听。”

    “……”

    傅枭宸忽然翻身起来,一把将安怡诺困在他的臂弯中,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从薄唇内挤出三个字。

    “辣耳朵!”

    “……”

    安怡诺彻底窘迫了,她知道自己唱歌不太好听,但没想到被他评价的这么不堪,昨晚还兴致勃勃地给他唱了那么久。

    “你昨晚不会是因为我唱歌,吵得睡不着吧?”

    “你觉得呢?”

    “呃……”安怡诺汗颜。

    傅枭宸收紧臂弯,将安怡诺一把拉入怀里,紧紧抱住,枕着她淡香幽幽的长发,缓缓闭上眼睛。

    他盯着她睡觉的样子好几个小时,一直在反复想一个问题,向来睡眠不好的他,为何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安稳好眠?

    又或者,和她没有吵架的时候,也会睡得很好,但若有一天因为她的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反应,他心情暴躁过后,便再难以入睡,比之前的睡眠质量还要差。

    他无法给自己一个合理解释,也无法用任何大道理诠释,只有这样抱着她,他烦乱的心情才会归于平静。

    安怡诺被他紧紧的怀抱,抱的有些窒息,不舒服地挣扎了一下,小声问他。

    “你这样,就能睡着了吗?”

    “试一试。”

    “哦,好。”

    安怡诺安静等着他入睡,可等了很久傅枭宸还是没有睡着,反而火气暴增地怒声问她。

    “安怡诺,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我?我……我又怎么了?”她明明已经很乖了好不好?

    一直被他这种不舒服的姿势抱着,动都没有动一下!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冰做的?”

    “……”

    “脑子是木头做的!”

    “……”

    “心是石头做的。”

    “……”

    “就连你的血液,也是有毒的水银!”傅枭宸喝了一声,一把将安怡诺转过来,让她面对着他,用力捏着她的脸颊,让她好好看着他。

    安怡诺被这样子的他搞得一头雾水,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小声问他。

    “你……你怎么了这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