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283:受到刺激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受到刺激

    魏舒娅的情绪又失控了。

    贺云良赶紧让护士将她按住,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下去。

    魏舒娅渐渐安静了下来,靠在宁羽心的怀里睡去了。

    贺云良赶紧让人趁机安排检查。

    “怡诺,我妈就是这个样子,发病的时候什么话都说!还经常要杀了我……”宁羽心低下头,眼角渐渐潮湿。

    “羽心,我怎么会和阿姨介意!只是我觉得,阿姨那个时候说的话,好像将我认成了别人。”

    “她已经意识不清醒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在犯糊涂。”宁羽心道。

    “你也别太担心,先看看检查结果再说。”安怡诺拍了拍宁羽心的肩膀。

    高级病房里。

    魏舒娅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贴满了检测的仪器,呼吸平稳,睡颜沉静而安详。

    宁羽心坐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她,满眼的心疼与内疚。

    “都怪我没用,如果我能赚到钱,也不会将妈妈的病拖到这么严重才来医院。”

    “羽心你不要自责,你也尽力了,这种病本来也只能控制。贺医生说了,能控制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容易了。”

    “贺医生说,用中药保守治疗的办法虽然见效慢,但副作用小,你做的很对。”

    “可我还是恨我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减轻妈妈的痛苦!我一直在努力,唯一的愿望就是让妈妈好起来,哪怕发病的频率减低也好。”宁羽心捂住脸,哭了起来。

    贺云良站在病房门口,望着宁羽心单薄的身影,不禁有些心疼。

    他还以为,这个女孩子平时笑得很开心,应该有个幸福圆满的家庭,是那种在父母呵护下快乐长大的女孩。

    但没想到,在她的背后,隐藏着这么痛苦的家境。

    “病人暂时不会醒来,我有些问题想了解,去我办公室说吧。”贺云良转身走出病房。

    宁羽心赶紧起身,追着贺云良去了办公室。

    “贺医生!”

    贺云良看了一眼宁羽心,这个笑起来有可爱梨涡的女孩子,少了往日里的灵动和明媚,现在取而代之的是她的无尽哀伤。

    “我妈妈的情况?”宁羽心担心地望着贺云良。

    “先说一说她因何情绪失常?也就是病因。”贺云良低声问。

    宁羽心犹豫了稍许,小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妈妈的病是怎么回事,自从我记事起,她就有点不太正常,只是后来越来越严重,到了现在的样子。”

    “其实前几年,我妈妈一直很好的!还能工作赚钱供我读书,照顾我也是无微不至,我们母女俩一直相依为命。”

    “可是后来……我渐渐发现,我妈妈经常一个人在房间发呆,然后经常发脾气,还经常做噩梦……”

    “再后来,她就经常精神恍惚,嘴里经常莫名其妙地念叨一些什么。”

    “我也听不懂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只当她生活压力太大……直到有一次……”

    宁羽心的声音哽咽了,深深低下头,“妈妈将我关在房间里,要饿死我,还说要杀了我,从那之后就经常疯疯癫癫,时好时坏,直到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病中。”

    “本来前几年情况还好,可自从我大学后,经常住校,她的情况又严重了,总觉得我要离开她。”

    宁羽心说到这里,便哭了起来,“她发病的时候,我经常将她绑起来,我害怕她伤害她自己……”

    宁羽心用力吸了吸鼻子,忍住眼里的雾气,“贺医生,今天真的谢谢你,你可一定要救我妈妈,不管花多少钱!”

    “别这么说,我是医生,照顾病人是应该的,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贺云良的眼角,也有些湿润了。

    “谢谢你,贺医生,以后我妈妈的病就靠您多费心了。我不想我妈妈去精神科,她看到那些患者,会害怕,她胆子很小的!”

    贺云良点了点头,“我尽力安排。不过看你母亲现在的情况,为了避免伤害到别人,只能安排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病房。”

    宁羽心连连点头,“我会努力赚钱。”

    贺云良看了宁羽心一眼,心中不禁更加心疼。

    安怡诺擦了擦潮湿的眼角,“羽心,从今往后不许你什么都不对我说!我们是朋友,有困难的时候就应该多帮助,我不许你再自己一个人扛!”

    宁羽心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怡诺,虽然我妈妈病了,但我依旧深深记着,妈妈小时候对我说的话,让我做一个积极乐观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快乐的生活!”

    “我相信,我能行!我也坚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贺云良望着宁羽心脸上灿丽的笑容,心下忽然很怜悯她。

    这样一个瘦弱的女孩子,这么多年如何抗下这么重的负担?居然还能保持这么清透阳光的笑容。

    “放心,我一定治好阿姨。”贺云良道。

    “不过我看阿姨的情况,应该是受过什么刺激,到时候我会安排心理医生跟进。”

    安怡诺笑着说,“羽心,贺医生这个人真的很好哦。”

    宁羽心脸颊微微一红,“确实,贺医生确实很好。”

    贺云良推了推眼镜,轻咳一声,“那个……暂时先这样,还有一些结果没出来,等出来再说。”

    宁羽心和安怡诺离开办公室,宁羽心又一阵感谢安怡诺,气得安怡诺连敲她的头。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要再和我说谢谢!不然和你绝交。”

    “今天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傻瓜,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安怡诺一手搭在宁羽心的肩膀上,坏坏一笑。

    “贺医生这个人,真的不错哦。如果你将来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就可以幸福一生了哦。”

    宁羽心又脸红了,“怡诺!”

    安怡诺脸上的笑容,渐渐凋零,“羽心,一直有一件事,我都想问你。”

    “什么事?”

    “你的爸爸……”安怡诺试探地拖着长音。

    宁羽心努力地笑了笑,“我也不到,他现在在哪里。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他。”

    “说来也可笑,对于我爸爸,我只有在妈妈发病的时候,能听到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

    “直觉告诉我他应该是一个很有钱有势的人,我妈妈可能是被他……抛弃的吧。”

    “也正是因为受到这些刺激,才会病的这么严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