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284:鬼鬼祟祟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鬼鬼祟祟

    安怡诺陪宁羽心在医院一整天。

    到了晚上的时候,安雄打来电话,让安怡诺回家照顾安心然,他和吴惠兰要去参加一个酒会。

    安怡诺很生气,“家里没有佣人了吗?我又没有照顾过人。”

    “佣人是佣人,你是姐姐!你妹妹现在怀孕,你帮忙多多照拂一些,不是应该的吗?”安雄居然也不高兴起来。

    “爸爸,你要清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已经很有气度了,为什么还要我去照顾她?”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做人还是要往后看,赶紧回来!”安雄说完,便挂了电话。

    安怡诺握着手机,恨不能摔出去。

    “我也是人!为什么在他们眼里,我像是没有感觉的机器一样,从来不用照顾我的感受!”

    家人如此,之前的叶知轩如此,就连傅枭宸也是如此。

    宁羽心走到安怡诺面前,“怡诺,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真正对你用心的人。”

    “我现在只有你和杰米是真心对我好。”安怡诺有点伤心地低下头。

    宁羽心对她灿烂一笑,“将来不仅仅有我们,你还会遇见对你一辈子真心的人。”

    安怡诺“呵呵”了两声,“已经不强求了!”

    安怡诺抓起包往外走,忽然停下脚步,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魏舒娅,又看向宁羽心。

    “羽心,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恨你的爸爸吗?”安怡诺问。

    宁羽心沉默了两秒,笑着问她,“你恨你的爸爸吗?”

    安怡诺想了想,“谈不上恨吧!小的时候,好像恨过,因为他忘记妈妈,迎娶新妈妈进门,后来又对安心然那么好,比对我都要上心。”

    “但是现在想想,应该是怨言更多,又或者是亲情疏冷。他从来不会偏护我,在他眼里,我反倒像个外人。我知道原因是什么,都是因为林氏集团,还有家族利益。”

    “那是因为你的存在,威胁到了他的地位吧。这样的亲情,确实让人心里难过。”宁羽心轻轻叹息一声,“我不恨我爸爸。”

    “为什么?”

    “因为他给了我生命。有的时候,我还想,我一定要找到他,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宁羽心看向窗外,淡淡映入天幕的星子,“一个给了我生命,却从未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人。”

    “这个人,如果我不见他一面的话,总觉得人生中有了一个大的缺口,我会很不甘心。”

    “羽心……”

    宁羽心回头一笑,“对于过去,我不会再放在心上,因为已经过去了!”

    “我妈妈将我抚养长大,我要好好照顾妈妈。以前的事,为什么被抛弃,为什么将我当成不存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安怡诺看着宁羽心眼底的坚强,不禁心里泛酸。

    “羽心,你真的比我坚强很多。”

    “怡诺,我也是真的很好,真的不用担心我。”

    安怡诺点了点头,将更多想要宽慰她的话统统咽了回去。

    “我要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尤其缺钱的时候,务必告诉我,不许你自己一个人抗!”

    宁羽心笑起来,“遵命,我的霸道女总裁大人。”

    安怡诺扬了扬笑脸,“这还差不多!”

    ……

    安怡诺回到家里的时候,安雄和吴惠兰正要出门。

    安雄赶紧对安怡诺说,“本来这个酒会要带心然一起过去,她和知轩就要结婚了,叶老太太也希望她多出去见见世面。”

    “可是心然忽然不舒服,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又不放心,怡诺你现在休息,反正没有什么事,便照看一下你妹妹,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

    安怡诺点了点头,“知道了。”

    吴惠兰笑着又添了一句,“怡诺费心了!心然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你的外甥,你是孩子的姨妈。”

    安怡诺冷冷扫了吴惠兰一眼。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幸亏这个伤口,她已经自动愈合了。

    “好!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心然。”

    安雄和吴惠兰走了。

    安心然笑得格外得意地坐在沙发上,“姐姐,我想吃水果。”

    “喊佣人。”

    安怡诺拿了一本书,坐在沙发上慢慢翻看起来。

    “姐姐,爸爸妈妈说了,让你照顾我。”安心然声音一挑,一副要和安怡诺死磕到底的架势。

    安怡诺一把阖上书,摔在茶几上,“安心然,你故意留下来和我做对?”

    “姐姐,话别这样说,我什么时候和你做对了!我只是想吃点水果。”安心然舒服地靠在沙发上,一只手轻轻抚摸肚子。

    “真是奇怪,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酒会这么好抛头露面的机会,你居然拒绝参加。”

    安心然把玩着手腕上的碧绿玉镯,“我现在可是叶家的准孙媳,多少人巴不得巴结我!那种应酬人际关系的场合,让我太心烦了。”

    还不是因为,她大着肚子,叶家只是撇下会让她进门的口风后再没消息,惹得大家对她总是议论纷纷,说尽难听的话,让她现在已经没脸在众人面前露面。

    安怡诺扫了一眼安心然手腕上的玉镯,嗤笑一声,“不是说玉能安胎吗?我看你三天两头,哦不对!是一天就要不舒服无数次,看来这玉不太喜欢养你。”

    安心然咬牙瞪向安怡诺。

    “你诅咒我!”

    “别说这么难听,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可不想背这种锅!”安怡诺站起身,准备上楼。

    “不要总是拿孩子说事,那也是一条生命,请尊重他。”

    安心然蹭地一下站起来,大声呵斥,“安怡诺,你最好安分点!别再打知轩哥的主意!我们已经有了孩子了,不日也将结婚!”

    安怡诺嗤笑一声,“安心然,你是嗅到了危机感吗?”

    “笑话!我们孩子都有了,我有什么危机感!只是看不好,你这个女人竟然勾别人的未婚夫!不觉得你很贱吗!”

    安怡诺目光冰寒地射向安心然,“你是在骂你自己吗?”

    安心然肩膀一抖,努力扬起臻首,“你记住,知轩哥现在是我的!你休想动歪主意,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安心然说完,怒冲冲出门,想出去透透气,却看到有人在安家大门外鬼鬼祟祟。

    “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