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295:陪你过过瘾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陪你过过瘾

    安怡诺交给吴惠兰的项链,不是妈妈的遗物。

    而是多年前,外公从国外寄来的生日礼物。

    项链上有一颗切工完美的钻石,是设计大师亲自动刀切割,收藏价值极高。

    安怡诺看到吴惠兰眼底的贪婪,便知道吴惠兰现在是真的很缺钱。

    她料定吴惠兰不敢动这条项链的主意,但若真动了,那么就是真的急红了眼。

    吴惠兰望着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挤出一丝笑容。

    “怡诺这条项链,很值钱吧。”

    “起码二三百万吧。”

    吴惠兰的眼底,当即亮起一抹幽光。

    安怡诺转身,“我要出门游玩,先走了。”

    吴惠兰和安心然对视了一眼。

    安怡诺没有看到她们母女俩眼底的算计。

    安怡诺骑着单车去郊外,一个人独处了一天,感觉还不错,很舒坦。

    傅枭宸没有联络她。

    他说要给她放几天假,一切等她正式入职再说。

    安怡诺隐约能从他的那一句“一切等正式入职再说”,明白将是一场难以招架的硬仗。

    安怡诺回家的时候,吴惠兰也在家。

    吴惠兰将清洗好的项链还给安怡诺。

    安怡诺打开盒子一看,确实是自己的那一条。

    她轻轻一笑,“谢谢。”

    吴惠兰笑了笑没说话。

    安雄回来,让吴惠兰收拾一下,和他去参加酒会。

    吴惠兰特意穿了高领的礼服,这样就不用戴项链,也能减少一件珠宝。

    安心然双手环胸地站在楼上,对楼下的安怡诺娇声说。

    “姐姐,爸爸说了,让你多多照顾我一下。”

    安怡诺眼皮没抬,“有什么吩咐?”

    “姐姐,我要洗澡,戴着镯子不方便,你帮我先收一下。”

    安心然摘掉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放在安怡诺的面前。

    安怡诺扫了一眼,没说话。

    “姐姐可要帮我收入到盒子里去哦,我身上不方便,懒得动弹。”

    安怡诺不想和安心然继续斗来斗去,便将镯子随手丢入抽屉的盒子里。

    安心然淡淡地看了安怡诺一眼,转身去浴室洗澡,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等安心然洗澡出来的时候,安怡诺已经回房间了。

    安心然打开抽屉的盒子,尖声叫起来。

    “我的镯子怎么不见了?”

    “我的镯子不见,不见了!”安心然大声喊,吵得佣人纷纷奔过来。

    安怡诺也听见了动静,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赶紧推门出来。

    “姐姐,镯子呢?”安心然质问安怡诺。

    “你不是看见我放入抽屉的盒子里了吗?”安怡诺道。

    “可现在不见了!我翻遍了抽屉里的所有盒子,根本没有镯子的踪影!”安心然还在不住翻抽屉。

    “怎么可能!”

    安怡诺走过去,也帮忙找了一遍,没有找到镯子。

    “姐姐,你怎么弄丢了我的镯子!”安心然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安怡诺扫了她一眼,“你在胡说什么?”

    “我只是让你帮忙收一下,你居然弄丢了我的镯子!”安心然指着安怡诺。

    安怡诺不甘心,又翻了翻抽屉,连带安心然的房间也扫视了一圈。

    本来还疑惑不已,瞬间又了然于胸。

    感情自己又被安心然算计了!

    安心然双手环胸,站在安怡诺面前,心底的笑意在蔓延。

    “姐姐,你不甘心我得到奶奶的镯子,便偷了镯子对吧。”

    “安心然,说话要有证据。”安怡诺恼了。

    安心然冷哼一声,“没事!我们继续找!我不信这个镯子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安心然开始指使佣人,四处找镯子。

    “什么房间的角落,桌角墙角,通通不许放过!必须把镯子给我找到!”安心然下令道。

    安怡诺盯着安心然,眼角的光芒渐渐变冷。

    安心然笑了,“姐姐,你看着我干嘛?如果你没偷的话,那么就是镯子自己长腿跑了!”

    安怡诺望着安心然得意的笑脸,“或许,它真的长了腿跑了也说不定。”

    “哈哈……”安心然笑的花枝乱颤。

    “姐姐真会开玩笑!偷了镯子就赶紧承认,别到时候闹到爸爸那里,就不好了。”

    安怡诺怒气上涌,但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

    “镯子现在到底在哪里,妹妹应该比我清楚吧?”

    “我洗澡的时候,把镯子递给姐姐,姐姐帮我收的!我怎么会知道,镯子现在在哪里。”安心然一脸无辜。

    安怡诺此刻真恨自己,怎么就是防不胜防了呢?

    “安心然,你到底要做什么?就要嫁入叶家了,弄丢了镯子,对你的地位不太好吧。”安怡诺压低声音。

    “镯子是你弄丢的,怎么能怪到我头上!”安心然冷喝一声。

    安怡诺盯着安心然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破绽,不屑的勾起唇角。

    “至于谁弄丢镯子,想要做什么,心知肚明,何必演戏。”

    “况且,那个镯子姓叶,可不是轻易就能弄丢的!”

    “你!”安心然立刻冷下脸来,眼眸中迸发着浓浓的恨意。

    “我不姓叶,可是我未婚夫姓叶,孩子也姓叶,镯子理所应当的就该是我的,你是在嫉妒我!所以偷了镯子,不想我好好安胎!”

    安怡诺嗤笑一声,“我嫉妒你?安心然,你还真是太高估你自己了。”

    “少说风凉话,赶紧把镯子给我!别想着拖延时间,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我还指着玉镯安胎呢!”

    安心然最讨厌安怡诺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

    安家大小姐怎么了?

    连自己的男人都抓不住,凭什么要高她一等?

    安怡诺冷冷盯着安心然,一字一句道。

    “心然,就要嫁入叶家了,你怎么还不安分?就算你对奶奶说,镯子是我偷的,你觉得奶奶会相信你吗?”

    安心然被她骇人的目光看的有些慌乱,下意识的看了看房间四周……

    安怡诺冷笑一声,“自乱阵脚,诬陷也要拿出证据!”

    “安怡诺!镯子就是你拿的,不需要证据!家里的佣人都能证明,最后接手镯子的人就是你!”安心然恼羞成怒。

    佣人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参与这两位大小姐的争斗。

    “妹妹这么喜欢演戏,姐姐就陪你过过瘾吧!”

    安怡诺抬头看着房间,“也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装没装摄像头。”

    安怡诺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环,“我想起来了,我的手环能录像,应该有拍下我将镯子亲手放入抽屉里的一幕。”

    安心然顿时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