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06:多美完美的解释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多美完美的解释

    妩媚的女人话一出,安怡诺只觉得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格外安静。

    不过短暂的一秒,她却觉得过了很久那般漫长。

    傅枭宸斜睨了那女人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将安怡诺向着身边靠了靠。

    妩媚的女人吃了傅枭宸的冷脸,很是不爽,端着香槟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走了。

    安怡诺不自然起来,想要挣脱开身边的傅枭宸,可他的大手实在有力。

    她很想问他,那个“她”是谁。

    但这种场合,也问不出口。

    可压在她的心底,好像一团不上不下的棉花,怎么都不舒服。

    又有人过来敬酒寒暄了。

    安怡诺放弃了挣扎,换上端庄得体的笑容,和傅枭宸一起应酬。

    许是大家觉得傅枭宸的脸上,有了笑容,前来敬酒攀谈的人更多起来。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来了五六波人马,然而高高在上的傅先生,依旧只是浅尝截止。

    手里的一杯香槟,根本不见下去。

    倒是安怡诺实惠,香槟一杯一杯地下肚。

    安怡诺暗暗咂舌,继续下去,只怕香槟也要喝醉了。

    这个时候,一个有些地中海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对傅枭宸呵呵一笑,看上去很客气。

    安怡诺瞥了那男人一眼,脸上不动声色。

    她之前在宴会上,见过这个男人一次。

    是江城市一家大银行的行长,林氏集团也和这家银行有过合作。

    今天这样的场合,竟然请了一个银行的行长,可见这里面是有一些道道的。

    “傅少,承蒙您的照顾,呵呵,我敬您一杯。”

    傅枭宸微微颔首,端起酒杯放到唇边,竟喝了一口。

    这让地中海男人简直受宠若惊,连忙又陪了两杯。

    “呵呵,李行长不用客气,照顾是互相的。”傅枭宸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这是我应该做的,能为傅少效劳,是我的荣幸,呵呵。”说着,李行长又喝了一杯。

    “李行长,听说最近有人在贵行为一个玉镯投了一份保单,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傅枭宸随意的说道。

    安怡诺原本已经神游了,听到玉镯两个字,立刻竖起耳朵。

    玉镯?

    她心思一动。

    难道是叶家的那个?

    李行长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

    “是有这么回事,当时我还纳闷,怎么投了保之后还要放在我们行的保险箱里,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傅枭宸微微勾起唇角,“李行长,你要小心了,这个玉镯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李行长眼珠一转,“您的意思是?”

    “呵,没什么意思,李行长失陪。”

    傅枭宸带着安怡诺转身离开。

    他的一句话,算是吊足了两人的胃口。

    李行长琢磨着他话里的含义,而安怡诺则暗恨他不把话说完。

    这几天,安怡诺一直暗中仔细观察着吴惠兰母女的动静。

    本想调查一下镯子的下落,却是一无所获。

    今天好不容易听到了一点消息,结果傅枭宸却说的模棱两可,让她的心跟小猫挠过一样,痒痒的。

    如果他们口中的那个镯子,真的是叶老太太那只的话,还真是有点麻烦。

    吴惠兰居然想到把镯子投了保,多半就是想捞一笔钱。

    那只镯子是叶家传家宝,然而能买得起成色那么好翡翠玉镯的人,都是一些豪门大户。

    他们当然会认得玉镯的来历。

    吴惠兰在黑市上自然也不好出手,又卖不到合适的价格,便想着给镯子投保的方式获得钱!

    联想到吴惠兰卖那些珠宝首饰,再加上那个陌生男人的出现……

    吴惠兰凑那么多钱给那个男人,到底为了什么?

    安怡诺陷入沉思。

    傅枭宸戳了戳她的脑门,“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不知何时,傅枭宸已经带她到了甲板上,迎面吹着海风,格外舒爽。

    “没想什么。”她扬起脸,任由海风拂面而过。

    傅枭宸站在护栏旁,望着大海漆黑的天边,眸色愈加深邃炯亮。

    安怡诺偏头看他。

    这个满身矜贵又俊朗的男人,总是自带光环般,让人挪不开眼。

    “傅导师,你和李行长说的镯子……是什么样子的啊?”她犹豫一下,问出口。

    傅枭宸侧眸睨她,沉声道,“你叫我什么?”

    安怡诺一愣,脱口而出,“傅导师呀!”

    “我记得契约上……”

    “……”

    安怡诺顿时小脸通红,气鼓鼓地瞪他一眼。

    “枭宸。”

    傅枭宸很自然地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迎着海风,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纹。

    “你问镯子做什么?”傅枭宸道。

    安怡诺的眼底,掠过一道狡黠,“好奇,问问而已。居然有人给镯子投保,想来一定很贵重。”

    傅枭宸低头,望着她灵动的双眸,心下知道她想问什么,不过也不想和她计较。

    “玉本无价,觉得它好,自然价值就高。觉得不好,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又是云里雾里的回答,让安怡诺根本摸不着头脑。

    安怡诺懒得和他绕弯子,直言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叶奶奶的镯子丢了的事?”

    “那个镯子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没有人可以动心思做文章。”傅枭宸淡淡道。

    安怡诺凝眸望着他,“所以你现在调查到那个镯子的下落了是吗?”

    “所以你今天,带我来参加宴会,就是见一见李行长?”

    安怡诺的眉心皱得更深。

    她越来越看不透傅枭宸。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好像是他精心策划好的剧本。

    而她只是按照他规划好的轨迹,甚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范围中。

    “奶奶已经说了,不准备追究了!即便我知道镯子的下落,我也不会去告诉奶奶。”

    傅枭宸安静地望着她,不愠不恼,“你为何不觉得,我是不想你被人冤枉,才插手这件事?”

    “我没那么自恋!”安怡诺拂了拂被风吹乱的长发。

    “那个镯子是你姑姑的东西,你怎么可能让镯子落入外人之手。”

    “你是不是觉得,不方便直接插手,便想让我从中帮你传递消息给叶奶奶?我不会那样做的!”

    安怡诺现在很生气。

    她不喜欢被他利用的感觉。

    傅枭宸望着她长发飞扬的模样,柔柔的发丝拂过他冷峭的脸庞,凉凉的,痒痒的,也软软的……

    海风中,传来傅枭宸一声轻轻浅浅的声音。

    “多么完美的安氏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