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13:未必不是好事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未必不是好事

    傅枭宸在宁羽心家楼下站了许久。

    等确定宁羽心家里的灯亮了,这才转身离去。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安怡诺那气鼓鼓的模样,还有对他阿谀奉承的样子,不禁失笑摇头。

    这个小女人,对待朋友的重情重义,确实让人很欣赏。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吃味。

    这个小女人,为何对他没有那么关心?

    若有一天,被她放在心尖儿上在乎,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傅枭宸抬头看向天边的鱼肚白。

    忽然有些期待,那一天快点到来……

    ……

    宁羽心回到家里,便痛哭了起来。

    安怡诺陪了她很久,她也不说话,只是一味地哭。

    安怡诺不知道傅枭宸和宁羽心说的那一番话,只当宁羽心在伤心那个男人的事。

    “羽心,你放心,有傅导师在,那个男人日后定然不敢找你的麻烦。”

    “伯爵世家的工作,尽快辞掉,再也不要去了。”

    “我和傅导师也说了,日后你有困难,尽管提出来,就算他不帮你,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

    安怡诺抱紧宁羽心,下定决心,不管宁羽心将来遇见什么事,她都要帮她一起扛。

    左右她和傅枭宸有协议在身,无外乎再多加一个宁羽心。

    宁羽心又哭了一会,抽噎着小声说,“傅导师也不是全能的……我不想给人添麻烦。”

    “他喜欢的人是你,只有帮你一个人的义务。”

    “谁说他喜欢我!他才不喜欢我。”安怡诺想到傅枭宸每次都否认的态度,心口一阵刺痛。

    她赶紧挥散心底的伤心,继续鼓励宁羽心。

    “他就是全能的!就算不是全能,比起我们两个女孩子,他也是全能的!”

    “你想想他今天,站在那里,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那个男人最后还不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安怡诺想起来,这么长时间,不管遇见什么问题,再棘手难以解决的难题,只要有傅枭宸在,都会迎刃而解。

    那个男人……

    除了他不喜欢她之外,再没有任何缺点了吧?

    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身边是不是很多追求者?

    而他的心,到底又遗落在哪里?

    “傅导师那么好的男人,世间仅此一个,怡诺你可要好好珍惜。”宁羽心擦干眼泪,沙哑着声音说。

    安怡诺抿了抿唇角,没说话。

    她和傅枭宸,只是契约。

    谈何珍惜?

    不过转念想想,和这样一个人契约,似乎也不错。

    至少她不亏本!

    但是一想到,契约终会有到期的一天。

    到那个时候,他就不属于她了吧。

    又或者,他现在也没有属于她,只是他需要她而已。

    那么等他不需要她的时候,他又会需要谁?

    心口传来的刺痛,让安怡诺的眼角泛红起来。

    “怡诺?你怎么了?”宁羽心敏锐察觉到安怡诺的情绪。

    “没,没什么!天都亮了,睡一会吧羽心,你还要去医院。”

    “不要再哭了,已经过去了!我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用觉得在我面前很丢脸。朋友是互相理解和体谅,不是用来嗤笑和轻视的。”

    宁羽心抱住安怡诺,感动得声音又哽咽了,“怡诺,有你真好。”

    宁羽心的事很快被解决的一干二净。

    宁羽心成功从伯爵世家干净脱身,也不会有任何关于宁羽心的闲言碎语从那里传出来。

    安怡诺知道,背后善后的人,一定是傅枭宸。

    明天就是去傅氏集团报到的日子了。

    想想这几天的经历,还真是疲惫交加。

    她先被傅枭宸折腾的一夜没睡,接着又和傅枭宸去舞会露脸,又去伯爵世家教训何宇昂,又偶遇了宁羽心……

    安怡诺现在只想回家,好好补眠,然后明天以最饱满的状态去傅氏集团报到。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

    安怡诺刚一回到家里,安心然吵人的声音便灌入耳膜。

    “哎呦,姐姐!你昨晚可是彻夜未归啊。”

    安心然走过来,上下打量安怡诺,“姐姐,你怎么这么疲惫啊?昨晚去哪里玩通宵了?”

    “我听说,游轮舞会在凌晨一点就结束了!就算从海边回家一个小时,你凌晨三点也回来了吧?”

    “现在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你怎么才回来?”

    安怡诺忍住打哈欠的冲动,“你不好好养胎,总盯着我做什么?”

    “我也不想盯着姐姐,只是今天早上,来了好几封请帖,都是请姐姐去参加宴会的!还都是大豪门的宴会呢!”安心然妒忌道。

    “也不知道姐姐昨晚都陪了什么人!这请帖都雪片一样到处飞了!”

    安心然当然不知道昨晚宴会上的情况。

    那种宴会的隐私保密一向都很好,就算是上流社会圈子,也是分等级清楚划分。

    以安家这种财力,那种宴会连沾边的资格都没有。

    就算是叶家,也没有资格。

    但若现在问安怡诺,在宴会上都看到了什么人,和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她的回答一定是记不清了。

    因为整个宴会的贵宾,都是传说中的大亨,对安怡诺来说实在遥不可及。

    他们也不过是看在傅枭宸的面子,才会和她说上一句两句问候。

    而她当时的注意力都在傅枭宸身上,还有那个妩媚女人提到的一个“她”。

    “姐姐攀上傅少,果然不同凡响。”安心然逼近一步,近乎咬牙。

    安怡诺笑了,“这么赤条条的妒忌,何必呢?”

    “我会妒忌你?你以为你们能长久吗?他不过是玩玩你!又或者是拿你充充场面,难道你不知道他不喜欢女人吗?”

    安怡诺真想回击过去。

    傅枭宸不仅仅喜欢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不知餍足的主儿。

    不过,她不会这样说。

    疲惫地打了一个哈欠,“你说的没错,昨晚陪了很多人喝酒,实在累死了。”

    “哦对了!还看见了那个什么银行的李行长,他还说,有人给一个镯子投了一份巨额保单。”

    “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会给一个镯子投保?”安怡诺清楚看到,安心然的脸色变得僵白起来。

    安怡诺轻轻一笑,“妹妹,还是好好安胎吧!有些时候,不作死便不会死,就是说给你这种人听的。”

    “该得到的,已经得到了,见好就收,未必不是好事!”

    安怡诺绕开安心然,径自上楼。

    她知道,安心然和吴惠兰打镯子的主意不单纯。

    她也本不想插手她们的事,但若她们还继续咄咄逼人,真就不要怪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