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20:心虚什么?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心虚什么?

    安怡诺这一夜睡得痛苦并快乐着。

    她一觉到日晒三竿,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

    傅枭宸已经走了。

    身边只有褶皱的床单,预示着他昨晚在这里睡过。

    安怡诺见他起床走了,高兴的不得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跳下床跑去浴室愉快洗澡。

    就连身上的疼痛,也顿觉减轻了不少,一阵神清气爽的舒坦。

    等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床上空空如也,又不由有些低落。

    他怎么没说一声就走了啊?

    会不会还像之前一样,睡了之后又好多天不联络,如同凭空消失一样?

    虽然他们之间有协议,她必须是他随叫随到的女人。

    可是心里头,还是有些低落和失望。

    她多么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交往关系。

    她是他的女朋友,他是她的男朋友。

    即便平时不在一起,也会温暖甜蜜地通电话,互诉思念。

    只可惜,事实情况很扎心。

    他们是,她想爱,却又不能爱的关系。

    她脸上的笑容散尽,再也无法因为傅枭宸早起离开,不用再被他摧残而高兴。

    心里有点空空的,说不要清楚的失落,在房间里徘徊了一圈,竟然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她想帮他打扫打扫卧房,昨晚的战场很凌乱,又懒得动弹。

    想帮他将换下来的衣服洗一洗,发现衣服依旧整洁干净,况且也不能机洗。

    想着给他煮点午饭吧,或许他中午会回来。

    走到厨房,又顿住脚步。

    万一他不回来呢?

    冷了又要丢掉,白白浪费自己一番苦心。

    “还是走吧!”

    安怡诺穿好衣服,走到玄关准备出门,发现门口贴着一张便签。

    “公司开会,我先走了。给你放假,好好休息。”

    安怡诺微冷的心,瞬间温暖了起来,唇角也弯起美丽的弧度,漾出甜蜜的滋味。

    望着他行云流水,霸气张扬,力透纸背的字迹,唇角的弧度再度上扬。

    原来他不是一声不响的走了。

    他居然还给她真的放假。

    原来他也不是那么的不讲人道。

    当她看见便签背面,居然还有字的时候,赶紧翻过来看。

    顿时,她的脸颊红如滴血。

    “他婶婶!”

    他婶婶?

    他在称呼她?

    她噗哧笑出声,“这算什么称呼?”

    她将便签贴在心口的位置,“似乎好像也蛮好听的。”

    她美滋滋地出门,心情大好,忽觉外面的阳光也很好,风也很好,就连路边开败的野花都无比美好。

    心情美丽地回到家里,却总有人想在她美丽的心情上,抹一把灰。

    安心然好像刚起来,穿着睡衣,双手环胸地从楼上下来。

    “去哪里了?”她俨然像个家主一样,气势凌人。

    安怡诺瞥了一眼安心然。

    “我去哪里,还轮不到你来问吧。”安怡诺好笑道。

    安怡诺走上楼梯,安心然反而迎面冲上来,站在她面前,一脸的颐指气使。

    “我为什么不能问?我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我现在已经是叶家的少奶奶了,全家都要仰仗我,我就有说话权!”

    安怡诺皱起好看的眉心,“安心然,你们还没举行婚礼吧?还没领证吧?你想行使你的权利,是不是有点过早了?”

    安怡诺懒得和安心然争辩,她现在很想补眠,径直走了过去,身后又传来安心然的声音。

    “安怡诺,你装的很清高,很圣洁!其实你就是一朵白莲花,心机婊!最不要脸的人,也是你!”

    “你说什么!”安怡诺回头怒瞪她。

    “你自从考核第一了之后,日日夜不归宿,行踪不明,和傅少搅在一起!”

    “一定是因为,你和傅少有了身体上的交易,所以你才是考核第一名,进入傅氏集团。”

    “你说你怎么这么下贱!做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你以为你瞒得住吗?纸终究包不住火。”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去了傅少的别墅,一夜没出来!”

    安怡诺被安心然气得胸口起伏。

    忽然也明白了傅枭宸昨晚说的那一句话……

    “有些跳梁小丑自以为躲在背后就可以洞悉一切,这种人往往都是自作聪明。”

    安怡诺顿时也明白了。

    “你派人跟踪我!”

    安心然岂会承认,“跟踪你?呵!你不做见不得人的事,又心虚什么!”

    “我不心虚!就怕你心虚!”安怡诺道。

    傅枭宸说的对,这种跳梁小丑就应该毫不留情的打回去,不然还真以为她是软柿子。

    安心然顿时拔高声音,“我心虚什么?你说清楚。”

    安怡诺也看出来,安心然有意试探,似乎是想逼着她暴露,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她的秘密。

    那么好!

    大家不如挑明了说,何必在这里兜兜绕绕玩心机。

    “安心然,有些事呢,我也不想参与,毕竟我更喜欢息事宁人,各自安好,得过且过。”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你嫁出去后,我也眼前耳根清静,但你若这么说了,那么我真的要去找叶奶奶,好好说一下镯子的事了!”

    安心然倒抽一口凉气,“你要去说什么?”

    安怡诺了然一笑,“当然说说,镯子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被人冤枉我偷了镯子。”

    安心然顿时脸色雪白。

    安怡诺淡然的看了安心然一眼,转身走向自己房间,刚推开门又停住脚步,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安怡诺!”

    安心然大喊一声。

    安怡诺一把将房门关上,阻隔住了安心然所有的声音。

    安心然在门外大叫,安怡诺则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准备补眠。

    她这几天真的困的透透的了。

    “安怡诺,你给我出来,你把话说清楚!”

    “什么镯子的事!”

    “镯子本来就是你偷的,你休想诬陷我!”

    “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安怡诺,安怡诺,你别当个缩头乌龟一样,不敢出来……”

    “你以为你现在有靠山了,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任由你为所欲为?”

    “我告诉你安怡诺,傅少真的看重你,不会和你搞私交,他早对外公布你是他的女朋友了!”

    “你以为他对你真心吗?他只是玩玩你罢了!”

    安怡诺被敲门声,扰的不厌其烦。

    拿起耳机,放入耳中,点开了音乐。

    欢快的铃儿响叮当,让她心情大好。

    她最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每次听到,都会想起傅枭宸。

    没想到他那个大男人,竟然会喜欢这种歌曲。

    这个时候,安怡诺的电话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闯了进来。

    “喂?安怡诺吗?”一个好听的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嗯,你是?”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低低浅笑,“做完项目就忘了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