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22:为何受刺激?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为何受刺激?

    医院。

    安怡诺走到病房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宁羽心银铃般的笑声。

    原来宁羽心今天也被放假了,不用着急去傅氏集团报到,可以暂时安心照顾妈妈。

    安怡诺真心没想到,傅枭宸竟然这么人道。

    安怡诺推开门。

    魏舒娅今天状态很好,正在和宁羽心聊天,还笑着和安怡诺打招呼。

    安怡诺笑着和魏舒娅聊了两句,魏舒娅居然又有些糊涂了。

    指着安怡诺说,“你怎么来了!你来看我了?”

    “你真好,还这么年轻,我都老了。”魏舒娅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安怡诺困惑皱眉,想问魏舒娅,将自己认成了谁。

    魏舒娅缓缓躺在床上,“我困了,林小姐你随便坐,我睡醒了和你聊。”

    林小姐?

    安怡诺吃惊地望着宁羽心,宁羽心无奈耸耸肩。

    “我也不知道,林小姐是谁?”

    安怡诺也好笑了,“阿姨不会认识我妈妈吧?我妈妈姓林,而且都说,我和我妈妈很像。”

    “怎么可能!我们俩认识这么久了,我可没听我妈妈说过,认识你妈妈。”宁羽心道。

    安怡诺也觉得不可能,将苏沐风的方案拿了出来。

    “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安怡诺把文件递给宁羽心。

    “我们出去聊。”

    宁羽心和安怡诺走出病房,免得打扰到魏舒娅休息。

    “这是苏总托我们设计的项目,酬金还不错,我就接了,正好你伯爵世家那份工作辞掉了,这个正好能赚个外快。”

    “这么好!我就说苏总喜欢你吧,这个肯定是他想见你找的借口。”

    “怎么样?你对他有没有感觉?”宁羽心不怀好意的冲她笑笑。

    “别闹了,我只是觉得他的感觉有些似曾相识,但是估计是我想多了。”

    毕竟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而且姓名也不一样,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

    这个时候,一个小护士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宁小姐,你妈妈犯病了,你快去看看吧。”

    宁羽心赶紧向着病房跑去,就听见小护士喊。

    “她不在病房,在医院外面的花园。”

    宁羽心又赶紧往医院外跑。

    魏舒娅刚才还在病房睡觉,什么时候跑去了花园?

    安怡诺也赶紧跟着追上去。

    两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远远的,就看见有一群人围着指指点点,嘴里纷纷猜测着到底怎么回事。

    她们拨开人群进去,魏舒娅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

    贺云良死死的抱住她,脖颈上挂了彩,有好几道细细的血痕,看样子是被抓伤的。

    “妈!”宁羽心赶紧跑过去。

    看了看魏舒娅又看了看贺云良脖子上的伤痕。

    “好端端的,不是在病房里睡觉吗?怎么又跑出来了?”宁羽心急得眼眶泛红。

    “她偷偷跑出来了。”贺云良道。

    他刚刚看到宁羽心和安怡诺在走廊里说话,发现魏舒娅蹑手蹑脚地离开病房。

    贺云良担心魏舒娅有事,便悄悄跟在后面,没想到魏舒娅刚到花园便犯病了。

    “妈妈,好了,没事了,我是羽心,我在呢,我在呢。”

    魏舒娅此时已经认不出她是谁了,眼睛里满是愤怒,嘴里不停的朝着某一个方向叫骂着。

    “一定是来找我索命了!”

    “她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来找我?”

    “她想杀了我!她觉得是我害死了她!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妈!你不要胡言乱语了!”宁羽心赶紧捂住魏舒娅的嘴。

    她很担心,魏舒娅继续这个样子,被更多的患者看到,会向医院举报,这么严重的精神病,竟然没有去住精神科,还跑出来吓人。

    到时候,只怕贺云良也会被牵连。

    魏舒娅用力一口咬住宁羽心的手。

    宁羽心吃痛,仍旧软声哄着妈妈。

    “妈妈,乖,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气你。”

    魏舒娅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靠在贺云良的怀里,昏厥了过去。

    “妈!妈!”

    宁羽心吓坏了。

    贺云良赶紧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体力透支才导致的昏厥。

    他松了口气,连忙打横抱起魏舒娅,快步带着她回病房。

    宁羽心赶紧跟上去。

    众人散去。

    一个衣着破烂,拖着一条瘸腿的男人,迅速的往怀里揣了几个钱包,混迹在了人群中一瘸一拐的往出走。

    他经过安怡诺身边的时候,看了安怡诺一眼。

    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光亮,然后加快了脚步匆匆离去。

    安怡诺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个男人好像有些面熟?

    在哪里见过?

    忽然,她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不就是前些天在小区里和吴惠兰偷偷见面的那个男人吗?

    怎么现在这么狼狈,还瘸了腿?

    安怡诺顾不上那个男人,赶紧追着宁羽心回了医院。

    魏舒娅输了液,沉沉睡去了。

    宁羽心一脸心疼的看着贺云良,拿着纸巾在帮他擦拭脖子上的伤痕。

    “对不起,我替妈妈跟你道歉。”

    “很疼吧?”

    安怡诺觉得,宁羽心现在的样子,心都碎了。

    安怡诺叹息一声,真是造化弄人。

    不然宁羽心和贺云良,是多好的一对?

    安怡诺望着贺云良,他也温柔地望着宁羽心。

    也不知道,贺云良会不会真的在意,宁羽心曾经做过那种工作。

    “没事,不用道歉。应该道歉的人是我,是我没照顾好伯母。”贺云良惭愧道。

    “怎么是你的错!是我没看紧妈妈。若给你添了麻烦,更抱歉了。”宁羽心低下头。

    贺云良很想将宁羽心搂在怀里,给她安慰。

    但这个冲动,他忍住了。

    “刚刚到底怎么回事?妈妈不是好很多了吗,怎么会突然发病?”宁羽心心酸问。

    她还以为看到了希望,可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个样子。

    她的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转?

    “我也不知道,检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各项指标都显示正常,结果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伯母怎么又突然发病了。”

    说到这里,贺云良突然沉默的思考起来。

    “羽心,伯母是不是又受到了什么刺激?”贺云良问。

    “刺激?”宁羽心凝眉,摇摇头。

    “没有啊,她说困了,想睡觉。”

    “那……”贺云良沉吟两秒,“或许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人?”

    “看到了什么人?”宁羽心看向安怡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