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23:一个女人死了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一个女人死了

    安怡诺被宁羽心看的一愣。

    “因为看见了我?不应该吧?”安怡诺愣愣地指着自己。

    “不过阿姨,指着说我,我是林小姐。”

    “林小姐?”贺云良蹙眉。

    “林小姐是谁?”

    宁羽心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第一次听见妈妈提这个人。”

    贺云良沉默稍许,眼前一亮,“或许我知道,怎么治疗伯母了。”

    “怎么治疗?”宁羽心一脸惊喜。

    “需要找到她心里病症的症结所在。我想,这个林小姐,就是关键。”

    “可我不知道,林小姐是谁。”

    “这几天,心理医生,给她做了心里侧写的时候也发现,伯母的心里有一块区域被封锁了起来。”

    “只要打开这块封锁区,让她正式面对,或许正是治愈她恢复健康的关键。”

    宁羽心听的一脸迷茫,“可我现在能做什么?”

    “羽心,你想一想,刚刚伯母在花园说的那番话!好像是一个女人,因为她死了。”

    “她将这个错,归咎在她自己的身上,自责又恐惧,甚至还觉得可怕。”

    “一个女人死了?”宁羽心的眉心,皱得更紧了。

    贺云良又道,“如果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或许可以试着找一找伯母的朋友。或许他们知道会多一些。”

    “我妈妈这些年病着,早就没有朋友了。”

    “亲人呢?”

    “除了我们母女,我们没有任何亲人!就算有,我也不认识他们,因为这些年,我都没见过他们。”

    贺云良对宁羽心的身世,更加悲悯起来,保护她的冲动也更加强烈。

    “……羽心,你爸爸呢?或许能知道的多一些。”

    “爸爸……”宁羽心的脸色,瞬时一白,身体也摇晃了一下。

    她苦笑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贺云良望着宁羽心低落下去的情绪,只觉得心口一疼。

    宁羽心垂下眼睫,似乎现在,她真的要找一找,她的那个所谓的父亲了。

    因为只有父亲,会知道母亲更多的故事。

    “好了,先别想了,你回病房看看伯母,我还有个手术,晚一点去看你。”贺云良连忙转移话题。

    看着宁羽心忧心忡忡的离开,他心里有些不好受,叹了口气。

    “羽心,别难过,我会帮你想办法。”安怡诺道。

    “怡诺,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你还要去傅氏集团上班,别耽误了。”

    “我也被放假了!最近几天轻松,可以随时随地地来看你。”

    “怡诺,如果妈妈真的是因为看见你,受到了刺激,我……”宁羽心为难地张张嘴。

    安怡诺敲了一下她的头,“我明白!我现在就走,不来医院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有事打电话。”

    “我回家研究这个设计!你只要在医院,照顾好阿姨!”

    宁羽心的眼圈红了,还在努力笑着,“谢谢你怡诺。”

    “傻瓜,和我说什么谢谢。”

    ……

    安家别墅。

    安心然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最近小腹的疼痛感,似乎频繁了很多。

    医生之前说,随着孩子渐渐大了,会有一些不舒服的疼痛感。

    但她不知道,这种疼痛感,到底多大的强度算正常。

    她又吃了几片安胎药。

    心里还是一阵后怕。

    自己已经怀了叶知轩的孩子,只要她们母子平安,那么以后在叶家安家的地位能差到哪里去?

    干嘛非要因为安怡诺的几句话就发那么大脾气,差点动了胎气。

    她翻了个身,心里又不甘心起来。

    凭什么安怡诺那只眼高于顶的白天鹅,轻易的就能得到傅枭宸那种完美的男人,而自己却要费尽心思才勉强如意。

    而且,外面还有个像是定时炸弹一样的亲生父亲,在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她和妈妈那少得可怜的钱。

    弄得她和妈妈整天提心吊胆,还要苦于筹钱。

    不行!

    不能这样下去,七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拿不出钱来,那个赌徒再来家里闹怎么办?

    如果让安雄知道了,自己这个安家小姐的身份也会受到威胁,到时候就会失去一个很大的支撑。

    正当她心烦意乱的时候,吴惠兰推门进来了。

    吴惠兰看到一地的狼藉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向床上的安心然。

    “心然,你这又是发什么脾气?弄得这么乱,李婶没准又会在你爸爸面前乱说话。”

    安心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瞪着一双眼睛说道,“她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吗?还敢说我们的坏话,还有没有规矩了!”

    “等哪天我就让爸爸辞了她,看她还敢乱说。”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现在可怀着孩子呢!小心着点啊,女人这头三个月是最关键的时候,你给我好好注意着。”

    吴惠兰连忙走过去扶住她靠在床头坐好,又说道,“也是妈妈当年失策了,只觉得一个佣人而已,就算你爸爸吃惯了她做的饭菜口味又能怎么样!”

    “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安怡诺死去那个妈妈的人。”

    “就是的,天天就大小姐大小姐的,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过。”安心然愤愤然的说道。

    吴惠兰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好了,跟一个下人生什么气?”

    “她能成什么气候,倒是你,大小姐又怎么了?”她指了指地上。

    安心然撇了撇嘴,“还不是那个安怡诺,昨晚回来就气我。”

    “对了,妈妈,我跟你说一件事,我昨天看见她和傅少去了傅少的私人别墅。”

    吴惠兰一愣,“你是说傅少?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吧?我听你爸爸说他负责安怡诺的实习考核,两个人在一起出现很正常。”

    “再说了,外面不是都传傅少是……是男同吗?”

    “一起大晚上回家,一夜不出来,难道还正常!”

    吴惠兰顿时抽了一口冷气。

    “安怡诺自己已经承认了,还说什么她就是我的婶婶了,不然我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

    “安怡诺竟然说出这种话!”吴惠兰很吃惊。

    “我恨不得给她的嘴巴缝上,我凭什么叫她婶婶,她算什么东西!”

    吴惠兰焦急地来回打转。

    “这安怡诺,若和傅枭宸是真的,我们就惨了。”

    “我也是这样觉得!妈妈,快点想想办法啊!”安心然跺着脚。

    吴惠兰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

    “我有主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