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24:最毒妇人心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最毒妇人心

    吴惠兰和安心然耳语了一阵,安心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呵呵,我这正愁她进了傅氏,在你爸爸面前的地位水涨船高,如果把这件事曝光出来,也是她的一个丑闻了!”

    吴惠兰目露恨意。

    “到时候别说在你爸爸这,就是叶家和社会上那些舆论,也够把她淹死的。”

    “这两天你爸爸总是在我面前夸那个小贱人,说什么得了第一进了傅氏,又得到傅氏赏识。”

    “呸!没想到他女儿做出这么禁忌的事,看他这回还怎么夸她!”

    安心然也是一脸得意,冷哼一声,“她昨晚还唬我说什么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可以在一起,我看她这次还怎么嚣张!”

    “呵,血缘关系?像这些豪门望族脸面才是最重要的,这种事一旦出现,虽然影响不到傅少那种级别的人,可是一个小小的安怡诺,还是可以收拾的。”

    “妈妈,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去叶家告诉奶奶还是……”

    “傻瓜,叶老太太可是傅少的姑姑,她又因为你和叶知轩的事觉得亏欠安怡诺,是断然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闻言,安心然有些泄气,“那怎么办,这不行那不行,总不能让她真的嫁给傅少做我婶婶吧?”

    吴惠兰眼中闪烁着算计,沉声说道,“不会,这件事容我想想,不然一个不小心惹到傅少就不妙了。”

    “对了,妈妈,昨天安怡诺跟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可又觉得她别有深意。”

    安心然把那句话跟她说了一遍,吴惠兰脸色煞白的跌坐在床上,一脸的惊慌失措。

    “怎么了妈妈?”

    “坏了,她怎么会知道镯子在那里呢?”

    “我还以为,她吓唬我!还说什么要去奶奶那里告状,我去了叶家,她又没去。”

    “我就想,多半只是炸我!看来是真的知道了。”

    吴惠兰叹了口气,“我放到一家银行的保险柜里了,还投了份保险,还能得到一笔赔偿金。”

    “现在钱马上就给我了,可现在让她知道了,如果去告诉叶老太太,我的如意算盘可就落空了,投保的那些钱也会打了水漂。”

    安心然气恼的捶打了一下被子,恶狠狠的说道,“这个该死的贱人,非要逼死我们吗?不过被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奶奶上次没有怪罪我,这次更不会,我肚子里的可是免死金牌。”

    “不过可惜了,还真心疼那些赔偿金,拿来堵住那个赌徒的嘴也好啊!也省得我们天天提心吊胆的了。”

    吴惠兰也是一阵肉疼,自己那些首饰珠宝卖的钱大部分都投在那里面了,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没想到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发现了。

    她整天实习上学的,怎么会知道银行的事?

    难道说……

    想到那个权势滔天,不怒自威的男人,吴惠兰脚底生寒。

    自己真是被冲昏头了,怎么会放到银行里骗保,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得赶紧想个办法,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给扔出去。

    “妈妈,你想什么呢?我问你话呢。”安心然推了推她的肩膀。

    “你说什么?”

    “我问你要怎么给那个赌徒钱,七天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咱们凑不出五百万给他,他要是发疯到爸爸那里去闹怎么办?”

    吴惠兰的眼中闪过一道狠毒,低声说道,“没关系,我让他暂时不会出现……”

    ……

    每个城市纵横交错的街道里,都会藏有一条叫红灯区的地方。

    江城市也不例外。

    说是红灯区,其实就是一些简单破烂的门面,有的不挂牌,有的挂着按摩的招牌。

    那里白天萧条的几乎可以当做无人区,看不出任何异常,可一到了晚上,就会变得粉红一片,格外魅惑。

    一个个身着暴露的女人站在门口,浓妆艳抹,搔首弄姿,丑态百出。

    远看犹如点点鬼火,处处都是盘丝洞,女妖精,勾着男人们进去寻找刺激。

    王德强一脸心满意足的从一家小按摩房里出来,临走前还狠狠的捏了一把老板娘的屁股,发出一阵低笑。

    这是他这些天经常光顾的一家店,三天两头就要来这里一次,已经形成了规律。

    在附近的烧鸡店买了半只鸡,又买了瓶酒,便一边喝着酒一遍抄近路往住的地方走。

    他现在腿脚有点瘸,因为前两天和人喝酒打了起来。

    上次吴惠兰给他的那些钱,租了个小单间,剩下的已经挥霍的差不多了,若不是偷了点,还真不够花。

    想着马上就有五百万的巨款进账,他心里就是一阵春风得意。

    他摇摇晃晃的走进一条偏僻的小巷。

    今天的天有些阴,月光浅浅的躲在云层后面,朦朦胧胧的,根本照不进这里。

    王德强哼着小曲儿,不时地打着酒嗝,脚下的步伐也越发轻飘。

    突然,一阵凌乱又厚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到了他的身后。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一个麻袋从头顶套了进去,在腰间打了个结,接着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吓得他惊慌不已,忍着被摔的头晕眼花,连忙开口喊道,“谁啊?是哪位好汉?是不是找错人了?刚来的这边没跟您结过仇吧?”

    疤脸男对着他又是一脚,恶狠狠的说道,“找的就是你王德强,你特么是真能藏,老子找了你好几天,才发现你竟然藏在小娘们怀里,擦!你特么也不怕累死!”

    王德强捂着翻江倒海的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求饶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我不知道那娘们是你的姘头,对不住,大哥,我再也不去了,求你别打了。”

    “靠!我还以为是个多硬的货,没想到是个怂包,老子还没开始热身呢,就特么求饶了。”

    疤脸男蹲下来,看了看吓得浑身发抖的王德强,嗤笑一声,“不过,你猜错了,老子可看不上那种脏兮兮的野鸡。”

    他拍了拍王德强的腿继续说道,“有人让我卸了你一条腿,所以,你就自认倒霉吧。”

    王德强瞬间愣住,随即咬牙切齿的低吼,“吴惠兰,一定是那个贱人,老子真是小瞧你了。”

    听到男人掂量手里铁棍的声音,他吓得魂不附体,急声说道,“大哥大哥,你听我说,那个贱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别动手,千万别。”

    “呵,人家已经告诉我了,你可是穷的叮当烂响,不然你也不会天天泡在野鸡店里了,等你变成瘸子加入丐帮再糊弄那些傻子去吧。”

    说着,话音未落,疤脸男不顾他的求饶,举起铁棍照着他的腿就用力砸了下去。

    “啊……”

    惨叫声响彻天际,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这条无人的小巷回荡,久久不能平息……

    疤脸男啐了一口,走出巷子。

    四处看了看,把铁棍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喂?事儿办成了,另一半钱什么时候给?”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欣喜,匆匆说了个地点便挂了电话。

    疤脸男冷哼一声,“还真特么最毒妇人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