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50:可以驱鬼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可以驱鬼

    傅枭宸眯起双眸。

    他望着在他面前,脱掉衣服的安怡诺,心上划过一道刺痛。

    像是被利刃割掉了一块,又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消失。

    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瞬间的心慌,随即被愤怒席卷覆盖。

    他最讨厌安怡诺这幅悲壮隐忍的表情,明明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却偏偏要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安怡诺,如果我想要女人,会有很多很多,别以为只有你一个。”

    傅枭宸长臂一伸,一把捏住安怡诺尖小的下巴。

    “更别以为我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你就可以恃宠而骄。”

    她就宁可做自己的丫鬟,都不愿意说一句求他原谅的话吗?

    哪怕是一句撒娇的话!

    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俯身压下,大手在她身上用力的撕扯,薄薄的衣物很快化作碎片散落一地。

    霸道的吻倾落下来,没有丝毫怜惜,带着发泄,啃咬上她,剧烈的疼痛阵阵蔓延开来。

    安怡诺死死咬着嘴唇,眼角的湿。润终于滑落下来,变成晶莹的两行,无声的浸湿了床单。

    她像是毫无知觉,任由着他在自己身上粗暴的侵略。

    忽然,傅枭宸的动作停了下来,直直的盯了她半晌。

    他翻身起来,站到床前,一把拿起她的外套扔在她身上,遮住了她的身体。

    “出去!”

    他大步走向窗边,点起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两口。

    他也说不清楚,为何心情会这般烦躁。

    只是觉得他的女人,不需要别的男人献殷勤。

    安怡诺木然起身下床,穿上自己的外套,紧紧裹住。

    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转身便向外走去。

    他让她走,那便走。

    幸好,自己还有件衣服。

    走到门口,她顿住脚步,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

    “苏总只是告诉我,工作可以慢慢做,不用太急,没有你想的那么污秽不堪!”

    苏沐风之前给了安怡诺一个案子,她将案子做了个大概,便交给了宁羽心去做。

    宁羽心之前有告诉她,方案样本已经修改好,可以交稿完工了,她还没来得及去找宁羽心要盘。

    可能苏沐风觉得,这几天她迟迟没有联络他,也没有交稿,可能是因为工作上遇见了困难,所以才会发了那样一条短信安慰她。

    傅枭宸听见她的解释,心口里有一个位置忽然塌陷了下来。

    傅枭宸告诉自己,只要安怡诺迟疑,哪怕只有三秒,他也会转过身,一把将她抱入怀里。

    告诉她,下不为例。

    可没有想到,安怡诺话音一落,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推门而去。

    傅枭宸听见门关上的声音,仿佛连他的心门也一并关上了。

    他用力捏碎手里的烟蒂,低吼一声。

    “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我绝对不会再找你———”

    安怡诺出了别墅,径直走向外面的街道。

    初秋的深夜,路上空无一人,连一辆车都没有。

    草丛中蜷缩的野猫都已经沉沉睡去。

    四下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微风带着凉意瑟瑟吹过,穿透她的外套,吞噬着她的体温。

    但,远不及她内心的寒冷。

    微黄的树叶飘落下来,发出些许簌簌的声响,随着风扫过她苍白的脸庞,隐隐的刺痛。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一步的走着。

    细高的路灯泛着昏白的亮光,将她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

    她紧了紧衣服,双手用力抱住纤细的手臂。

    忽然,她身后传来两道明亮的光束,她似乎没有发现,眼神空洞的继续前行,只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那光变的越来越近,越来越亮,伴随着一阵低鸣,像是在追赶,又像是在为她照亮了前方的路。

    她脚下的频率愈发增加,发出嗒嗒嗒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身后的低鸣似是失去了耐心,轰的一声从她身边掠过,接着又是一道尖锐的急停,闪现在她面前,拦住去路。

    安怡诺身形顿了一下,改变路线,从旁边绕了过去,双手抓紧衣服,步伐有些凌乱的跑了起来。

    逃,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字……

    耳边的风呼呼作响。

    潜意识里,安怡诺觉得这个声音越大,自己就离安全的地方越近了。

    身后隐约传来厚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直击她伤痕累累的心房。

    自己已经跑的很快了吧,为什么还是摆脱不掉那个声音?

    自己已经跑的很远了吧,为什么还是能够听到那个声音?

    安怡诺松开紧咬的嘴唇,颤抖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她突然停住脚步,身体猛地下蹲蜷成一团,冰冷的双手捂住耳朵,口中的音量渐渐放大。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傅枭宸跟在她身后,看着那一抹纤瘦的身影,像是路边的花朵,被寒霜打过,在微风中摇摇欲坠,似要凋零。

    他冰冷的心被撞击了一下,裂开一条浅浅的缝隙,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要从里面冲出来,有些发疼。

    明明是这个女人的错不是吗?

    是她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

    可是,自己心里这是什么感觉?

    在乎?

    喜欢她?

    不,不可能。

    他可能只是觉得这个小女人已经属于自己了,再和其他男人来往就是不守妇道,不甘寂寞……

    就是,对不起他……

    自己惩罚她有什么错?

    只是当丫鬟而已,她软一点,哄得自己开心一点,或许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改变主意了。

    他只是让她从卧室出去,又没有让她从房子里消失。

    那么多的房间,哪里容不下她这样娇小的身躯?

    她是傻子吗?

    为什么她非要和他过不去?

    看到前面的人影,蹲在那里,缩成那么一小团,像是路边冻得瑟瑟发抖的野猫,让人想要抱住,给她一点温暖的体温。

    他缓步走过去。

    每走一步,安怡诺嘴里的声音就越大。

    走近了,傅枭宸才听清楚她嘴里发出来的声音,是一首支离破碎的国歌。

    这个小女人……

    回想起她一本正经的对他说的那句,“国歌正气满满,可以驱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