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62:落井下石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落井下石

    安怡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彻底惊呆了。

    安心然竟然很肚子疼!

    安怡诺也焦急起来。

    “肚子疼?怎么会忽然肚子疼?”

    安怡诺完全好心的,想去搀扶安心然一把,却被安心然一把推开了。

    “姐姐!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还怀着孕……”安心然吃痛的颤声说。

    这个时候,安怡诺的身后传来质问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安怡诺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又被安心然给算计了,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来。

    “奶奶……”

    叶老太太拄着拐杖,一脸不悦的出现在花园里。

    在她的身后跟着傅枭宸,叶知轩,吴惠兰,还有叶淑琪。

    这阵仗,真是该来的都来了。

    吴惠兰见安心然哭成个泪人似的瘫在地上,急忙飞扑上去,抱住安心然。

    “心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你还怀着孩子呢!”

    叶老太太也焦急了。

    “快点把心然搀扶起来,快点搀扶起来!”

    叶知轩赶紧奔过去,第一眼便看见安心然红。肿的侧脸上,印着清晰的五道指痕。

    “心然,你捂着肚子做什么?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吴惠兰焦急的大声问。

    安心然痛得额上一片冷汗涔涔,“肚子……肚子好痛。”

    叶知轩彻底慌了。

    这孩子可是关系着他能否提前接手叶家的关键,不能出任何事。

    “肚子疼?不会有事吧?”叶知轩一把抱起安心然。

    安心然抽泣着,“我……镯子……镯子被姐姐摔碎了,我没拦住,呜呜……”

    “知轩哥,我肚子好痛……姐姐推我……”

    叶老太太拄着拐杖,快步走了过来。

    她现在已经顾不上镯子了,只想知道,安心然的肚子,到底有没有事。

    叶淑琪的声音横插。进来。

    “这……这好端端的镯子怎么摔碎了?你们姐妹两个,给我解释清楚!”

    叶淑琪可是一直盯着这个镯子呢!

    这个镯子不单单价值连城,更是身份的象征。

    吴惠兰心下暗暗恼恨。

    这个叶淑琪怎么这么会拆台,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孩子的事。

    “怡诺,你怎么能打你妹妹,你不知道她怀孕呢吗?你看看着脸,都肿了起来。”吴惠兰厉声斥责安怡诺。

    安怡诺现在无话可说。

    这场戏,自己不是百口莫辩是什么?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安心然的身上,更同情一个痛得满头大汗的人。

    安心然捂着肚子,哭的梨花带雨,“奶奶,都是我不好,是我没保护好您的镯子,可是姐姐的动作太快了,我身子不方便,实在来不及。”

    安怡诺正想说话,吴惠兰的声音又强势响起。

    “老太太,我们家心然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当妈的管教不严!”

    “心然还怀着孩子,怡诺怎么能打她!她现在可是你们叶家的媳妇儿。”

    叶老太太的脸色已经青紫了,“现在告诉我,孩子到底怎么样!是不是送医院。”

    吴惠兰又赶紧说,“之前我找人算了,大师说需要将叶家的灵气戴在身边,才能保护叶家的孩子,所以我就让心然找怡诺说说,能不能让怡诺先将镯子给心然戴几天。”

    “不然心然总是不舒服,身体上也昏沉沉的……”

    叶老太太瞪向吴惠兰,“镯子的事,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们还在打镯子的主意!”

    吴惠兰苦着一张脸,“老太太,我这不是也想让心然,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

    “奶奶,都是我的错……是我太想法单纯了……我就是妒忌姐姐得了奶奶的喜欢,那镯子是叶家的东西,姐姐已经不能嫁入叶家了……”

    “我我……我担心外面的人说三道四,我就想着私下找姐姐说一说,可没想到,姐姐说宁可摔碎了,也不给我安胎。”

    安心然哭着,口若悬河,说的跟真事一样。

    叶老太太已经气得大喘气了。

    她用力的一大口一大口的抽气,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们。

    “你们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我这是引狼入室啊……”

    老太太虽然老了,眼睛也花了,但心里明。镜一样。

    安心然根本不是省油的灯,在这里搬弄是非,诬陷安怡诺。

    吴惠兰连忙接腔,擦了擦安心然脸上的眼泪,满眼心疼。

    “心然,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到你姐姐了?怎么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接着吴惠兰又斥责向安怡诺。

    “怡诺你的脾气也太大了,你看看好好的镯子让你摔成这样,对得起老太太对你的一份心吗?”

    “奶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安心然哭着说。

    叶淑琪冷笑一声,“真是精彩!你们都放心,奶奶在这里,不会偏袒任何人。”

    “谁对谁错,谁是谁非,奶奶一定会主持明白!”

    叶老太太恼怒的瞪了吴惠兰和安心然一眼,不舒服的捂住心口。

    “现在不说镯子的事,只说孩子的事。你告诉我,孩子到底怎么样!”

    安心然捂着肚子,悄悄看了吴惠兰一眼。

    她现在又没有血,这场戏还真不好在这里演。

    “奶奶,已经好些了。”安心然捂着红。肿的脸颊,小声说。

    叶老太太的一口气总算舒畅了些。

    “孩子没事就好!”

    傅枭宸安静的看着这场戏,幽幽开口,“本来第一反应觉得倒像是心然在耍什么心机,但是看到心然脸上的掌印,又听见她这番话……”

    傅枭宸拖着长音,看向安怡诺。

    “女人都有妒忌心。安心然身为叶家孙媳妇,看见姑姑将镯子给了安怡诺,心里不爽,过来索要也是人之常情。”

    “安怡诺因为安心然抢了叶知轩,故意将镯子摔碎,不给安心然安胎,愤怒之下,给了安心然一巴掌,将安心然推倒在地,也在情理之中。”

    “如此分析下来,我倒是有些动摇,感觉这些事都是安怡诺一个人做的。”

    安怡诺恼恨地瞪向傅枭宸。

    这个男人到底站在哪一边?

    怎么还落井下石!

    安心然见傅枭宸这么说,心中一喜,赶忙补充道。

    “姐姐说,镯子本就是她的,是奶奶给她的补偿,就算摔了也会得到一大笔保险金,而且我这种身份不配得到,还说我这种身份和知轩哥正好般配……”

    “够了!”叶知轩突然出声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