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392:你在嫌弃我?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你在嫌弃我?

    安怡诺将自己知道的,宁羽心的身世,讲给她听。

    “当年你爸爸和你妈妈相爱,但因为你妈妈的母家魏家家道中落,宣告破产,你的爸爸便抛弃了你的妈妈。”

    “那个时候你的妈妈,已经怀上了你。她希望,你爸爸看在她怀孕的份上,挽回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你爸爸很绝情,不但逼着你妈妈打掉孩子,还和现任妻子的家族联姻,迅速结婚。”

    “你母亲当时伤心欲绝,而魏家虽然家道中落,终究是书香世家,绝对不允许未婚先孕这种事情发生,也一直在逼着你妈妈,打掉你。”

    “阿姨没有办法,几次从家里逃了出去,又被抓了回去。后来是她以死相逼,你外公才不忍心将她逼上死路,便和你母亲断绝了父女关系。”

    “我想在阿姨经受了这些打击之后,也是她换上精神方面疾病的真正原因。”

    “我想贺医生的妈妈,一定是知道你的身世,所以才极力反对你们在一起。”

    宁羽心听完这番话,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她呆呆的张了张嘴,发出细弱的声音。

    “原来……我妈妈承受了这么多的伤害……”

    “原来我……”

    泪珠沿着宁羽心的眼角,一颗一颗的掉落。

    “原来我的妈妈经历了这么多……”

    宁羽心现在只觉得很对不起妈妈。

    也不能接受,忽然知道的真相。

    “为什么都要这个样子呢?为什么……”她喃喃自语,泪珠好像断了线的珠子。

    “羽心,本来我不想告诉你这些,左右你和贺医生已经分手,何必再知道当年的真相,让你备受打击。”

    宁羽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真是可笑……我竟然爱上自己的表哥……怪不得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倍感亲切。”

    安怡诺叹息一声,“或许这就是血缘关系吧。”

    宁羽心忽然拉住安怡诺的手,大声问。

    “他知道了吗?千万不要告诉他!我不想他难过伤心!”

    安怡诺在这一刻也忍不住流泪了。

    “他已经知道了,估计是因为知道真相,接受不了,才会去买醉。”

    “他和你一样,不希望你知道这件事。”

    宁羽心无力的瘫在座位上,心口里痛得好像被刀子割开一样,一片鲜血淋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宁羽心霍然起身,“我要去找他,他现在一定特别难受。”

    安怡诺连忙拉住她,“你让他冷静一下吧,现在这样冒然去找他,只会让彼此更加尴尬。”

    “我知道,我不会跟他说什么的,只是看看他好不好我就放心了,况且我又有什么资格安慰他呢?”宁羽心苦笑一声。

    宁羽心的倔劲儿上来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安怡诺无奈的轻叹一声。

    “好吧,去吧!你们终究还是要见面,说清楚了也好。”

    “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冷静对待整件事,将伤害化到最小。”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这种痛苦一直延续!我会让他振作起来。”

    这是宁羽心现在,唯一能为贺云良做的事了。

    宁羽心大步走出餐馆。

    安怡诺坐在座位上,看着宁羽心消失在窗外的街角里,心中一片怅然。

    好好的一对,如此有缘无分,还真是让人扼腕。

    安怡诺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两口。

    这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直接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

    安怡诺抬头,便看到一张脏兮兮的脸。

    安怡诺一愣。

    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穿的很破旧,满脸的污渍,头发也乱糟糟的遮住了大半张脸。

    他双手黝黑,望着满桌的美味,不住摩挲着。

    “这么大一桌子菜,不吃掉太浪费了。”

    中年男人也不管安怡诺同不同意,抓起筷子便开始吃。

    安怡诺被眼前男人大快朵颐的样子,搞得胃里一阵恶心。

    安怡诺赶紧坐直身体,拉开距离。

    “你是谁啊?”她只是觉得眼前的中年男人有点眼熟。

    许是因为他的脸太脏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没事,你不吃,我帮你吃!吃完你结账,我可没钱。”中年男人一边吃着一边说。

    安怡诺反胃的浑身不舒服。

    许是今天的啤酒,喝的有点急了。

    中年男人还一边说,“这么好的一顿饭得多少钱?”

    “啧啧啧,有钱人就是好!两个女孩子也可以点这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奢侈。”

    中年男人见安怡诺一眼不眨的盯着他,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他撩开蓬乱的头发,露出自己的脸。

    “真的不记得我了?”

    安怡诺抽了一口凉气。

    是那个一直纠缠吴惠兰的那个男人!

    之前在安家别墅外,安怡诺看到他被人打的满身是伤,还好心送他去了医院。

    帮他支付了医药费。

    不过几天的时间,他怎么落得这么狼狈?

    男人塞了满嘴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费可是要遭到报应的。”

    安怡诺实在搞不懂,他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你想吃便吃吧,我会付账的。”

    就算施舍给乞丐了。

    只是安怡诺一直不明白,这个男人和吴惠兰之间到底有什么牵扯?

    “你也吃啊,你没胃口吗?”中年男人将一盘菜推到安怡诺的面前。

    安怡诺赶紧站起身。

    她到老板那里结了账,又留下几百块钱给那个中年男人。

    “我现在只有这么多,算是我帮你的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安怡诺已经看出来,这个男人只怕一直在跟踪她。

    中年男人看了看那几张百元大钞,站起身一把拽住安怡诺。

    他身上的味道,实在呛鼻,安怡诺赶紧躲开。

    王德强有点不高兴了,“你在嫌弃我?”

    “我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让开。”

    “你就不想知道,我和吴惠兰安心然到底是什么关系?”王德强眯着眼睛问。

    “说实话,很想知道,但也不想知道!知道的太多,就会徒增烦恼!她们的事,我不想参与。”安怡诺坦言道。

    王德强唾了一口,“那就再多给我点钱!我帮你搞定那对下贱母女。”

    “我可不想落个雇凶害人的罪名。”这一点,安怡诺不得不防备。

    会不会是安心然和吴惠兰,又想找人陷害她。

    安怡诺绕开王德强,离开餐馆。

    王德强盯着手里的几张百元大钞,看向安怡诺离去的背影,眼底隐现一道凶光。

    他不相信,堂堂安家大小姐,就能拿出这么点钱。

    连跟踪她多日的车费油钱都不够。

    王德强将钱揣入怀里,走出餐馆,跟上安怡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