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430:心结一直打不开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心结一直打不开

    “绑匪说,会来找你算账的。”

    安怡诺盯着吴惠兰,看到她吓得脸色泛白,轻轻的勾起唇角笑了。

    “也不知道绑匪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来找你算账?他绑架的人可是我,以我为威胁被索要赎金的人是爸爸。”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为什么为牵连到你?绑架这件事,又和你没什么关系!”

    安怡诺轻轻的声音,已经让吴惠兰一下一下地抽着凉气。

    “难道是你,指使绑匪绑架我?还是说你和绑匪认识?”安怡诺的反问,彻底击碎了吴惠兰的伪装。

    “怡诺,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我?我为什么要指使绑匪绑架你!”吴惠兰拔高声音,格外刺耳。

    安雄烦极了,“好了好了,都安静一点吧。”

    “李婶,送大小姐回房间!好好看着她,不许她再踏出房间半步。”安雄命令道。

    李婶赶紧小跑过来,搀扶着安怡诺回房间。

    吴惠兰脸上的惊恐,依旧不能散去。

    她就好像被人施了诅咒一样,呆立在原地,面色发白,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升到头顶,浑身冰冷。

    王德强竟然说还要找她算账!

    安怡诺到底知道多少内情?

    如果安怡诺知道的话,为什么迟迟没有告诉安雄?

    如果安怡诺不知道的话,为何她从安怡诺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不屑和讽刺?

    好像在嘲笑她,吴惠兰,你这种人,死期就要到了。

    安雄的声音,从吴惠兰的身后猛的传来。

    吴惠兰吓得差点踉跄一步,瘫坐在地上。

    “跟我到书房来!”安雄说完,转身去了书房。

    吴惠兰吃力的挪动了一步,这才发现双腿都在打颤。

    安怡诺站在楼上,回头看了一眼楼下的吴惠兰。

    此刻吴惠兰那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也让安怡诺真正意识到,这个女人在私底下不知做了多少心狠手辣的事。

    “大小姐,你也算领教过她的狠毒了,还是不要放在心上难过了。”李婶小声劝慰。

    “暂时想想办法,如何自保吧。”

    李婶忧心地叹息了一声。

    安怡诺回了房间,坐在床上发呆。

    如果她能有王德强和吴惠兰勾结的证据的话,可以去警察局状告吴惠兰,蓄意主谋绑架。

    到时候吴惠兰就会吃官司。

    这可惜,现在王德强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她的手里现在真的没有证据,让这两个人得到相应的惩罚。

    也不知道傅枭宸那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上的消息。

    安怡诺知道绑架这件事,吴惠兰很可能没有插手,但是王德强和吴惠兰这两个人绝对也没有那么干净。

    ……

    书房里。

    安雄坐在书桌后面,一口一口吸着烟。

    袅袅升腾的烟雾,遮挡不住他深锁的眉心。

    其实这几天,他一直在想一件事,安怡诺遭遇绑架的事,到底和吴惠兰有没有关系?

    之前傅枭宸的暗示,还有安怡诺一再隐晦暗示,难道真的和吴惠兰有关系?

    即便没有关系,只怕吴惠兰和那个绑匪也有关系。

    还有傅枭宸和安怡诺之间的关系,一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总觉得,傅枭宸对安怡诺有意思。

    安怡诺对傅枭宸,也暧昧不清。

    可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傅枭宸又经常做出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符合逻辑的事。

    就说安怡诺这次怀孕,如果安怡诺腹中的孩子傅枭宸的孩子的话,傅枭宸应该站出来保护安怡诺,而不是让安怡又一次回到安家。

    安雄在酒店房间的时候,不是没有看出来,洗手间里躲着一个人。

    而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傅枭宸。

    安雄担心和傅枭宸撞见,会更加尴尬,反而惹恼傅枭宸,这才借着杰米的台阶,带着人离开了酒店房间。

    安雄现在确定傅枭宸对安怡诺有意思,但不是十分肯定安怡诺腹中的孩子是不是傅枭宸的。

    吴惠兰怯生生的站在安雄面前。

    她的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缓缓放在安雄的面前。

    “阿雄,这几天你总是睡不好,喝杯牛奶早点休息吧。”

    她不知道,安雄找她要说什么,但是最起码的关心,还是会让安雄对她少一些猜忌。

    安雄隐藏在烟雾后的目光,看上去好像柔软了一些。

    “你这几天跟着担惊受怕的,也没怎么休息好,怡诺的事就交给李嫂去做就好了,不用什么事都要你去亲力亲为。”

    吴惠兰心中有些明白,安雄是要她远离安怡诺。

    是在关心安怡诺,还是在关心她?

    又或者,应该是在安雄的心里,对她产生了怀疑。

    吴惠兰勉强的笑了笑,“你不嫌弃我没有家世背景,还带着心然,嫁入安家,我已经很知足了。”

    “这些年,我一直想帮你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怡诺。我又没什么本事,不会经商,也不会和那些贵妇们打牌泡会所,只想在家里照顾好你的日常起居,照顾好怡诺,让你没有后顾之忧。”

    “只是没想到……”吴惠兰的声音哽咽了一下,眼眶里噙满泪水。

    安雄看到她欲语泪先流的样子,有些心疼,拉过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

    “惠兰啊,你也不要这么说,怡诺这个孩子有心结,一直打不开。”

    “她不是针对你,多半是针对我这个爸爸。”

    吴惠兰的眼泪掉了下来,“当年我嫁给你的时候,我是不同意的,是你非要让我嫁给你……我真的没做对不起怡诺的事。”

    “是,我知道,当年怡诺妈妈去世后,我的身体也不好,还生了一场大病,要不是在医院里遇见你,你来照顾我,我也不会那么快恢复。”

    “是你对姐姐情深意重所以才病成了那个样子,不过我还真是很感谢你那场病,能够让我遇到那你,陪在你身边。”

    吴惠兰眼中满是温柔,可心里却在犯嘀咕。

    安雄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说起当年的事情?

    安雄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怡诺妈妈的忌日刚过,我也去墓地祭拜她了。”

    “哦对了,你当年说你的前夫已经去世了,这么多年怎么没有见你去祭拜过?他葬在了哪里?如果可以的话,带着心然,我们一起去拜祭,毕竟是心然的亲生父亲。”

    吴惠兰心里咯噔一下,脸色慌乱起来。

    “他葬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