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446:同归于尽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同归于尽

    安雄驱车到了警察局。

    一路上,他心情特别混乱复杂,脑海里闪过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

    他从来没有想过,安怡诺竟然会和傅枭宸结了婚。

    现在的安怡诺,已经不是安家大小姐,而是傅氏集团的少夫人。

    以安怡诺现在的身份,想要夺回林氏集团轻而易举。

    傅枭宸也肯定会从中帮她助力。

    安雄担心得掌心一片潮湿。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辈子的打拼,只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他苦笑了一下,不相信这是他的宿命。

    安雄到了警察局,被请到会议室的路上,脑海里还在想着安怡诺和傅枭宸。

    虽然安怡诺和傅枭宸之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总归会让人诟病。

    他有些恼恨,自己出手太晚了。

    早前便发现傅枭宸对安怡诺不对,还想着利用安怡诺攀上傅枭宸这棵大树,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让两人的感情一路走上了婚姻。

    不过转念想想,自己毕竟是安怡诺的亲生父亲,他们结婚了,傅枭宸就是他的女婿。

    安家和傅氏集团变成了亲家。

    如果现在讨好傅枭宸的话,倒是可以成为他的助力。

    只是好像现在傅枭宸已经开始记恨他了。

    如果傅枭宸动手对付他的话,他根本没有招架的能力。

    安雄想到这些,便一阵头疼。

    安雄抬头望着面前的审讯室,旁边站着两名警员。

    这里就是绑架安怡诺绑匪被关押的地方了。

    安雄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他早前也想过,安怡诺被绑架这件事,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也隐隐察觉吴惠兰有牵涉其中。

    但是为了维持家庭的平衡与安和,他选择默不作声。

    吴惠兰在他的眼里不仅仅是他的妻子,也是牵制安怡诺的一块重石。

    他不想安怡诺爬的太高,总要找一些阻力挡在安怡诺的面前。

    吴惠兰和安心然正好是安怡诺最好的阻力。

    只是这个局,安雄玩的有点大,现在有些超出他的掌控。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

    一个警员笑着引安雄走进去。

    “俺来,绑架您女儿的罪犯,已经落网了。他说什么不肯招供,非要见您。”

    “好。辛苦各位了。”安雄沉声应了一声。

    “应该的!这是我们警察的职责。”

    安雄随着警员走入审讯室。

    安雄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审讯室桌子旁的椅子上。

    警员带来一个被纱布缠着,好像包着粽子似的人走了过来。

    安雄先是一愣,随即惊骇。、

    “这这……”

    “估计是逃跑的时候摔伤了,虽然伤的很重,不过目前不会危及性命。”警员回答道。

    王德强意识不清的低着头,身上缠绕的纱布也是血迹斑斑,看样子真的伤的很重。

    王德强的双手铐着手铐,手腕上的青紫隐约可见,好像被绳子捆绑后留下的痕迹。

    安雄拧紧了眉头,心中疑惑,用力咳嗽了两声。

    “咳咳!”

    安雄已经大概明白,看来这个罪犯被傅枭宸折磨的够呛。

    在他心中,对傅枭宸也更加畏惧起来。

    王德强吃力的撑起眼皮,迷迷糊糊的看了安雄一眼。

    他扭动着僵硬的脖子,张了张干涸的嘴唇。

    自从王德强从那个如同恶魔般的男人那里被送到警察局之后,他简直觉得警察局里就是天堂。

    他在傅枭宸的手里,被各种刑罚轮流折磨,几天几夜都没有合过眼,那真的堪称是人间地狱。

    安雄眯着眼睛,看着王德强那一张带着淤青的脸。

    总觉得王德强有些眼熟,可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安雄眯着眼睛,努力辨认着,忽然瞳孔紧缩,猛的站了起来,椅子摔倒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你你……”

    警员听见声音,急忙冲了进来。

    “安老,发生什么事了?”

    安雄一惊,回过神来,尴尬道,“没事没事,我不小心把椅子弄倒了,不好意思。”

    警员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回答,“没事就好,我就在门外,安老有什么事直接叫我。”

    待门重新关上,安雄扶起椅子坐下,对着发愣的王德强压低声音说道。

    “怎么是你?你绑架我女儿干什么?”

    王德强眯起眼睛,看着安雄,先是一愣,随即双眼也猛的睁大。

    “怎么是你?你就是吴惠兰傍上的那个大款?”

    “你说什么?”安雄脑袋轰的一声。

    “呵呵,你不知道啊,吴惠兰之前是我老婆,算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大哥,哈哈,真是没想到。”

    “原来是你给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

    “什么!你,你,你叫什么名字?”安雄太过震惊,以至于声音开始颤抖。

    王德强得意的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缓缓开口。

    “王德强。”

    “真的是你?”安雄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王德强看着安雄六神无主的样子,心理平衡了一些,不自觉的扬起了下巴。

    “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也是很厉害了。”

    安雄的眼前浮现了多年之前的一些画面,一时间心绪如麻,思绪万千,脸色苍白又苍白。

    “这都二十多年了,没想到你老成这个样子,头发也花白了,我差点没认出来你。”王德强懒洋洋道。

    安雄还在震惊王德强竟然是吴惠兰的前夫。

    “你真的……是她的前夫?”

    “如假包换。”

    安雄胸口剧烈起伏,浑身发抖,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拎起他。

    “说,你让吴惠兰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绑架我女儿?你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王德强胳膊和膝盖上的伤被牵动,疼痛剧烈袭来,一阵呲牙咧嘴,冷汗都冒了出来。

    “你放手。”

    “快说!”安雄低声怒喝。

    王德强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要不放手我就叫警卫进来,把你当年的事情举报出去。”

    安雄脸色阴沉的可怕,双眸冷厉的盯着他的脸,用力咬着牙齿,发出摩擦的声音。

    他松开双手,看着跌坐回椅子上,疼的脸色发白的王德强,沉声道。

    “说吧。”

    王德强啐了一口,调整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坐姿,待身上的疼痛稍稍缓解了一些才慢悠悠的开口。

    “我就是听说吴惠兰那娘们儿傍了个有钱人,所以想要俩钱花花,可那娘们儿竟然特么的跟老子说没钱!还找人打断了老子的一条腿。”

    “没办法,那就只能冲你下手了,没想到还是个老相识,早知道就直接找你,不找你那漂亮女儿了,费这么大劲,还特么被人废了,真是倒霉倒到家了。”

    王德强盯着安雄,慢慢的一字一句道。

    “把我从这里弄出去,给我一大笔钱,否则……我们就同归于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