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449:过河拆桥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过河拆桥

    “怡诺……”

    傅枭宸呼唤了一声,安怡诺没有回答。

    傅枭宸便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的僵持着,像是在比赛,谁先出声谁就输了似的,可又偏偏彼此都心知肚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傅枭宸的视线始终落在她的身上。

    他没有想到她的性子这么刚烈,也没有想到,为了保护他们的孩子,可以做出以死相逼这种事。

    他知道这个小女人为什么不想和自己结婚。

    她一直想求一个答案,就是他的心里,她到底有多少份量。

    只是这个问题,他现在也给不了确切的答案,只知道他不想她逃离自己。

    因为,在她的身上不止能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感觉,还有一种惺惺相惜。

    他和她一样,从小就没有了亲生母亲。

    只不过他学会了冷血无情,没有让继母得手操控自己。

    年纪轻轻便接管了家族企业,而那个总想害他的继母,也被他关了起来。

    想到他的生母,傅枭宸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痛色,还有懊悔和遗憾。

    他曾经给安怡诺讲过一个故事。

    那是他的故事。

    一只小兔子看见自己的母亲被一只狼吞掉,小兔子哑忍多年,终于变成一只老虎,将那头狼吞掉。

    如果当年他能更早的成熟起来,或许他的生母也不会被继母害死。

    他的生母是被继母推下楼梯,不治身亡。

    而当初只有四岁的他,躲藏在楼梯下面的柜子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亲生母亲死了,害死妈妈的继母上位了。

    人生就是这样!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谁获胜谁就是王者。

    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也没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所以他才更加珍惜安怡诺的存在。

    虽然不敢确定自己到底爱不爱安怡诺,但就是凭着潜意识里的想法,想要将她留在身边。

    因为他知道,不管爱还是不爱,这个女人必须是他的,这个孩子也必须留下来。

    安怡诺的神经一直紧绷着。

    这个男人是没有发现她装睡吗?

    怎么一直都不说话?

    她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刚开始淡淡的,然后又变得冰寒,但很快又有些灼热,烧的她的脸有些发烫。

    她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躺在这里,感觉都快要感冒了,对她这个好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的人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最终,还是她败下阵来。

    因为她发现跟傅枭宸这种人面前装睡,既是一个体力活又是一种脑力活,身心俱疲。

    她一点一点睁开眼睛,对上傅枭宸深邃的眸子,那漆黑的瞳孔里满满的,倒映出两个小小的她。

    只一瞬,心跳就好像漏了一拍,整个人都似踏进了沼泽,一下子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

    “不装了?”傅枭宸开口。

    “……”

    安怡诺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无声道,“水。”

    没办法,她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实在说不出话来。

    傅枭宸挑眉,同样无声的说了两个字,“求我。”

    “……”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记仇?

    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不情愿道,“谢谢。”

    呵……

    傅枭宸邪魅的勾起唇角,“怎么谢?”

    “……”

    安怡诺直接翻了个白眼,她不喝了可以吧。

    睡觉!

    继续睡!

    傅枭宸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嘴角的邪魅更盛。

    他起身拿了瓶水过来,拧开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对着安怡诺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嗯……”

    安怡诺瞬间睁大了眼睛。

    嘴里一股清凉缓缓流了进来,熄灭了嗓子里的灼痛,顺着喉咙流到了心头,有种久违的味道……

    水,一点点在口腔消失了。

    吻,变得缠绵焦灼……

    傅枭宸强烈的雄性气息占据了安怡诺口中的空气。

    带着一丝哑忍,一丝怒气,一丝懊恼,一丝迷恋,让她很快的就陷入了迷乱之中,开始浅浅的回应。

    她依旧很青涩,可对于傅枭宸来说却是可以轻易撩拨起他的导火索。

    他身体骤然紧绷,一股火气流向身体的深处……

    他的大手慢慢伸进了被子里,摸索到她腰间的衣摆,继续深入……

    顺着光滑平坦的小腹,一直摸到了她的……

    安怡诺已经渐渐动情,周身的温度随着他手上的动作逐渐升高。

    她苍白的脸颊,也慢慢爬上了两坨绯红。

    她感觉到大脑越来越眩晕,已经完全不能思考。

    只觉得他的手掌愈发灼热,皮肤像是要被他灼伤般,下意识的在他的动作下加重了喘吸。

    唇齿之间,不由得发出了细碎的低吟……

    傅枭宸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没有想要她。

    可是在嘴唇触碰的那一瞬间,就开始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的味道,她的舌尖,她的柔软,她的一切都让他欲罢不能。

    指尖滑过纤细的腰肢,灵巧的挑开了她的……

    “嗯!唔!”

    “不要!”安怡诺惊醒过来,惊呼一声。

    “不可以的,会伤到孩子。”

    “我会轻一点的,放心,给我。”

    傅枭宸的声音带着蛊惑,像是魔咒一般,让安怡诺的身体随之放松了下来……

    “诺诺宝贝儿……”

    门外突然响起了杰米那妖娆的声音。

    傅枭宸和安怡诺皆是一愣。

    安怡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连忙推开了傅枭宸,拉过被子紧紧的盖在身上。

    杰米推门进来,像是没有看见傅枭宸似的,直接小跑着经过他的身边,扑到了安怡诺的床边。

    “宝贝儿,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哎呀!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安怡诺扯了扯嘴角,尴尬极了,拽了拽被子遮住自己的大半张脸,闷闷道。

    “呵呵,可能是吧……”

    杰米连忙翘起兰花指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热呀,应该没发烧,可这脸咋就这么红呢?”

    安怡诺羞的脸色更加红了,暗暗瞪了傅枭宸一眼,把脸全埋进了被子里,没有看见杰米眼中的狡黠。

    “哦,我知道了,是这里太热了,别捂着,快出来透透气啦,宝贝儿。”

    “……”

    傅枭宸不悦的拧起眉头,一把将他拉开,扔到了一边。

    “出去。”

    杰米像是才看见他似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啧啧,过河拆桥是吧?”

    安怡诺蓦地一怔,“杰米,什么过河拆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