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454:该判死刑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该判死刑

    安怡诺朝门外看去……

    只见女助理推进来一个庞大的服装车,上面挂着一件又一件的婚纱,各式各样,各种长度,几乎应有尽有。

    傅枭宸是将婚纱店搬来医院了吗?

    安怡诺一阵目瞪口呆。

    她望着那些做工精美,设计独特的婚纱,心里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曾经,她也幻想过自己婚纱的样子,还想过结婚的时候自己设计婚纱,而眼前的每一件都很符合她的喜好,简约内敛又不失设计感,让她爱不释手。

    她偷偷瞥了一眼傅枭宸,这个男人有时候还是很细心的。

    “这件吧。”

    她选了一件高领修身蕾丝镂空袖的婚纱,裙摆不是很长,但很优雅,而且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很好的遮住她还没痊愈的脖子。

    在女助理的帮助下装扮完毕后,她缓缓走出浴室,众人的眼前一亮,傅枭宸的眼中也闪过一道惊艳的目光。

    乌黑的长发高高盘起,白皙俏丽的脸上,原本精致的淡妆加了一个复古的红唇,一下子显得她高贵又性感。

    洁白的婚纱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钻石,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映的她如凝脂般的肌肤更加晶莹透亮。

    “太美了!傅少,您夫人简直就像公主一样。”摄影师赞叹道。

    “是啊是啊,刚才在浴室的时候我已经被惊呆了,真是太漂亮了。”助理附和着。

    安怡诺不好意思的笑笑,看向西装笔挺,矜贵优雅的傅枭宸,问道。

    “好看吗?”

    “嗯。”

    傅枭宸点点头,缓步走到她跟前帮她捋了捋耳边的发丝。

    “很美。”

    安怡诺羞涩的低下头,脸上的红晕显得她更加娇艳动人,让傅枭宸不由得心头一荡。

    他缓缓拿出他的钱包,在几人惊诧的目光中,从夹层里拿出一枚戒指。

    摄影师和助理们有些疑惑。

    傅少可是堂堂傅氏集团的总裁,怎么对他的夫人这么吝啬?

    戒指上的不是钻石,是青色的宝石就算了!

    款式还那么老旧,竟然还是从钱包的夹层里拿出来的,真是要多有多。

    不过这种话,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他们可不敢说出来,只能互相交换一个彼此都能明白的眼神。

    安怡诺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她现在心里激动的无以复加,结婚签协议拍照片是一回事,但是戒指又是另外一回事。

    相信每个女人都无法抗拒,心爱的男人拿着一枚戒指,站在她面前吧。

    不管这枚戒指是什么样子,在这个女人的心里,对她来说都是最美好的礼物。

    “这是……”

    “这是我母亲的戒指。”傅枭宸缓缓开口。

    几人面露尴尬,紧接着便是羡慕,原来是傅少母亲的戒指。

    难怪老旧!

    不过傅少还真是很爱他的母亲,一直将她的戒指珍藏在钱包里随身携带。

    看来傅少会是一个很有爱的丈夫,跟外界传言的什么冷面将军一点都不符合。

    他拉起安怡诺的手帮她戴在了无名指上,“很合适。”

    安怡诺点点头,一双美眸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

    看着手上的戒指,心里最后的那点顾虑也消失不见了。

    这一刻,她只想完完全全的将自己的心交给傅枭宸。

    即便,他们接下来要迎接的会有那么多的艰难险阻,她也不会害怕了。

    她决定勇敢的面对。

    禁忌又怎么样?

    差距又怎么样?

    未婚先孕又怎么样?

    那些事情在这一刻都变得不再重要。

    她,只想和眼前这个男人永远在一起。

    她悄悄擦了一下眼角的湿润,笑着道,“你这是在和我求婚吗?”

    傅枭宸挑眉,嘴角邪魅勾起,“你不是已经嫁给我了吗?”

    说着,拿过那两个红色的小本本,放在她的手里,“这是证据。”

    “……”

    安怡诺笑了。

    很开心,很温暖,很甜蜜,很幸福。

    从未有过的感觉萦绕在她的心头。

    这就是爱情吗?

    这个男人就是自己以后的归宿吗?

    这种感觉真好。

    妈妈,您在天上看到了吗?

    女儿结婚了,这个新郎虽然很霸道很腹黑很会欺负自己,可是他把他母亲的戒指送给了自己,应该就是爱她的对吧?

    接下来的拍摄很顺利,两人不用摄影师如何安排,只要自然的站在一起就是一副完美的画面。

    “好了,今天到这里,明天再继续。”傅枭宸打断道。

    摄影师和安怡诺都还意犹未尽,不禁疑惑的看向他。

    傅枭宸宠溺的点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尖,沉声说道,“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要太劳累了,这里的东西不会跑,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安怡诺羞恼。

    怎么是她着急了?

    明明是这个男人弄的这些事嘛,真是腹黑到一定程度了。

    不过,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甜蜜。

    他竟然这么细心,什么都想到了,而且关心的是她的身体,而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自嘲的笑了笑,暗自道,她这是怎么了?

    还和自己的孩子吃醋吗?

    呵呵……

    交代了几句,摄影师几人纷纷离开,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安怡诺洗漱了之后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手上的红本,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

    安家别墅。

    吴惠兰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

    她知道王德强肯定会什么都说出去的,这次安雄不会再放过自己了。

    应该怎么办?

    心然那边的危机还没解除,她这边要是出了事,这辈子就跟这种衣食无忧的日子无缘了。

    她慌乱不已,心里一团糟,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越来越忐忑不安。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呆愣的瞬间,安雄已经推门进来,满眸厉色,一脸阴沉。

    “阿雄!”

    吴惠兰赶紧扑上去,然后委屈说,“不要相信那个绑匪说的话好吗?我和你过了这么多年了,是有感情的啊。”

    “绑匪嘴里的话,怎么能相信?那种人,就是应该判死刑的。”

    安雄嗤笑一声,“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么希望他快点死?”

    吴惠兰呼吸一滞,“我只是在替怡诺抱不平。”

    “还在强词夺理!这些年,你到底骗了我什么?你很清楚!”

    “阿雄,我……”

    安雄冷冷的望着她,脸色难看至极。

    “吴惠兰,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安排当年接近我的。”安雄眯着眼睛,逼近吴惠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