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464:赶出家门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赶出家门

    “我想听你说,那个女人和你有什么故事。”

    傅枭宸看到安怡诺眼底的伤心,一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他刚要张口,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一看号码,赶紧接通。

    “她醒了?好,我马上过来!”

    傅枭宸放下手机,望着安怡诺,“等我回来,我会和你解释清楚。”

    傅枭宸不顾安怡诺的挽留,大步走了出去。

    “傅枭宸,你若走了,就别再回头!”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喊。

    傅枭宸的脚步,微微一顿。

    他缓缓回头,看向安怡诺,紧抿的唇瓣微微嚅动了一下,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等我回来。”

    说完,他大步离去。

    安怡诺身形一晃,泣不成声。

    宁羽心跑过来,抱住蹲在地上痛哭的安怡诺。

    “怡诺,怎么回事?你和傅导师吵架了吗?”

    “怡诺,不要哭了,你说句话啊!”

    宁羽心被安怡诺哭得也眼眶泛红,泪水不住在眼圈里打转。

    安怡诺缓缓抬起头,满脸的泪珠,看着让人心疼。

    “羽心,我要出院!我要离开这里。”

    宁羽心阻拦不住,安怡诺执意出院。

    她不想再住在这里,不想再备受煎熬,感觉一切好像压在身上的大山,透不上气。

    安怡诺离开医院,这才觉得呼吸顺畅不少。

    但她现在不知道该去哪里。

    茫茫人海,好像已没有她的归处。

    她想回家,可是想到那个家里的冰冷,自己的父亲是害死母亲的元凶,只觉得寒意透骨。

    她现在还能去哪里?

    “怡诺,去我家吧!我妈妈也要出院了,你先住我那里。”宁羽心道。

    安怡诺忽然眼前一亮,“不!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回家!”

    “那一切都是妈妈的,我要夺回来!我要守护住妈妈的一切。”

    虽然家里冰冷,毫无温暖,可是在家里还有很多妈妈的东西,妈妈的回忆。

    她不能让那些恶魔,蚕食掉妈妈最后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踪影。

    安怡诺匆匆拦了一辆出租车。

    宁羽心担心她出事,也赶紧跟着上车。

    安家。

    吴惠兰现在还被关押在楼上的房间里。

    安雄现在在医院,已经被警察监控起来。

    安怡诺回来,终于让家里的佣人们都有了一颗定心丸。

    “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佣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安怡诺直接上楼,拿了钥匙,打开吴惠兰房间的门。

    吴惠兰还以为是安雄,赶紧攒足了笑脸迎上来。

    当吴惠兰看到进来的人是安怡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

    “怎么是你?”吴惠兰的声音沉了下来。

    吴惠兰看清楚安怡诺脸上的冰冷,心口一阵不安。

    “你要做什么?你爸爸呢?我要见你爸爸。”

    “将她从家里赶出去!”安怡诺冷冷下令。

    现在安雄已经倒了,整个安家都是安怡诺当家作主,佣人们当然以安怡诺的命令为圣旨。

    佣人们赶紧一拥而上,围住了吴惠兰。

    “安怡诺,你凭什么将我从这个家里赶出去?我可是这个家里的夫人!”

    “你们一个个好大的胆子,我可是安夫人!”

    佣人们将吴惠兰丢出了安家大门。

    李婶狠狠地对吴惠兰唾弃了一口,“你总算被赶出去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家里的佣人早就对吴惠兰心怀不满了,但安雄疼护吴惠兰,佣人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吴惠兰被赶出家门,佣人们都很高兴,一个个连番对吴惠兰唾弃。

    “赶紧滚吧!你再也不是安家的夫人了。”

    “有多远滚多远!”

    佣人们将吴惠兰的东西,从家门丢了出去。

    安怡诺双手环胸地站在大门口,目光冷若冰魄,毫无温度。

    “安怡诺,你凭什么将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要告诉你爸爸……”吴惠兰哭着控诉安怡诺。

    “去吧!他现在已经被警察控制了,你很适合现在去找他。”安怡诺声音冷漠。

    “你说什么?”吴惠兰脸色惨白。

    “关门!”安怡诺冷冷下令。

    “怡诺,怡诺!你不能将我赶出去……好歹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好歹我也对你照顾有加……”

    “怡诺,怡诺……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一把年纪了,你将我赶出去,我能去哪里啊?”

    “我该怎么办啊怡诺……”

    吴惠兰哭天抢地地,不住拍打着大门。

    宁羽心对吴惠兰也解气的唾弃了一口。

    “这个女人总算遭到报应了,早就应该将她从家里赶出去。”

    “怡诺,你这么做是对的!这里是你的家,怎么能让让鸠占鹊巢?”

    “只是将她赶出去,简直是太便宜她了!”

    “怡诺啊……怡诺!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不要将我赶出去,我没有地方可去呀,这里就是我的家啊。”

    “怡诺,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哪怕你收留我做个佣人,也不要将我赶出去啊……”

    安怡诺冷冷转身,回了宅子里。

    望着这个豪华而空荡的家,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楚的滋味。

    曾经在她年幼时,这个家里也充满了欢声笑语。

    妈妈,爸爸,外公,都很疼爱她。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爸爸妈妈变得经常吵架。

    但他们从来不会当着她的面吵架,他们只会躲在房间里争吵。

    安怡诺当时还以为,他们只是因为一些问题发生了争执。

    爸爸还是爱妈妈的,妈妈也爱爸爸。

    可谁成想,妈妈的死,竟然和爸爸脱不了关系。

    他们可是夫妻啊!

    到底是多大的仇恨,让爸爸连彼此间的夫妻情分都不顾,动了害死妈妈的念头。

    安怡诺心痛地闭上眼睛,心口里疼得好像被刀子割开了一般。

    宁羽心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地站在安怡诺的身后。

    安心然听说安怡诺将吴惠兰赶出家门的事,带着哭哭啼啼的吴惠兰,跑回家里来闹。

    安心然一进门,便破口大骂。

    “安怡诺,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把我妈妈赶出家门!”

    “我告诉你安怡诺,我妈妈和你爸爸还没有离婚!就算你爸爸蹲大牢,我妈妈也是你妈妈的老婆,这个家里也有她一半!”

    安心然就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张牙舞爪地喊叫着。

    “要说滚,也是你从这个家里滚出去!你不是已经嫁给傅少了吗?嫁出门的女儿,泼出门的水,你还有什么资格跑回家里来发号施令!”

    安心然说着,便冲向安怡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