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547:因果报应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因果报应

    安怡诺和李婶坐在花园的长椅上。

    夜凉如水,夜空星光暗淡,好在花园里的花期更旺,偶尔风吹过夹杂着沁人的花香。

    安怡诺继续靠在李婶的肩膀上,看着星空,忽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她想到了小时候,想到了妈妈和爸爸,心中又酸又涩。

    终于还是没忍住,她轻声问道:“李婶,我爸爸在监狱里还好吗?”

    “老爷他不好。”李婶说着,微微叹气,“老爷入狱后,夫人和二小姐起初还会去看看他,到后来干脆就没再去看过他。”

    “吴慧兰也不去了吗?”安怡诺蹙眉。

    李婶点了点头,“不去了,安家的钱几乎都被她们母女炸干了。”

    “她们母女怎么可以这样,当初爸爸对她们那么好,没想到会这样没良心。”

    “良心?她们怎么会有良心!她们太冷血了,在怎么说曾经也是一家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李婶,我爸爸他……”安怡诺忍住心口里的酸楚,犹豫了一下,“他现在在哪个看守所里?”

    “大小姐,你是想去看看?”李婶高兴的问。

    她还是希望大小姐去看看安雄,虽然他有过错,但也受到了惩罚。

    毕竟也是安怡诺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至亲了。

    安怡诺扯了扯嘴角,苦涩地说,“嗯,若我还是三年前的我,恐怕不会去,但如今,我有了瑾瑜之后。”

    “我知道父母的不易,也知道,人要懂得感恩。”

    李婶一听连连点头,“好,好,大小姐做的对。”

    竖日,正好周末。

    安怡诺早上还没吃饭,宁羽心就打来电话,吵着把瑾瑜领到她家里去玩。

    没办法,安怡诺只好先把瑾瑜送到宁羽心家里,这样她正好可以看安雄。

    看守所坐落在江城北面。

    看守所管教是一位年进四十岁的男人,小眼睛,戴着一副近视镜,当安怡诺说要看的是安雄时。

    他显然一怔,“你叫什么名字?”

    “安怡诺,我是他的女儿,岁……”安怡诺一一回答,只见看管教所在填一张资料的单子。

    “好了,你等下,我去通报。”管教说完,拿着单子转身进了里面。

    安怡诺点点头,在大厅的椅子坐下等待通报。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看守所这种地方。

    只是,没想到来看的人竟然会是她的爸爸。

    五分钟不到,管教走了出来,并把紧锁的门打开了,示意安怡诺进去。

    “好了,你进来吧。”

    安怡诺抿唇,站起来,拎着包包走进去。

    这时,只听见小眼睛管教对一个同事小声说道。

    “安家在怎么说也是以前江城的大户人家,没想到安雄进来三年,大女儿才来看他。”

    “这你就不知道了,大女儿是安雄和前妻的孩子,当年是安雄因为前妻犯过失杀人进来的。”

    “你想,他大女儿能不恨她吗?”

    “安雄竟然这么残忍?”

    “是啊,所以说他大女儿来看他就不错了,他现任的老婆和二女儿来都不来看他。”

    “……”

    许是因为今天的周末,前来探望的人比较多。

    安怡诺被领到了十号窗口坐下。

    “安雄,你女儿来了,出来吧。”门口的管教命令的喊了一声。

    紧接着,监狱的房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位身穿囚服,剔着平板头的中年男子。

    安怡诺紧张地望去,怔了一怔,她的五指不自觉得用力收紧,记忆中的人几乎不敢和眼前的人相对比。

    宽松旧制的囚服下,他高大的身板更加单薄,一张瘦条的脸,显出一种病容似的苍白。

    她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叫出声来。

    安雄浑浊的眼睛看了安怡诺一眼,显然很激动,但还是保持安静地在安怡诺对面坐下。

    两人中间隔着一面透明的大玻璃。

    他指了指旁边的电话,看安怡诺有了动作,自己才拿起来。

    “怡诺,真的是你吗?”安雄问着,沙涩的声线带着说不出的悲戚。

    安怡诺低下头,避开他泛着泪的目光,冷淡地应了一声。

    安雄低声道:“怡诺,你能来看爸爸,爸爸真的好高兴,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安怡诺抿唇,心中难过,一时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虽有勇气来看他,但她的心,还在疼。

    以前的伤害她真的一时无法释怀。

    “你怎么不说话?”安雄问,紧了紧手中的电话,语气充满了晦涩,“怡诺,爸爸这段时间想了好多以前的事情。”

    “以前是爸爸太自私,太偏心。”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对我很失望。”

    他哽咽地说着,苍白的脸上两行清泪缓缓而下。

    失望?

    如若说是失望到显得宽容一些,有些事情简直就是绝望。

    安怡诺终于沙哑地开口,“其实,你可以不用这样说,作为你的女儿,正是因为曾对你抱有希望。”

    “觉得你不会太坏,所以,才会被你们接二连三的伤害我。

    安雄一怔,看着平静地望着他的安怡诺,心如刀绞。

    他确实不配当一个好父亲,他若疼她,当初怎么会那么对待她。

    “怡诺,我知道以前的事,是爸爸做的不对,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当初是多么不称职。”

    “当年你妈妈的事……爸爸知道错了,也很愧疚。”

    “真的,很对不起。”

    “你可以原谅爸爸吗?”

    闻言,安怡诺猛然地抬头,瞪圆了眼睛,“不要提我妈妈,你有什么资格提她?又有什么资格求得我的原谅?”

    “当初正是因为你,妈妈才会去世。”

    “试问,我要怎么才能原谅你这样讽刺的无失之过??”

    安雄轻轻浮浮的一句话,如一把刀插到了安怡诺的心里,血淋淋的。

    若不是他无动于衷怎么会错过最佳的抢救时机?

    这些过错真的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原谅吗?

    眼泪掉落,安怡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如断了线的珠子簇簇而下。

    滚落在唇齿间,让她尝到了苦涩和绝望的味道。

    爸爸……

    难道你就没有真正的悔悟过吗?

    “怡诺,你不要哭。”安雄心疼起来,悲哀地说,“爸爸知道没有资格请求什么,更没资格求你的原谅,错就错了,已经无法弥补。”

    “爸爸现在不求什么,只求你心中不要在那么记恨爸爸”

    “这样至少你会比现在快乐一些。”

    “你懂吗?”

    “因果报应,我已经尝到了,若有机会弥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