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千亿总裁请矜持 611:我走了也好

时间:2018-06-03作者:司七月

    :我走了也好

    然而安心然还是不肯下来,看着身后围观上来的保安和警察,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

    明明是站在楼顶,却仿佛跌到了深渊之下。

    无论如何挣扎,再也看不见了希望。

    这时候,警察试探着走上前,大声劝慰安心然,“死有什么好?到时候世界的美好就都看不见了!你这么年轻,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要去做!你还有将来,你不可以这样放弃你自己。”

    “你们不要过来,谁都不要过来,如果现在过来的话,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安心然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警察们赶紧退后,“好好好,我们不过去。”

    警察们互相商量了一下,派出了一位女劝解员,“安心然小姐,你真的还很年轻,为了一个男人这样做真的很不值得,你快点下来吧,你看看你的母亲,哭成这个样子,为你担心难过,你难道就不会心疼吗?”

    安心然不住的摇着头,情绪还处在激动中,“谁都不要过来,我已经没有什么未来了,我已经将自己的路走向了绝路,我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会的,是人都会有希望,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想一想你曾经未了的心愿,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支撑你活下去的理由了吗?”劝解员还在卖力的引导着。

    “未了的心愿?”安心然呢喃一声,仰头看向遥远的天空,“我想见安怡诺。”

    警察们为了拖延时间,赶紧让人联系安怡诺。

    可是吴惠兰无比的清楚,安怡诺那么恨她们母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就安心然?

    吴惠兰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心然啊,心然,你见她做什么?你听妈妈的话,妈妈求你了,妈妈跪下来求你好不好?你快点回来。”

    警察见安心然还不肯退下来,赶紧让吴惠兰快点联系安怡诺。

    吴惠兰颤抖的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电话拨过去,生怕对面的安怡诺不肯来见安心,只会让安心然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深夜的空气里夹着冰冷的气息,随风飘来,卷过楼顶上的一切,周遭都显得那么冷。

    “我要见安怡诺!”安心然再一次重复大声说。

    吴惠兰担心的快要发疯,心中也不免跟着绝望,“好好好,妈妈现在就给怡诺打电话,让怡诺过来见你。”

    吴惠兰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目光紧紧的盯着安心然,生怕安心然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楼顶。

    电话一直打不通,吴惠兰吓得手不住的颤抖,“心然,妈妈会保护你,你不要做傻事,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妈妈都答应你,妈妈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

    吴惠兰一遍遍的把电话打了过去。

    对面的安怡诺终于接通了电话。

    吴惠兰颤抖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吓了安怡诺一跳。

    “怡诺,你快点过来,求求你了,就算妈妈求求你了,你来救救心然吧,求求你来救救心然吧。”

    吴惠兰紧张和害怕的声音,颤抖的从手机里传来,让安怡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对母女们莫不是又想耍什么心机?

    安怡诺正想挂断电话,电话里又传来吴惠兰的哭喊声,“求求你了怡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要怪心然,都是我不好。”

    “心然现在在左右为难酒吧对面的大楼上,她想跳楼,求求你来见见她吧。”

    安怡诺的心口猛然一颤。

    这件事对她来说很突兀,也很突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也真假难辨。

    她被这对母女陷害过太多次,对她们的提防心里早已根深蒂固。

    安怡诺的粉唇噙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饶有兴趣的对着电话回道。

    “我见她做什么?”

    “我们之间的关系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她的死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吴惠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支离破碎,“怡诺,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可是心然被之轩拒绝了一次又一次,现在心冷如灰,一心跳楼想要寻死……”

    “你就看在这么多年,我对你还算尽心尽力伺候你的份上……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你来见见她吧,她想在临死之前见你一面……”

    “或许只要你的一句话,心然就会回来了,也说不定……我真的没有说谎,现在警察都来了,都到场了……你过来吧,求求你了,当我求你了……”

    安怡诺的声音依旧毫无温度,一双水眸里更是带着不屑:“你们母女又在跟我玩什么把戏?”

    她早已不是几年前,那个忍气吞声的安怡诺了。

    她可没有时间跟这对母女玩阴谋诡计。

    安怡诺正要挂断电话,电话里的吴惠兰嘶声的哭喊起来,“我求你,我给你跪下求你了……怡诺,你来见见心然吧,真的求你了……”

    吴惠兰嚎啕大哭起来,悲怆的声音真的不像说谎。

    “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快过来吧,我求求你……”

    安怡诺好看的眉心渐渐拧了起来,难道吴惠兰真的没有在说谎?

    安心然真的要跳楼?

    可是这对母女演戏的手段,早已炉火纯青,一时间让安怡诺也辨不出真伪。

    吴惠兰知道安怡诺犹豫着,继续痛哭流涕的说道,“怡诺,之前都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们真的错了,求你的原谅,妈妈好歹也照顾了你这么多年,不管你当不当,我是你的妈妈,好歹我们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一个女儿了……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不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过来见见心然吧……”

    这个时候,心然站在台阶上,还以为安怡诺拒绝了,尝试着抬起脚。

    所有人都大声尖叫了起来。

    “不要跳,不要跳,千万不要跳……”

    可是安心然的脚尖依旧朝着前方迈开,带着一种想要寻求解脱的决绝。

    楼下楼上又是一番惊叫。

    “千万不要跳,不要跳……”

    安怡诺听见这些惊叫声,终于相信,或许这是真的。

    “或许我走了也很好……”安心然喃喃的说着,心里竟然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好像是所有积压的愤懑情绪,突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