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193 棺材被打开了

时间:2018-06-15作者:云月小常

    那天我和二爷回来,二爷就说。

    “这李福的行为有点反常,告诉了所有的人,而且拿白纸盖到死人的脸上,就是告诉大家,人已经死了,他没有必要这么做,他这么做似乎有点画蛇添足了,我觉得这里面有事。”

    其实,我也怀疑,但是看到那张白纸一动不动,我就不怀疑了,谁会拿自己爹死开玩笑呢?

    二爷的话到是提醒了我,死就死了,没有必要和大家证明什么,他证明这一点,就是给那些考古的人看,这就说明了问题。

    二爷看了我一眼。

    “今天下半夜去看看。”

    我哆嗦了一下,大半夜的去看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人,总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下半夜我们已经在李福家的大门外了,大门开着,可以看到棺材,李福坐在前面守灵,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怎么办?”

    我问二爷。

    二爷把一个钢针给了我,让我插到李福他父亲的脚底下,留三寸,他绕到后院去了。

    没过几分钟后,后院就起火了,李福的人都跑去救火,我进去,把棺材盖打开,把钢针扎进李福父亲的脚底下,把棺材盖盖好,就跑出去。

    二爷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了。

    二爷真是够坏的了,竟然给放了一把火。我和二爷离开村子,找一个旅店住下了。

    天一亮,二爷就跟我去了村子,在半路二爷让我给那个副市长打电话,告诉他,李福他爹炸死。

    我愣住了,这事是不是有点太悬了?如果真的死了,那副市长也不是好惹了,还不把我们抓起来,吊着打?

    二爷不理我,我只好打了电话,那个副市长竟然真的就接了,我把事情说了。

    我们进村子到了李家后的,半个小时,副市长就带人来了,他是来送李福父亲一程的,这到是说得过去,毕竟李福在湖边也是呆了近那么久,虽然没有什么起色,也付出了不少的辛苦。

    副市长有些怀疑,但是他说不出来什么,钉子砸死后,就起灵,往李家的祖坟去了。

    走到半路上的时候,雪地上有雪滴出来,从棺材下滴出来的,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人死三天,还能滴血,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随后,棺材里就有呻吟声。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有的人撒腿就跑了,邪恶的事情,人死又生,那是恐怕的。

    李福的脸色惨白,棺材落地,副市长那边的人就盯着棺材看。

    二爷脸上的表情就告诉我,他高兴,如果没有人,他可以大笑出来。

    李福站了半天,突然喊。

    “开棺。”

    棺材被打开了,李福把他爹扶起来,爷爹呻吟着,显然并没有死。李福抱着他爹,副市长说。

    “马上送上我的车,送医院。”

    李福愣了一下,还是上了车。

    那天,李福的爹就享福了,副市长让人把他爹给看了出来,但是不说看出来,而是照顾,反正这院得住到开春。

    李福来小楼的时候,是在半个月后,他手里拿着那根钢钉,气得恨不得把钉子扎到二爷的右眼睛上,让他变成瞎子。

    “二爷,你太阴险了。”

    “你把六形六心给拿走了,我这么害你,还算是轻的。”

    李福一下就愣住了,半天才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六形六心我父亲并没有拿到,他进去的时候,那东西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他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

    二爷摇了摇头。

    “张家祖墓是没有人可以进去的,所以说,那东西除了你父亲拿走了,没有别人拿,你还来找我算账,我还没有找你们算账,你把我埋到坟里,就是想把六形六心成为你们李家的。”

    李福把钉子扔到地上说。

    “二爷,你给我等着。”

    李福走了。

    我看李福不像是说谎,如果他真的拿走了六形六心,他不会跑来质问二爷的。

    “二爷,那六形六心,会不会被别人……”

    “除了你,我,还有就是李福他爹进了祖墓,没有其它的人能进去,他没有拿,那就是你拿的,或者说是我拿的。”

    我气得想吐他一脸唾沫。

    二爷突然“嘎嘎嘎”的笑起来,我哆嗦了一下,这二货,笑也不知道分个时候,你觉得他能笑的时候,他就不笑,不笑的事,他就偏偏给你冷不丁的来一下。

    “那东西我拿了。”

    我一下就跳起来了,这二货,到底玩什么呢?

    “我有要进墓,我三天前就知道,我早就把那东西给藏到其它的地方去了。李家对这六形六心窥视已经几十年了,没有想到,这老家伙才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我没有想到,二爷会玩这个心眼。

    那天我把新拉手给偷跑了。我知道二爷会暴跳如雷的。

    我跑回了家,只有纪晓轻在家里。纪晓轻告诉我,父母这几天不回来了,去上海了。这到是不错,我不用睡沙发了。

    我把新拉手藏到我父母的房间里,纪晓轻给我炒菜,我觉得到像是一家人,感觉不错,如果结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二爷这二货我还真的就扔不下,如果把二爷弄回来养,我父亲就得气死,两个人是水火不相融。

    纪晓轻问起我李福他爹的事,我就把二爷干的阴损的事都说了。

    纪晓轻瞪大眼睛看着我。

    她问我进陵的事,我告诉她,我没是没办法,除非二爷可以,那个李福的爹也不知道可不可以,也许会有一些办法,但是想进陵没有那么容易。

    那天二爷给我打手机,我把手机关了。

    我喝酒,一直喝到天黑,天黑后,有点高了,我就睡了。纪晓轻一直在看电视。

    后半夜,我渴了,到客厅找水喝,纪晓轻那屋里还亮着灯,我就悄悄的过去,把门拉开一条缝,我看到纪晓轻竟然光着睡,露出下半身,我当时就是热血沸腾,神差鬼使的就进去了。

    纪晓轻一下就醒了,尖叫着,那尖叫声,差点没把我耳朵给震聋了。我当时就吓傻了,我跑出去,回到房间,还没有缓过劲儿来,酒劲是全醒了。

    早晨起来,纪晓轻坐在沙发上发呆,我出来,她只看了我一眼,没有动,半天才说。

    “我们结婚,不结婚我就告诉爸妈。”

    我愣住了,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不过二爷那关不知道能不能过去,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纪晓轻让我马上离开,等父母回来再说。

    “这是我的家,你弄明白了。”

    纪晓轻脸都白了,拿东西就打我。我没有地方去,我只能懒在这儿不走。

    纪晓轻处处的防着我。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我在房间里不再出来,拿着那新拉手,我是新拉人,那么我也应该有这个能力,用这个新拉手唤醒。

    两天后,我真的就可以感觉到,明天有人要来。但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人。

    果然,第二天来了一个人,是找纪晓轻的,一个男人,很年轻,是纪晓轻单位的一个什么专家。

    我看那意思就明白了,我告诉他,我是纪晓轻的丈夫。

    那个人愣了一下,纪晓轻笑了一下,并没有反对,那个男人似乎有点蒙了,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那个男人走后,纪晓轻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

    我想,我的预知能力已经有了,我应该把新拉手还给二爷,不然这二货不一定会闹出来什么事情。

    我感觉有人会来,二爷就来了,他进来竟然没有大叫大喊,就让纪晓轻给炒菜,烫酒。

    我把新拉手拿出来,还给二爷。二爷看了一眼,动都没有动。

    “晓轻,送给你了。”

    我一下就愣住了,这货竟然这么大方,这个新拉手也是千百年的东西了。纪晓轻看着二爷,直摇头。

    “我害怕,黑手,有点像死人的骨头。”

    “这叫新拉手,是一种黑玉石,有灵性的东西,它有记忆,你只有和它在一起三五年,它才会认你是主人,它可以保护你,你就留着。”

    我这个时候细看,我才看出来,那不只黑色,而是一种透明的黑,像玉一样,黑玉。我想伸手再拿起来看看,二爷上来就给了我一筷子,手背立刻就肿了,我捂着手背瞪着二爷。

    二爷把新拉手拿起来,递给了纪晓轻,她接过去就放了起来。

    二爷下午走的,让我跟着,我不想跟他走,二爷就瞪着眼睛看着我,看得我直发毛,我只好跟二爷回去。

    我们回去的时候,佝偻爷就坐在院子里。

    “你来干什么?”

    二爷不高兴的问。

    “我来帮你呀!你以为李福就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吗?”

    “他来我也不害怕,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巫师有很多种,李福的巫师可不是萨满巫师,只会跳大神,他是从萨满巫师演变过来的,或者说是萨满巫师的一个分支,他们都帘师,隔帘而观世界,他能看清楚我们,而我们却看不清楚帘后面的他们,所以是非常可怕的。”

    我哆嗦了一下,我还真的就小看李福了,我以为不过就是装神弄鬼的,玩一些邪恶的东西罢了。

    这点显然二爷并不知道,但是二爷并没有把李福父子小看了,他是处处的小心。

    这个帘师最终的面目我还是没有看出来。

    “不管怎么样,你别来捣乱就行了。”

    二爷说完,上了楼。

    佝偻爷骂了一句什么话,我没有听清楚。我送佝偻爷走后,上了楼。

    “李福真的会来吗?”

    “肯定要来,三天后。”

    这三天里,二爷一直在楼上,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吃的饭我都要送上去。这三天里,很安静。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云月小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