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196 陵毁了

时间:2018-06-15作者:云月小常

    我看这个地方的时候,当时就愣怔住了,这个地方我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二爷看了半天,也有点发愣。

    整个石室,有几百平,有四个大封闭的盒子,占据了整个石室,没有其它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我不敢乱动。

    二爷看着也觉得奇怪,他慢慢的走过去,拍了拍,不知道那是什么,四个大盒子是一样的,上面什么都没有,其它的地方,也什么都没有。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应该是装东西了,但是是什么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这是陵,陵里大体上会装什么呢?”

    二爷说完,看着我,这老太不怎么着,看样子挺坏的。二爷拍了拍,然后看着我。

    “我们应该找其它的通道。”

    “尽管这是一个死通道,终道。”

    我哆嗦一下,那我们只能是再从原来的路返回去,可是那门关上了,我们根本就回不去了,看来今天不死是没有完了。

    “那我们怎么办?”

    “只能是打开其中的一个盒子来看看。”

    二爷把背包拿下来,扔在地上,看了我一眼,他靠一边又抽烟去了。

    我把工具翻出来,开始砸,那石头是真硬,冒火星子,虎口震得发麻,砸了十多分钟,多了几十个小白点,一点用也没有。

    我扔下工具,坐到一边。

    “笨。”

    二爷站起来,拿起工具,上去就是一下,然后惨叫一声,捂着手蹲在那儿。

    我裂开嘴乐。二爷看到了,跳起来奔我过来了,我站起来就跑。二爷气得骂我,突然我听到了声音。

    二爷也听到了,我们两个谁也不动了,那是什么声音?我们一时还分辨不出来。几分钟后,我听出来了,那是铁链子的声音,铁链子在动。

    二爷也听出来了,我们的汗马上就下来了。

    “是什么?”

    “机关的铁链在传动,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机关,看来这个机关是够大的了,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座山,恐怕也要完蛋。”

    二爷说得我胆战心惊的。这回二爷是真的害怕了,他腿都在抖。

    “准备一下。”

    我都不知道准备什么。

    “准备什么?”

    “准备死。”

    二爷恶恨恨的说。

    我想,那就不用挣扎了,就坐在角落里慢慢的等死,主要是这种死有点让人恐布,你都不知道是什么死法,你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简直就是刺激得要了命,我都担心,这种死亡还没有来临的时候,就先死了。

    声音越来越大,节奏也加快了,整个石室都在动了,我坐不住了,站起来,二爷早就站在角落里,紧闭着嘴。

    “二爷,你怕死吗?”

    “谁不怕死?”

    这货,活了六十多年了,还怕死,我才不到三十岁,我想哭,就这么死了,真是有点太过分了,老天爷是不公平的。

    当这个石室如果十八级地震的时候,我就不再企盼了,那坚信自己不会死的信念,顿时就土崩瓦解了。

    我瞪着眼睛,其实人快死的时候,尤其是在恐怖的时候,眼睛是闭不上的,我到底要看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二爷咬着牙,我都担心那老牙会被咬成粉了。

    突然,那四个盒子就炸裂开来,我和二爷吓得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叫一声,我们看清楚了,那是铁链条,在巨大的转轮中,拉动着什么,那铁链条竟然有一个人有腰粗。

    铁链绷得紧紧的,“吱嘎”的直响,拉力非常的大。二爷紧紧的靠着墙,我就知道这回肯定是完蛋了。

    我的耳朵快聋了的时候,我只感觉我身边的所有的一切都四分五裂,我也感觉四分五裂了。

    我混沌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岸上了。湖面上,棺材板子,草叶子,还有很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是乱七八糟的。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醒过劲儿来,叫着二爷,一点动静也没有。

    岸对面的那些人乱成了一团。

    我躲进了草里,看着湖里,湖里我看到了尸体,我不确定是不是二爷的尸体。我潜到水里,水里混得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在往上飘着,我又上了岸,看来我是下不去了。

    我去树洞子找望远镜,我拿着望远镜往河里看,找着二爷的尸体,我没有看到二爷的尸体,那些尸体是两个专家的,还有其它的尸体,我不认识,那陵里难道还有其它的人吗?

    我不知道,天黑下来以后,我就住进了树洞子里。

    我刚睡着,有人叫我,轻轻的叫着,我一激灵,看见是纪晓轻。

    她走进来,抱住我就哭了。

    半天我才说。

    “没事,别哭了。”

    “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目前我还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纪晓轻很久才松开我。

    “我回家了,有空你也回家。”

    纪晓轻走了,我还不能离开这里,我要找到二爷,这对于我来讲很重要。这一夜,那边没有安宁,不进的就会发出声音来。

    太阳出来我才醒的,睡得太实了。我起来,并没有过去,我蹲在树丛里,看着那边,湖里的东西,被捞上来了一半了,尸体都被捞上去了。

    他们把那些东西捞上去,就被装到了木头箱子里,然后打上封条,运走了。

    我想,肯定是这个陵墓完蛋了,那四条大铁链子就是把陵拉毁了,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我离开湖边,给纪晓轻打电话,让她问问那边打捞到二爷的尸体没有。

    纪晓轻给我回电话,告诉我,没有,没有发现二爷的尸体,他们在研究你和二爷的事情,有可能你们会很麻烦。

    我就知道麻烦大了,这回可不是小麻烦了,你把人弄死不说,不管是你不是你,那陵没了,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我觉得这回就是在陵下没有死,回来也活不成。我没有再回树洞子里,我觉得那里不安全了,我觉得湖边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安全,我应该回村子里去看看,看看二爷是不是回村子里去了。

    我回去的时候,突然就感觉二爷在小楼里面,那是新拉人的感觉,我有点兴奋,我可以找到这种预感。

    我进去的时候,二爷竟然没有在,我愣住了,我很失望,我并没有有新拉人本来可以有的预知。

    我怀疑我是不是新拉人的后代。我在楼上转着,肯定的说,二爷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我坐在窗户前发呆,佝偻爷进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发觉,他喊我,我才激灵的一下站起来。

    我下楼,佝偻爷已经坐在了厅里。

    “你二爷是不是出事了?”

    我点了点头,这样的大事,大概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回你二爷惨了,守墓人,把陵墓给守丢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守墓老档》可有记载,丢陵失墓者自裁。”

    “自裁?怎么自裁?”

    “《守墓老档》里有记载。”

    我很奇怪,我没有看到,也许是我不认识那些字的原因。佝偻爷告诉完我这些就走了,不知道他来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

    我现在只能在这儿等二爷了。我觉得二爷不会死,不能死。

    我去佝偻爷那儿,让他给想办法,佝偻爷告诉我,二爷不会死的,只是他麻烦事会很多,他让我在家里等着就行了。

    我没有想到,第二天,副市长带着人来了。他看到我愣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我会活着。

    “你二爷呢?”

    “不知道,已经几天了,他还没有回来,我担心是死了。”

    “我们没有打捞到他的尸体。”

    “陵毁掉了,那后果你也知道,有可能是碎了。”

    副市长让人把我带走了,他告诉我,只是配合他们工作,了解一下情况。

    我坐在一间办公室里,副市长主管这事,他带着两个人询问我,我实话实说了,他们不相信,听副市长的意思,是二爷和我做了手脚,把陵给毁了。我当时就蒙,如果这个罪给定上,那后果不用想。

    我据理力争,副市长没有表情,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那个专家被储棺给撞死的时候,视频应该是好使的,我提到了这点。

    “这点没有错,但是后来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陵毁了,你二爷是守墓人,你也是一个准守墓人,只有你们知道里面的情况,你们看陵保不住了,就给毁了。”

    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一个幻想狂,我干脆就不说话了,跟这王八蛋说话能把你气死。副市长拍桌子我也不说话,几个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这到是一件意外的事情,他们完全可以起诉我,破坏陵墓。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的。

    我回到家里,纪晓轻没有在家里,母亲告诉我,纪晓轻已经几天没有回来了,在单位加班,让我去看看。

    我去考古研究院去找纪晓轻,纪晓轻在研究室里,那里控制得很严,我进不去,他们把我带到了一个接见室,竟然跟监狱的一样,中间隔玻璃,只能用电话说。

    我只是说我母亲想她了,其它的也没有说,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说,看来纪晓轻是在研究陵的那些碎片。我回去后,告诉母亲没有事,晚上吃完饭,我就睡了。

    那原本是我的房间,现在成了纪晓轻的,我睡在上面,有一股子女孩子体香的味道,我神差鬼使的脱光了钻进被窝里。

    那天我遗了精,我下午回到小楼里,二爷还没有回来,我担心二爷会自栽。

    这天的半夜,我听到动静,我要出去的时候,二爷推门进来了。他不开灯,坐下后说。

    “我们离开这里,去新拉城,把祖宗的骨头都拿着。”

    二爷这些天去干什么了我不知道,他回来就在移墓。那可是上面的骨头,想拿走也没有那么容易。

    我和二爷下了祖墓,二爷就开始把骨头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装起来,把牌位也放进去,能拿的东西都装成袋子,然后我们一袋一袋的运上去。

    我们一直折腾到了天亮,还没有折腾完,快中午的时候,折腾完了,摆了一后院,二爷让我拿散布散上。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云月小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