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25章

时间:2018-07-03作者:云月小常

    那天,移棺而行,是在一个村子里,那是一片乱坟,移棺也不是乱移的,如果你移到死穴,等于就死在那儿了,这是单程的移棺。

    骺数可以算出来,要不是这个骺数非常的神奇。它可以用来移棺,还可以算出来一种概率,能算出来那些坟会在什么时候开启。

    移棺到了那个乱坟岗子,我没有想到,我在里面竟然呆了一天,一天之后,我才听到有人挖坟,我能听到声音,似乎是移坟的。

    我知道我会吓着他们,可是我也没有办法。

    那个人打开棺材的时候,就是尖叫,然后扔下工具就逃掉了。我爬出棺材,顺着山道走,新拉人识山,永远也不会在山里迷路。

    这便是我经历过的。

    这本书在最后,还有一张图,就是水陵的部分图。我想二爷肯定是知道的,他一直没有跟我说。

    也许二爷还知道骺数,他没有告诉我,大概是不想我搅进去,这确实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二爷借梦之后,就是关于锁陵的事情,我不知道锁陵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担心二爷会出问题,那种力量二爷也告诉我,控制不了。

    我觉得应该提醒二爷。

    “二爷,我看把梦还给李福算了,实在是太危险了,那种力量我们无法控制住。”

    二爷斜楞我一眼,我最看不上他这样看我。

    “借来的梦是不能还的。”

    我不想再说什么了,看来我只能是帮着二爷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

    古董店里阴气越来越重,我也不怎么让古叶来,如果有事就关门。那天二爷睡着了,我去找李福。

    李福坐在家里喝小酒,那身上的蓝点竟然没有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二爷把梦借走了,难道把其它的都借走了吗?这点确实是让我想不明白。

    我只和李福聊了一些其它的,他很小心,似乎在担心着什么。我知道他担心什么。

    纪晓轻再次出现的时候,让我觉得十分的意外,她竟然来了。

    二爷似乎没有看到她一样,就坐在一边看着一角发呆。纪晓轻把我叫出去。

    “我想帮助你们。”

    “你知道什么?”

    “你二爷把梦借走了,我想那种力量就左右着你二爷。”

    “你知道的到是多,可惜你什么都帮不上。”

    “我有团队,有技术人员。”

    “我不会让你帮助我们的,你太阴险了,纪晓轻,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呢?”

    纪晓轻摇了摇头,走了。

    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么讨厌她。

    二爷半夜里叫着醒了,又是锁陵。

    “到底怎么回事?你到是告诉我。”

    “锁陵,就是那个任务,陵锁开了,需要有人去把锁给锁上。”

    我这个时候才明白,水陵上次出现了那样的情况,似乎是有人打开了锁造成的,那么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呢?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觉得这回会出大事。

    二爷一直没有行动,这让我觉得奇怪,梦里应该是有指引的,但是他就是没有行动。

    十几天过去了,我忍耐不住问二爷。

    “你什么时候行动?”

    “我是想行动了,但是有一把钥匙我要拿到,锁开了,得用钥匙锁上,这有点像将军不下马的那种锁一样,不有钥匙是打不开了。”

    “可是,将军不下马,开了锁是拔不下来钥匙的?”

    “你是猪呀?我就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二爷要找到钥匙,这恐怕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又过了一个星期,二爷把我叫过去。

    “我们去赫图阿拉城。”

    赫阿拉城离我们这儿两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到了赫图阿拉城后,二爷和我进去了,现在面里都是游人,这座大陵,没有地宫,这绝对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二爷和我在里面转了一圈,就出来了,这个地方我们来过几次,这次二爷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二爷和我走进了一户人家,那是老宅子,满式的建筑,现在在这个赫图阿拉城的周围已经很少见了。

    我们进去,一个老人就走了出来,头发胡子全白了,猫着腰。

    “老哥,讨口水喝。”

    这借口,如果在几十年前用,也许还管用,现在我觉得二爷说出这样的借口来,我觉得他智商绝对有问题。

    那老头竟然没有问,就把我们让到屋子里去了。

    老头给你们倒上水。

    “你们是有什么事情吧?”

    看来这老头并没有糊涂,他也知道,水在外面就可以买到。

    “是呀,老哥哥。”

    “有什么事尽管说。”

    “我来拿书的。”

    这话让我愣住了,那个老头显然也十分的意外,他愣了半天,站起来,走到后屋,半天才出来,我以为他去拿刀去了呢!

    老头竟然真的就拿出一个盒子来,递给二爷。

    “我等了六十年了,我也可以闭上眼睛了。”

    他们把我闹得一愣一愣的。

    二爷拿到书后,连说谢谢都没有,就走了,一点礼貌也没有。

    出来后,我问二爷。

    “怎么回事?”

    “梦。”

    二爷就一个字,平时话挺多的,到这个时候他话又少了,不过我也明白了,那肯定是梦指引他来的。

    我们回到古董店里,二爷让我关业,把门反锁上。

    他把盒子打开,拿出一本线装的书,上面是清秀的字体,但是我不认识。

    “这是满文,看字体是女人所写,我们需要一个释译。”

    二爷把书递给了我,这是把任务交给了我。

    我去找了一个朋友,他认识满文化研究中心的主任。我们过去的时候,主任看了一眼这本书说。

    “到是一本老书,能卖上点钱。”

    这货就认识钱。

    “我想翻译出来,我奶奶留给我的。”

    我编瞎话是越来越厉害了,甚至我都怀疑我患了上强迫症了。

    主任把一个女人叫来了,告诉她,释译出来。

    “我要一天内翻译出来,而且我要在场。”

    “这很正常,不过……”

    “五千。”

    我告诉他。

    “两万。”

    我靠他八大爷的,够黑。但是,我同意了,毕竟人家有本事。何况,现在懂满文的实在太少,就是那些研究员,也没有几个懂的。

    我一直在那个房间里呆着,那个女人就跟抄书一样。那本书不过就十几页,而且是用毛笔写的,统共也没有多少字。

    四个小时后,就翻译出来了。那个女人把书和译稿递给我说。

    “很不错的小说。”

    我靠,她竟然认为是一篇小说。我从中心出来,没有回古董店,而是先回了家。我要先看看这本书,到底写的是什么。

    我看完后,不得不承认,那真的是一篇小说,不过是关于钥匙的小说,这小说写得很奇怪。

    这本书是努尔哈赤的侧妃孟依蓝所写,这个侧妃在历史上并没有记载,在一部野史上提到过,也不过一提而过。这本书大体上记录的是宫里面的生活,录入部分如下。

    我和孟古姐姐在一起生活,这也算是我的造化了,她说是为了保护我。宫里的生活每天都有着变化,我不得不小心的伺候在孟古姐姐的旁边。

    我进来的时候,得罪了阿巴亥,阿巴亥是努尔哈赤的红人,孟古姐姐也不得不让她三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阿巴亥,这便是宫里最深奥的地方,而且还没有人告诉你。

    五月的一天,草长出来了,我在花园里转着,碰到了阿巴亥,当时我吓得腿软,我不知道她来这儿干什么。

    她把我叫过去,她告诉我,在宫里生活处处要小心,我本想弄死你,但是我现在改变了主意,我有一件东西让你保存,你要保护好它,用你的一生一世,它丢了,或者让别人知道了,你知道后果。

    阿巴亥走后,我才知道,我尿裤子了。

    1626年,天出罡相,我就觉得不吉利,我父亲懂天文,我从小就跟着他学这东西,果然,九月,努尔哈赤兵败宁远城,受伤,他死的那天,正下着大雨,那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整个城的水过了膝盖,我就是在那天逃走的,拿着阿巴亥给我的盒子,其它的东西我都没有拿。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到了民间,我嫁给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并不知道我是谁,他只把我当作了逃难的人。

    我们生活得不错,但是我一直放不下的就是那个盒子,我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依然还是害怕,阿巴亥的那眼神每每让我想起来,我就发抖,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是这样。

    一直过去了二十年后,那天我病得已经是不行了,虽然我只有四十岁,那天我让我的丈夫打开了盒子,里面竟然是一把钥匙,我认为是,但是那钥匙竟然没有齿,我觉得是被阿巴亥给耍了。在宫里,这是心杀,最折磨人的,我却没有看透,这阿巴亥终于我把杀死了。

    我死之前,让丈夫把这把钥匙放进了我的坟墓里……

    这本书写的就是这么一个凄美的故事。但是,这个侧妃孟依蓝的坟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她到了民间,我想那坟应该是在某一个山上,而且离皇宫不是很远的地方。

    我去了古董店,把翻译出来的文字给二爷看,他看了很久,才冒出一句。

    “走。”

    “天黑了,往哪儿走。”

    二爷不说话,我就得跟着。二爷出门打了一辆车,跟司机讲了半天,大概要去很远的地方。我坐在车的后面,二爷坐在前面不说话。

    车开了两个半小时停下来了,那是位于省界的地方。下了车,我看着漆黑一片的山,不禁的哆嗦了一下。

    我知道二爷来这儿是找孟依蓝的坟,他怎么会知道呢?

    “二爷,你找孟依蓝的坟,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守墓守了一辈子,关于坟墓的话也知道不少,这个地方李福跟我说过,有一座坟,很奇怪,但是他没有动,没有动的原因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上去就知道了,我怀疑就是这个坟,当时赫图阿拉城离这儿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要走,一个女人,小脚女人,要走也得走上三四天,她以为就远的了,我这也是猜测,但愿如此。”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