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37章 肉灵跑了

时间:2018-07-03作者:云月小常

    晚上我睡着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脸上发热,有软软的东西,我摸了一下,确实是软软的,我一下高儿就跳起来,大叫一声。

    然后我就听到外面“咕咚咚……”的声音,

    二爷推门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

    “肉灵伏在我的脸上,现在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二爷愣了一下。

    “看来它是需要你的帮助。”

    “怎么办?”

    “天亮后,它会出门,我们跟着就行了。”

    天亮后,那个肉灵真的就伏在门上,在不停的动着。

    我打开门,肉灵就出去了,在阳光下,它变得透明了,如果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肉灵一直在我们的前面飞。

    我和二爷跟在后面。

    “它会带我们去什么地方?”

    “跟着走就行了。”

    我以为它会带着我们去刘家的老宅,它竟然没有往那个方向去。而是往一个息园去了。

    那个息园是位于省城和市区的交界处,那儿的息园有四座塔陵,高二十一米,每一屋都摆满了骨灰盒,看着有点吓人。

    肉灵竟然奔着西面的那个塔陵过去了。

    然后就落在了第一层的一个骨灰盒上。

    我和二爷过去看,那骨灰盒上的照片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的,看样子不过就二十多岁,名字上扬可松。

    我想,这事肯定是跟这个人有关系了,那我们就得查找这个人。

    肉灵在上面伏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看来我们要找这个人。”

    二爷说完,看了一眼骨灰盒上的照片,转身就走了。

    我们回到古董店里,二爷让我去找这个扬可松。

    我找朋友去公安局查,根本就没有查到,如果这个人死了,户口销掉了,更没有可能查得出来。

    一个二百多万人口的城市,别说是死人了,就是活着的人都不好查。我回去后,摇了摇头。

    “我没有办法查到这个人了。”

    “那就去守着。”

    二爷瞪了我一眼。

    我去塔陵守着,守到二十八天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是一个老太太,在扬可松骨灰盒那儿摆了一束花,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跟上了这个老太太。老太太进了幸福里小区。

    那栋楼房我记住了。回去后,我跟二爷说,二爷说,晚上买点东西去看看。

    我觉得这样有点太冒失了,别让老太太给骂出去就好。晚上我买了水果拎着去了。

    我到是要看看二爷怎么说。我们敲开门,二爷笑了一下,我觉得还是不如不笑的好,二爷笑的时候,那老太太激灵一下。

    “我是扬老爷子的朋友,来看看您。”

    二爷的话让我觉得有些意外,扬老爷子要是出来,我看你怎么办?

    我们进去,还真的就没有看到扬老爷子。

    二爷竟然很自然的闲聊了一些其它的,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扬可松是您儿子,他小的时候很可以,只是没有想到……”

    “那是命呀!”

    “怎么回事?”

    “说起这事也是怪了,三年前,可松认识了一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也很有修养,我也挺喜欢这孩子的。可是,后来我发现这个女孩子很怪,她从来都是在晚上来,白天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她的身上总是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他们相处了一年多,我觉得也应该结婚了,想见见这个女孩子的父母,但是她一直不提这事,我以为有可能是时机还没有到,就等着,谁知道,就等出事了,那天,我和老扬去的,我们看到了儿子,已经死了,老扬当时就不行了。事情,我就觉得奇怪,那个女孩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一次也没有,可松是死在一个坟边的,没有任何的我伤和内伤,最后法医说是贫血造成的,他身体里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我当时很奇怪,可松的身体一直很好,活着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地事都是一个谜,到现在我也不去想了。”

    我没有想到,二爷猜到了,老扬已经死了,大概他听我说,只有老太太一个人去看儿子,就猜到了,二爷生活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我问了一句。

    “刘莹莹。”

    我差点没有跳起来,二爷拍了我的手一下,我才没有跳起来。我当时汗都下来了,我的异样,扬可松的母亲似乎看出来了。

    “你们认识?”

    “不认识,只是觉得奇怪,今天就不打扰您了。”

    二爷说完站起来就走。

    我们到了门口,二爷又问了一句。

    “那个坟在什么地方?”

    “青沟西面的山上,不知道那坟还在不了。”

    我们出来,二爷就想去青沟。

    “我看明天再去吧!青沟那边的山全是石头,不好走。”

    二爷同意了,我回到家里,古叶哄孩子,我抱起孩子,心里就痛,真不知道他们两个谁去新拉城。

    第二天,我们去了青沟,果然就看到了那个坟。

    一座孤坟,显然是很久没有打理了,几乎都快平了。

    “你说,刘莹莹把我们引到扬可松家是什么意思?”

    “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至少扬可松的死和刘莹莹有关。”

    “现在我们做什么?”

    “把这个坟挖了。”

    二爷从背包里拿出来军用的小铁锹,扔给了我。

    “这活总是我干。”

    “难道还让我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干吗?”

    我没有话可说。

    那坟挖开了,竟然是空坟,二爷愣住了,显然他没有想到会是空坟。

    “如果不是空坟,会是谁的坟呢?”

    “反正不是刘莹莹的,当年都伟说,刘莹莹的尸骨就藏在了刘宅的那个墓里,而刘大地主和他的大婆却没有葬在里面,但是藏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他们死后,尸体停在刘宅,当然夜里就双双的失踪了,这个案子在公安局里还可查到,所以说,这个是真实的。”

    “这刘大地主真是可怜,富可倾城,最后连尸骨都被偷走了,没有下落。”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偷走他们尸体的人,肯定是和刘大地主有着相当密切关系的人。”

    “他的二老婆,或者是三老婆?”

    “这都有可能。”

    我把坟埋好后,我们离开了。

    二爷和我去了刘大地主的老宅子,我是让村长带我们去的。村长不太愿意,但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只好带着我们去了。

    我们进了宅子,二爷就往一个房间里去了,那个房间外面的门挂着锁。

    “打开。”

    二爷对村长说。

    “这个门从来没有打开过,我也打不开,没有钥匙。”

    二爷从包里拿出来东西就想撬开,村子拦住了。

    “不行,这地方已经归国家了,他们让村子里看着,所以你不能这样。”

    “你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村长有点翻脸了,我拉了一下二爷。

    那天我们没有能打开那道门,二爷出来告诉我,刘家的墓应该在那个房间里,那儿应该是入口。

    我觉得都邪恶,刘大地主把墓建在了下面,这是棺中棺,房子是棺材,棺材里又有墓,这绝对是邪恶的做法。

    二爷有些不甘心,他竟然李福和马平找来了。商理这事,我觉得二爷纯是疯了,两个巫师在一起,肯定就没有好事。

    我看着三个人在商量着,李福的坏笑露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村长要倒霉了。

    谁也没有想到,村长吊死在了刘大地主家的房子里,这真是邪恶了。村长的尸体拉走后,刘宅也正式的被封了起来。

    村长的死也太快了,我知道,李福他们还没有下手,村长就死了,这让他们也挺意外的,对刘家老宅也是迟了一个星期后,才下手。

    他们是从后墙跳过去的,准备了两副梯子。那天,我没有去,我是想去了,二爷不让我去。

    我都担心,这两个损小子会把二爷给扔进刘家的墓里。

    二爷是天黑的时候回来了,回来一头就扎到床上睡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李福和马平没有跟着来。

    我没有想到,肉灵竟然又出现在古董店里。

    扬可松的事情,我们没有弄明白,二爷又去惹这事,估计是这事跟扬可松的点关系。那肉灵不安宁,总是飞来飞去的,弄得我心里发毛。

    二爷醒来,看到肉灵,伸手就拍了一下,那肉灵一下就躲开了,然后伏在墙上就不动了。

    “昨天怎么样?”

    “那房间里竟然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墓,那竟然是一间仓库,里面装着破烂。”

    我没有想会这样,刘大地主宅里也装着破烂吗?这点我有点怀疑。

    “反正都传说,刘大地主家的墓就在屋子里。”

    二爷没有说话,那肉灵飞到我这儿,伏在我手上,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我看还得跟着这肉灵走一次,似乎有什么事没有弄明白。”

    我们再次跟着肉灵走,又是去了塔陵那儿,我们过去的时候,非常的奇怪,那个原来摆着扬可松的位置,竟然换了一个人,是一个老头子,肉灵在那儿飞了一会儿,就走了。

    “什么意思?”

    二爷没有说话,去了管理处,那个人帮我们查了,根本就没有扬可松这个人,那个位置十年前就是那个姓赵的老头儿的。

    我当时腿软得有点站住不了。

    二爷看了我一眼,走了。我跟着二爷后面。

    “怎么回事?”

    “真他妈的邪恶了。”

    二爷跟和去了扬可松的母亲家,开门的竟然是老头,这让我们意外,门正对着一张遗照,竟然是那个老太太的,我去他妈的。

    “我们是原来大妹子单位,认识了很多年,我们来看看您。”

    二爷编瞎话的有力是真强。

    我们进去了,说话中,我们知道,老太太已经死了四年了。我有点头晕。

    我们出来,我不说话,我没有缓过劲儿来。

    二爷也觉得奇怪,明明前几天我们还看到了那老太太,那可是真的,是活的,怎么就死了四年了呢?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不过,二爷提到了,刘莹莹和扬可松处对象,那也是活着的。而且,二爷看到了刘莹莹和扬可松的照片,那的触是刘莹莹,二爷在刘宅看到过刘莹莹的画像,那的确就是刘莹莹。

    我和二爷回去,没有看到肉灵,这事就够怪的了。

    李福进来,说马平出事了。

    我愣了一下,问。

    “出什么事了?”

    马平自己去了刘家的老宅,回来后,就紧闭双眼,不醒人事,不知道遇到了什么。

    “不会吧?”

    二爷都觉得奇怪得要命。

    我们去看马平。马平果然是人事不醒,他躲在医院的病床上。

    “积重难返。”

    二爷说了这么一句,我没有懂。我问了医生,马平是什么病?

    “不太好确定,不过得准备后事了。”

    我没有说话,心里骂了一句,庸医。

    回去后,我问二爷。

    “积重难返是什么意思?”

    马平这个人看来确实是不怎么样,他身上有刘家人的东西,阴气积重,虽然他是巫师,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看来马平早就着道了。

    二爷说夜里去刘家的老宅。那儿总是出事,总是去,遇到诡异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是不想去。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