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38章 千古绝墓

时间:2018-07-03作者:云月小常

    二爷非得让我跟着去。我去了,我们进去后,二爷就进了一间房子。

    那房子竟然是刘莹莹的房间,她竟然有两个房间,这也不奇怪,刘大地主有宅,还就这么一个女儿,肯定是宠着。

    房间里挂着画像,确实是很漂亮。

    拉开纱缦,床上都是内衣,显然是被别人动过了。二爷挑起一件看了几眼,说。

    “马平是没有少来这个房间,你看看这些内衣,都动过了,马平肯定是穿上它们了,这是异诱,马平这个巫师竟然着道了,他爱上了这个死去的刘莹莹。”

    这不是扯飞边了吗?根本就不着道,二爷的分析我觉得没有道理。但是,看着这样的情况,我也解释不了。

    我们刚回店里,李福就跑来了,告诉我们马平死了。而且死的时候穿着发件女人的内裤,粉色的,古代的那种。

    我愣了一下,二爷摇了摇头。

    李福显然是知道什么情况。他坐下看着二爷。

    “死了不是好事,也许刘宅的墓就此成了死墓,谁也打不开了。”

    二爷说完,喝了一杯啤酒。

    “我也担心这事,刘大地主当年玩了那套阴招子,可真够狠的了。”

    “这也是正常。”

    二爷说完,摇了摇头。

    “二爷,你想想办法,那里的东西可是好东西。”

    “水陵里也有好东西。”

    二爷弄出这么一句。

    “水陵我是指望不上了,根本就没有可能进去,就是进去,想活着出来也难,所以我不想了,把这个墓给干开,以后我就选手不玩了。”

    “就你?”

    二爷根本就不相信李福。

    李福呆到晚上九点多才走,李福走后,我也回家了。

    第二天,我没有去店里,我给二爷打了电话。

    下午,二爷就打上我去。

    我过去的时候,纪晓轻坐在那里,她瘦了很多。

    “我想让你们帮我。”

    纪晓轻看到我,对我说,而且流了眼泪。

    “什么事?”

    “我感觉我不是我自己了。”

    “什么意思?”

    “我现在似乎是另一个人。”

    这话弄得我直发毛。纪晓轻把一本县志递给了我。

    “你看看,过两天我再来。”

    纪晓轻走了,我看了一眼二爷。

    “这事最好别管,管不好就麻烦。”

    我知道二爷不喜欢纪晓轻,尤其和古叶结婚后,他就更是看不得纪晓轻。

    我拿着县志看,说是县志,就是一本野志,不是正规县志的出版物,可信度极低。我看到最后一章,是写刘大地主,刘一富的,这一富可是倾城了。上面记载着,刘一富建的一富桥,还有一富坝,一富路……都是为老百姓做好事的,但是现在这些都不叫一富什么的了,都改成了其它的,这叫吃井就忘挖井人,中国的特色。

    除了这些,还记载了,刘一富的那些传说的情况,都是我听到的。但是,最后面写的刘一富的女儿,实际上没有死,刘莹莹依然活着,我算了一下,当时刘莹莹就是活着,现在已经早就死了个屁的。

    但是,最后记载的事情就奇特了,刘一富家的坟,在高尔山西,位于了塔东一百米的位置,刘一富的万贯家财都埋到了墓里。

    但是刘一富并没有进到墓里。除了这个,最后记载的是刘莹莹,上面写的是貌美如花,全城皆倾,当年她突然病死的传闻,让万多男人伤心不止。但是,刘莹莹并没有死,刘大地主是担心女儿会出事,就说人病死了。但是,就在这话传出去不久后,刘大地主竟然和大老婆跳河死了,那个时候,还有人说见过刘莹莹,是刘莹莹把他们的尸体偷偷运走的。刘莹莹会一种巫术,是一个巫师交给她的,就是护体,可是钻进人的身体里,而躲避着灾难,所入之体,皆为女人,如果入男人之体,吸血而生,男尽亡。

    我觉得有点胡说八道,但是有些事情是对上了号,就像扬可松,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那个扬可松家根本就不存在,那个骨灰盒也是一闪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假。

    纪晓轻突然说出这话来,我觉得也不可信。

    二爷突然问我。

    “你觉得纪晓轻的话可信吗?”

    “胡扯。”

    虽然我这样说,我还是在琢磨着这一系列的事情,感觉有些事是可以相信的。但是,细琢磨都立不住脚。

    我给李福打电话,我想跟李福谈谈,但是李福似乎没有兴趣,他马上就告诉我,有事,我的话还没有说出来。

    看来李福这回是躲着我,肯定是有什么变化了。

    对于纪晓轻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就当是真的,我得问二爷,二爷肯不肯帮着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李福一直不接电话,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

    对于刘大地主家的老宅,确实是一件非常闹心的事情。马平死后,刘大地主家的老宅,从理论上来讲,就成了死墓,无人能打开了,成了千古绝墓。

    但是,李福并没有想放弃,而二爷并不想去打开。

    这段时候就绕刘大地主家的事玩上了,我总是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似乎某一线一点的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那李福,不去水陵,跑到这儿凑热闹,显然,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纪晓轻说来,并没有来,她打我打的电话,上我帮帮她。

    我还在犹豫,至于她所说的,被刘莹莹给钻体了,这事我觉得可信度不大。但是,我也找不到来,纪晓轻扯这个谎话的原因。

    我最终决定还是过去,扬可松的事情让我觉得那就是一个诡异的情况。

    我进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家里,觉得这里我似乎只是做为客人来到了这里。纪晓轻躺在床上,脸成鬼色,有点吓人。

    “你要想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我相信,但是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呢?”

    “刘莹莹的肉灵占着我的身体,就当年她的死,还是有原因的。扬可松的先人,原本是刘大地主家里的一个长工,后来,这个十九岁的长工,看上了刘莹莹,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在那年,这个长工把刘莹莹给强奸了,刘大地主把这事押了下来,可是刘莹莹怀孕了,这是意外中的意外,刘莹莹是被刘大地主勒死的,这个账就一直在算着。”

    “那扬可松已经死了,我想,这刘莹莹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少祸害扬家,我觉得也应该过去了,不知道她又要有什么事情。”

    “刘大地主家的墓,墓里只有刘莹莹的尸体,就刘大地主和他的大老婆的尸体在什么地方,这个我也不知道。刘莹莹家的墓,被一种气给罩住了,刘莹莹的肉灵回不去,已经在外面逛了三十多年了。”

    纪晓轻这么说,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个刘莹莹到是会找人,她也只能是找我们,她竟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这个刘莹莹都看明白了,我对纪晓轻的爱,还没有完全的熄灭。

    “我回去跟二爷商量一下,这样的事情,恐怕还要二爷来帮助我。”

    我回去后,二爷斜楞着眼睛看我,我觉得有点毛。

    “你那眼神的看我干什么?”

    “去纪晓轻那儿了吧?”

    “她真的遇到了麻烦。”

    二爷把头转过去,不愿意理我。

    “二爷,我想……”

    “把你的臭嘴闭上。”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坐在椅子上发呆。二爷这个守墓人,一直是守着水陵,看着像是守着自家的墓,实际上,所有的用心都在水陵上了。

    这样坚持的人,我似乎还没有看到过。我觉得二爷大概是另有用心,苦守一辈子,拿不到一分钱,他也在守着,这多多少少的都会让人想到其它的方面去。

    我说不好,这对猜测二爷,是对还是错。

    张家的守墓名谱,我都觉得很邪恶,那名谱看那纸张,至少有几百年了,而几百年前,我的名字就在上面了,这到是奇怪了,邪恶了。我的名字我细看了,绝对不是后加上去的,原本就存在的,我都觉得我像一个古人一样,几百年前我就存在了。

    第二天早晨,我再次跟二爷说了这事,二爷告诉我。

    “你这个梦就别做了,我不是会帮你的,这样邪恶的事情,恐怕我是做不了。”

    二爷看来肯定是不会帮着我了。我只有自己去了,其实,我对自己是一点信心也没有,现在李福也不接电话。

    我想着纪晓轻那眼神,我就受不了。

    我再次去了纪晓轻那儿。

    “二爷不帮助我,看来只有我来了,但是我不敢肯定,我可以。”

    纪晓轻的眼泪流了下来,半天才说。

    “我看这事算了,会害了你的。”

    纪晓轻说的话是真诚的。我也知道,纪晓轻知道我的能力。但是我还是要去。

    “相信,我可以的。”

    纪晓轻犹豫了很久,点了点尖,眼泪又流了出来。

    第二天,纪晓轻在路口等我,她的身体很虚弱。纪晓轻带着我走。

    进了山里后,她说。

    “一会儿,我就是刘莹莹,她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会发生什么样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不行,你马上就离开。”

    我跟在纪晓轻的身后,突然,纪晓轻就加快的脚步,我知道,她现在也许就是刘莹莹了。

    绕守山路,竟然是去刘大地主的家里,竟然是这么绕过去的,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可以看到了刘大地主家那大宅子后,但是纪晓轻停了下来。

    坐在那儿哭,那哭声让我心里难受。但是,那哭声却不是纪晓轻的。显然是刘莹莹的,当看到自己的家,伤心而哭。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