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44章 树葬的习惯

时间:2018-07-07作者:云月小常

    史名文,历史学家。他给我提供了大量的资料,其中一本是他自己写出来的,准备出版。我把资料拿回去看。

    其它的都没有多大的用处,只有那写的那本书,有用,而且专门有一章写图伦城的。这一章有两万字。

    图伦城被论断不存在,只是历史上的笔误。但是史名文却认为他是存在的,而且专门描写了那次的屠城,后面就全部是癔想和猜测了。

    不过有一点,他认为,全城死了二千多人,这些人是女真部落的人,他们有一个树葬的习惯,他们认为葬在树里,只要树活着,人就没有死。这个说法,只是他根本女真人的生活习惯,猜测写出来的。

    不过,从这点上来看,那白桦树的树葬应该是女真人的。

    但是,他们和月墓有什么联系呢?那个鬼金脸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鬼金脸我把引到白桦林后,似乎就失去了那种诱惑的力量,不过我觉得这事并没有完。

    我给史名文打电话。

    “史老师,那个树葬是真的存在吗?”

    “图伦城死了那么多的人,我想应该有一个葬法,而女真就有这种习惯,我想应该是存在,如果可以找到图伦城的遗址,也许就可能找到那些树葬。”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史名文到底是不是编出来,果然这不是编出来的。

    第二天,我准备再去桦树林的时候,史名文打来电话。

    “我想,你似乎知道了那个地方,我想过去看看,只是看看,我需要证实一下,那些人说,图伦城根本就不存在。”

    我知道,史名文不过就是做个学问,这点我到是挺佩服他的。我同意他跟着我去了。

    那天,我带着刀过去的,我准备划开一些树,看看里面到底是尸骨不。

    史名文很感激我,他说他注意我很久了,因为在我的店里看到了一些东西,有一件竟然是图伦城里的,所以就盯上了我。

    我不记得史名文去过店里,也许是我不在的时候去的。

    我们到了白桦林,史名文就爬上最高处,往下看。我则找到一棵大树,站在那儿,这粗大的树,让我感觉有点害怕。我拿出刀来,开始划树。

    我划到一半的时候,史名文过来了。

    “这个地方百分九十是图伦。”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也是,那些城里死去的人,不会弄到太远,这白桦树林子应该是图伦城外面的林子。”

    史名文拍了拍这棵树说。

    “这里的树有几千棵,估计大肚子的有二千多棵,正是那次屠城的人数。”

    我把刀递给史名文,他拿过刀,划树。白桦树很硬,史名文到底一个文化人,没几分钟,手没有劲了,一下就划到了手,手了一条口子,血喷溅了一树。我一下跳起来,从包里扯出备用的衣服,扯开,给包上了。

    我们离开白桦林,去了医院。

    那天我从医院回来,回了家。古叶似乎习惯了我这样。

    第二天,史名文给我打电话,还要去白桦林。我问了他的情况,他说没有事。

    我看到史名文的时候,他明显的在发烧。

    “那个地方也跑不了,好了再去吧!”

    “没事。”

    那天,我们再次去了白桦林。

    我们当天并没有进白桦林,而是住在了上次我住的那个地方。史名文竟然不愿意跟住在一起,另开了一间房间。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只是认为各人有各人的习惯。

    我没有想到,当天夜里就出事了。

    我听到有动静的时候,我跳了起来。那声音好奇怪,从来没有听到过。我靠在门上听,是一种什么东西在喘气的声音,也许是什么动物跑进来了。这个地方现在除了我们两个人,没有人住,巴台上的服务员也去睡着了,这靠近原始森林的地方,进来动物也很正常,只是我听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的喘气声。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我把刀抽了出来。那声音竟然突然就远了。我查看了一下门,也不去多想了,接着睡。

    早晨起来,史名文没有动静。我推门出来,往南面走,他住在南面最里面的房间里。我敲门,竟然没有反应,最后我砸门,依然没有人。

    我喊出来服务员,拿着备用的钥匙把门打开。房间里的被都没有动,显然史名文根本就没有在这里睡觉,分析有可能是去了白桦林。

    他一夜竟然没有回来,我担心会出事。我奔着白桦林去了,我进到白桦林子里,看到那棵被划过的树,竟然划开了,里面的尸骨没有了。

    我让我非常的奇怪,史名文的目的就是想证明图伦城的存在,可是他把尸骨搬走了一个,这到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史名文当初说图伦城是存在的理论,和市里的那些学派的人弄得很僵,他最后是单打独斗了,这些年来,他就一直在找这个图伦城,吃了不少苦头,依然没有一点线索。如果按这个来讲,那么他不应该把尸骨拿走,他拿那个一点用也没有。

    我在白桦林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史名文,我给他打电话,竟然关机了。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我返回城里了,去找史名文,我没有找到。这事让我觉得有些吃不准了,这个史名文到底要干什么?这是绝对奇怪的事情。

    我回到古董店里,看着史名文送给我的资料,想从里面发现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主要是研究图伦城,这个消失了近四百多年的一个城。

    那个鬼金脸我一直放在身边,我想,它肯定要有一个去处。

    李福这小子阴笑着进来了,把我弄得一愣。

    “你小子干什么去了?”

    “没事就四处的闲逛呗。”

    这小子说得清松,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那鬼金脸……”

    他说完看着我。

    我一个高儿就跳了起来,这货还好意思问我。李福也一下跳起来,跑到门口,我瞪了他一眼,返回去坐着。

    李福一直站在门口。

    “兄弟,这事也不能怪我,那鬼金脸就是那样,现在那个煞气没有了,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我想,你也应该发现了一个秘密,我想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

    李福原来什么都知道,这货。

    “滚蛋。”

    李福走了,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他,认识这二货,是真的倒霉透顶了。

    我一天不知道给史名文打了多少的电话。

    夜里,我听到了喘气声,就是在禾木听到的顺气声,我吓得一哆嗦,看来这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如果是动物,它不可能跑到市区来,我的猜测是错误的。

    那喘气声就在门外,我悄悄的下了地。

    我贴在门上听,果然这个东西就在门外,但是听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喘出来的气。我决定把门打开,我猛的就拉开了门,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激灵一下,然后就跳开了,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睛让我抽了一下,诡异。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说过,看样子这东西并不凶,但是绝对的是邪恶。

    我关上门,刚要往回走,那东西竟然用爪子敲门。

    我哆嗦了一下,这东西可是够有灵性的了。我再次拉开门,它站在四五米远的地方看着我,那眼神让我受不了。

    我最后弄明白了,它的意思,这是上我跟着它走。

    这可真是邪恶得要命了,连一只动物都盯上我了。我决定跟着它走,显然它会告诉我点什么。我也需要知道。

    我把刀放到包里,背上包就走。那东西在前面走,不时的回头看我一眼。

    那天,它带着我竟然去了白桦林,是从另一条道走进去的,路程竟然近了有一半。这个东西在山梁上走,到了白桦林那儿,它站了一会儿,然后就往山下走。

    这一路上,我一直观察着这个动物,我到底还是没有看出来是什么动物。

    那动物通体乌黑,毛都散发着亮光,眼睛冒着一种诡异的光来。我对这个动物有着一种恐惧。

    它往山下走,那条图伦溪边,它站住了,看着河里的水。我可以劈水看到水底,水底并没有什么,除了石头连条鱼也没有。

    那个动物“扑通”一声就跳进了溪水里,吓了我一跳,那东西扎到溪水里,往溪水的侧面游过去,那是一块岩石的下面,冒了许多的泡后,就不见了。我激灵一下,那儿肯定是有一个洞了,它是要带着我进洞,我有些害怕了,我不知道洞里面是什么,犹豫的时候,那东西竟然又冒出了头,看着我,那眼神有点邪恶,有点怒意,不知道它会不会攻击我,看那爪子,杀伤力肯定惊人,一下下去,不把你皮扯下来,也差不多。

    我把衣服脱了,这个时候水很凉,这点我很清楚,衣服脱下来后和包放在一起,然后用石头压上,我跳进了溪水里,其实并不深,不过到我的腰部。

    河水凉的刺得骨头痛,我坚持着到了那岩石下面,我钻了进去。

    最初洞口很小,到里面就大了起来。

    再往下,就更大了,我看到了一座城门,我返了回去,我坚持不了那么久,如果夏天还好一些。

    他们认为是地质出现了问题,专家来了,也没有弄出个所以然了。我到是觉得并不是地质的问题,也许是其它的原因。李福打电话来,告诉我,那边的引道完事了,只停了三天,现在准备开坝,引水进引道了。

    我那天去了,站在完处看。我不知道这一湖的水需要多久可以引光,看四条引道,估计也用不了多久,现在开了一条引道。

    我开始担心了,湖水放完后,那么,水陵势必就要被弄出来,这样到底会发现什么事情,我无法猜测到,就是市里的工作组也不知道,他们如临大敌一样。

    电视台一直在报道,自来水里的水虽然经过了水厂加强处理,依然还是浑,百姓也是人心慌慌的。

    省里来人了,我没有想到,市里来人把我叫走了。

    我被带到了湖边临时的办公室,市城的几个领导都在,还有省里的两个领导。

    “这湖水浑,你看看是什么原因?”

    “这个是专家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这事是关系到全市人民的身体健康,你要从大局着想。”

    市长一直在劝着我。这是逼着我下到水下去看看,我觉得这事我根本就没有办法。

    最后他们提出来二爷,我告诉他们,我找不到二爷。

    那天市长是非常的生气,拍了桌子,骂我是混蛋。我从这个临时的办公室里出来,离开湖边,我感觉到了湖边的异样。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