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45章 树葬的是新拉人

时间:2018-07-07作者:云月小常

    我上了岸边后,就穿上衣服,拿着包就走了。

    我以为那东西会跟着我,它竟然没有跟上来。我回到古董店里还在打哆嗦。

    我病了,重感冒,我扎点滴的时候,我以为那动物会来找我,但是没有。我没有想到的是,史名文给我打电话来。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我想让你看看。”

    “那你就过来吧,到我家里来。”

    史名文过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胡子老长,一副憔悴的样子。我没有想到他会这样。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件东西,一块青黑的骨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骨头。

    “这是新拉人的骨头。”

    我愣了很久,没有说话。

    “新拉人的骨头都有一块青黑的骨头,就是这块骨头让新拉人有很多的特异的能力,新拉人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吧?”

    我摇头,我到底听听他要怎么说。

    “新拉人就是新拉族,他们有一座城堡,那是一个世外桃源,就像陶渊明的那个世外桃源一样,它是真实的存在的,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我完全没有想到,那树葬竟然是新拉人的,那可是两千多个人,这么大规模的树葬,可见当时新拉族很强盛,怎么就死了这么多的人,我没有弄明白,我觉得新拉人还存在着,肯定有后人。”

    史名文的话让我目瞪口呆,那竟然是新拉人的树葬,这怎么可能呢?也许只是一个人混在了里面,这也是有可能的。

    “你看了其它的树葬里的尸骨了吗?”

    “没有。”

    “那应该看看。”

    “我也是这个意思。”

    “那天你去什么地方了?”

    “那天我刚想睡,一个动物把我引走了,去了溪水边,但是它很快就消失了,我就把那个树葬里的尸骨弄出来了,我本想弄回到宾馆,但是我害怕别人发现,就直接回家了,回家我就研究,一直到现在。”

    那个动物竟然也带史名文去了溪水边,但是突然就消失了,我估计那个动物觉得他不是要找人的,这个动物要找的就是新拉人,或者说是守墓人。

    我病一个星期才好,好了后,我给史名文打电话。

    史名文开车来接我。在车上我问史名文。

    “图伦城你找到了吗?”

    “现在不是图伦城的问题了,新拉人的树葬,如果是,那儿就不一定是图伦城了,也许是新拉城。”

    我没有想到史名文会这么想,那根本就不是新拉城。

    我们到了白桦林后,又划开了两棵树,马革划开后,真的就找到了那青黑的骨头,是在股部的一块骨头,我想我也应该有。

    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这里就是新拉城,也许新拉人在这里有过一场战争,这事都很难讲。

    史名文四处的找着遗址,我想在地面上根本就找不到,应该就在下面。但是,我现在不能说,谁知道史名文会怎么样?他做学问,这到是没有问题,将来他要是真的把地下城的事弄出去,我觉得我就是在犯罪了,新城一开发,旅游的人一来,这里就全完蛋了。

    史名文和我第二天离开的,离开后,我自己当天夜里就返了回来。

    我到了图伦溪边,坐在那儿抽着烟,我背着潜水服,我想我应该能成功的进城,除了冷点外,其它的估计没有什么意外。

    我刚要站起来,我感觉到身后面的人。

    我没有动,手就伸进包里把刀拿了出来,然后猛的一回头,挥了一下刀。

    “你干什么?”

    是李福。

    “我想杀了你。”

    我瞪着眼睛,一部一部的往李福那边的走,李福往后退着。

    “兄弟,别激动,有话咱们好好说。”

    “李福,你小子跟着我干什么?”

    “我也不是好奇吗?”

    我把刀放下,坐回到溪边,我竟然没有觉察到这小子跟着我。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有所发现,果然是。”

    我想带着李福也不错,万一有什么事,这小子有点阴招,他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一会儿跟我下去,不过这事你不能说出去,如果说出去,我就宰了你。”

    李福点着头。

    我没有想到,李福竟然也拿了潜水衣,估计这小子是知道了点什么。

    我们下去后,在城门上面写着女真文“图伦”两个字。当然,我是不认识女真文的,因为我知道是图伦城,看着字挺像的,就认出来了。

    城门是开着的,我们进去,这个城和兴城的那个城竟然差不多,大小格局几乎都是一样的。

    转了一圈下来,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这里全被水淹着,这座城成了水城,竟然在地下可了几百年。

    我们要返回去的时候,李福指着西面。

    我们过去,那是一个地下通道,进去后,摆着的全是棺材,有两千多,打开一个看,全部是尸骨,显然,这才是图伦城那些被屠杀的百姓的尸体。

    那么上面树葬的就应该是新拉人。

    李福找来找去的,我就知道找什么东西。

    “别找了,图伦的那个年代几乎都很穷,没有什么可以找到的。”

    李福跟我上来后,他不高兴。

    “怎么会没有东西呢?真是奇怪了。”

    “当年李成梁屠城后,你说会留下什么东西吗?当时努尔哈赤也很渴,正是扩军之时,估计一个破瓶子都是好东西。”

    李福还是摇头。

    我返回去后,就觉得很奇怪,图伦城除了那些棺材外,什么都不有了,边一件兵器都没有了,那么那个动物带我去那里是去干什么呢?有什么目的呢?我想不出来,也想不明白。

    我拿起那鬼金脸,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我还得去图伦城去看看。

    我再去的时候是一个星期后,我查了关于图伦城的资料,依然没有过多的记载,就是史名文写的那个资料,有很多部分是猜测,没有真实的证据。

    我再次下去,带着鬼金脸,我想也许会找到什么。

    那天,我戴着面具下去,到下面,我就感觉到异样,果然那鬼金脸起了作用。我被引到图伦城的鼓楼那儿,那个鼓很大,似乎比一般的都打。

    我打了一下,在水里发出的声音不是太对劲儿,我又使劲敲了一下,鼓皮就破了,可以是因为水泡得太久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鼓里,竟然有尸体,尸体圈在里面,我哆嗦了一下。

    我把尸体扯出来,竟然没有腐烂,看来是用了什么办法,我闻到了一股味道,就像防腐剂的味道一样。

    我看那脸,觉得太不对劲儿了,我把鬼金脸摘下来,戴在这个尸体上,竟然正好,我想摘下来的时候,竟然扯不下来了,我就知道,这是让我还脸来了,我把尸体再弄回鼓里,我想,我的任务是完成了,最好离开这里,不要期待着什么。

    我回去后,去了一趟月墓,我就不知道那个胡子月明到底和图伦城能扯上什么关系,那鬼金脸也许就是联系。

    史名文来找到,告诉我,他确定,那儿应该是新拉城的遗址,我感觉他有点疯了,我没有否定,也没有同意他的意见。

    我不想再见到史名文。

    这事情闹得我心慌。

    半个月后,李福冲进来。

    “哥们,图伦城竟然封城了,进不去了,真他妈的诡异得要命。”

    “城门关了,从上面还是能进去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那水竟然有一种力量,靠进后,就被推出来。”

    “那就别去了,那不过是一个墓城罢了。”

    李福不说话了,他突然又转到了湖那边。

    “水陵那边的设备都运过去了,看来真的要移湖找陵了。”

    我心里一紧,我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如果二爷在这儿就好了,也许他会有什么好办法。李福走的时候,告诉我,有什么事他随时会打电话告诉我。他就像打了难血一样的兴奋。

    我想,这货是希望水陵打开,他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这货就是这样。

    二爷一直没有出现,我回了村子里去一趟,我上小楼的时候,我看到纪晓轻竟然在里面,看样子是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了。

    “其实,你不应该在这里呆着。”

    “佝偻爷那儿晚上不安宁。”

    “二爷不喜欢你,如果知道你在这儿,他那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我不想回那个家,我只想在这儿呆着。”

    我不知道纪晓轻是怎么了,感觉精神不太好。我走的时候,纪晓轻站在窗户那儿看着我。我不想惹上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邪恶起来比二爷还邪恶。

    我回去后,李福打电话来说。

    “湖那边已经开引道了。”

    我愣了一会儿,就把电话挂掉了。

    夜里我去的湖边,那里竟然夜里也在干活,热火朝天的,看来市里是下了力气了。我看着那些人,我觉得这湖水引到下面去,如果引不好,会出大问题。但是,市长坚持在移湖,如果水陵真的被开发出来,整个市靠这个旅游业,就可以高速的运转起来。这个政绩可不是小政绩了,比种种树,铺铺路强百套。

    这个风险是值得冒一下的。

    我回来的时候天亮了,进了古董店里,我坐在那儿喝喝酒。这个古董店里时常会有人来了,不像最初,两个月不进来一个人。

    不过,这里的东西都很贵,除了那些假货外,所以卖出的东西还是很少。

    李福阴阳怪气的走进来说。

    “月墓又被盗了,这回是一炮给干开的,一看就是一个生手,但是胆量十足,那墓可够惨的了,如果月明活着,估计能把这小子的全家上下都杀了。”

    我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肯定是和鬼金脸有关。”

    “那鬼金脸不是在你这儿吗?”

    “物归原主了。”

    李福愣了一下,他没有往下问。

    “我觉得我们两个应该进水陵去看看。”

    “那是找死,想去你自己去,那个洞的水道就可能进去。”

    李福阴险的笑了一下说。

    “你想害死我?没门,你不死我也不会死的。”

    李福走后,古叶进来了,抱着我的儿子。

    我接过孩子,逗着孩子玩。

    “我想女儿了。”

    古叶说完就哭。

    “想就回去看看。”

    “二爷走的时候,告诉过我,我们两个没有他的话,不能回去。”

    我不说话了,女儿我确时也是想,可是现在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是这样了。

    湖水犯浑的时候,是在四月份,北方还有点凉的时候,整个城市的自来水都浑了,没有办法喝。引道开出来了,并没有动湖里的水,这让市里的那些领导有些惊慌。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