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诡事谜踪 第246章 方盒棺材

时间:2018-07-07作者:云月小常

    他们认为是地质出现了问题,专家来了,也没有弄出个所以然了。我到是觉得并不是地质的问题,也许是其它的原因。李福打电话来,告诉我,那边的引道完事了,只停了三天,现在准备开坝,引水进引道了。

    我那天去了,站在完处看。我不知道这一湖的水需要多久可以引光,看四条引道,估计也用不了多久,现在开了一条引道。

    我开始担心了,湖水放完后,那么,水陵势必就要被弄出来,这样到底会发现什么事情,我无法猜测到,就是市里的工作组也不知道,他们如临大敌一样。

    电视台一直在报道,自来水里的水虽然经过了水厂加强处理,依然还是浑,百姓也是人心慌慌的。

    省里来人了,我没有想到,市里来人把我叫走了。

    我被带到了湖边临时的办公室,市城的几个领导都在,还有省里的两个领导。

    “这湖水浑,你看看是什么原因?”

    “这个是专家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这事是关系到全市人民的身体健康,你要从大局着想。”

    市长一直在劝着我。这是逼着我下到水下去看看,我觉得这事我根本就没有办法。

    最后他们提出来二爷,我告诉他们,我找不到二爷。

    那天市长是非常的生气,拍了桌子,骂我是混蛋。我从这个临时的办公室里出来,离开湖边,我感觉到了湖边的异样。

    我知道要出大事了。

    那天夜里,李福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在湖边的树洞这儿,湖这边出来了,全部戒严了,你从山上绕到树洞这边,这边没有人看守。

    “出了什么事?”

    “你过来就知道了,老壮观了,刺激死了。”

    李福兴奋得有点过了头,我都担心他会脑出血。

    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过去了。李福在树洞那儿喝着啤酒,我看湖里,当时就呆住了,整个湖上都漂着巴掌大的黑色的方形的盒子,一个挨一个。

    “那是什么东西?”

    李福递给我一听啤酒。

    “那是什么我确定不了,不过那是三百年前烧出来的瓷边盒,上面有三个小孔,不知道是什么,这一湖的盒子,我看了,一个至少要值上几千块钱,这回可发大了。”

    李福王八蛋,就知道认钱,我看到岸边已经被他弄来了不下一百个盒子。

    我拿过来一看了半天,有三个小孔,但是里面竟然没有进去水,摇了摇,里面都有东西。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如果是好东西,那就更值钱了。”

    “你一天就认钱。”

    我举起盒子,一下摔到了石头上,李福吓得叫了一声。

    “你这个败家的玩意儿。”

    盒子摔坏了,里面是骨头,我哆嗦了一下,李福也吓了一跳。

    “靠,竟然是方盒棺材。”

    我们正说着,那边有人过来。

    “快跑,来人了。”

    我小声说,李福这个二货,拿着包,往里面装盒子。

    我一个高儿就跑了,如果让那些武警抓住,他们可不管那事。我和李福跑回了店里,他把盒子拿出来,他竟然装了十多个。

    那些盒子摆在柜台上,看着有就吓人。

    李福兴致很高。

    “明天半夜再去,再捞上一些。”

    “你是要钱不要命,就这些让警察抓住,判你个十年八年的都没有问题。”

    李福瞪了我一眼。

    “没有那么倒霉。”

    “看来是要出大事了,我得进陵。”

    李福一个高儿跳起来,吓了我一跳。

    “你瞎跑个屁。”

    “带上我一个。”

    “不怕死你就去。”

    我觉得李福到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人。

    我开始准备东西,准备明天夜里去湖那边。

    白天,我和李福过去了,整个湖都被戒严了,有上百的人在打捞这些东西,我看那些领导似乎都很兴奋,这一湖的盒子,估计得值个几亿。

    李福心痛的直拍大腿。

    我看着四周,根本就没有下去的地方,三步就一个武警,这么大的场面,我第一次见到。李福提醒我那个洞,我们过去的时候,那边也守了起来。

    我想,我得从那个水道进去了,上次和二爷进去的那个地方。我还不想让李福知道。我返回去了,告诉他,下不去了。

    李福很失望,让我想想办法。我告诉他没有办法。

    天黑,我就背着包出了门,往那边走。

    进了山里,我到了那个地方后,李福就出现了,他坏笑着。

    “小样,我就知道你有尿道。”

    “李福,你这个王八蛋。”

    我只想和李福进了水道,顺着水道走。

    我们到那个石门那儿,一切都恢复得和上次差不多了。

    我踩下那个石头,就等着水把石门冲开。

    李福有点兴奋的过头了,也许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石门开了后,我和李福进去,我知道,这是一个锁室,就像一个机房一样,只有打开这道门,才可以进去。

    我们刚进去,我就听到了异常的响动。我哆嗦了一下,李福也紧张起来。

    “什么声音?”

    “不知道。”

    我站在那儿不动,四处的看着,李福也四睡的看着,像一个贼一样,这回我是看到了盗墓贼的嘴脸。

    声音是不紧不慢的,一会儿一下,一会儿一下,弄得人的神经都快断了。

    我撒腿往外跑的时候,李福还傻逼乎乎的在那儿看。

    他反应过来,也跑了出来,那石门一下就关上了,这回竟然没有用水推,我就知道,每次的机关是不相同的。

    这就是水陵最诡异之处,让你防都没有办法防。

    “发生了什么情况?”

    “不知道。”

    “切,不知道你跑什么?”

    “我就是感觉要出事。”

    “现在怎么办?”

    我瞪了李福一眼没有说话,坐在那儿发呆。李福过去踩那石头,没有反应,他在那儿折腾一气后,累得直牛喘。

    “没有办法了。”

    “你不是盗墓贼吗?应该有办法的。”

    我揶揄李福,他竟然没有生气,还在琢磨着那个门。

    我觉得没有戏了,那石门既然关上了,恐怕就没有打开的可能了。

    “回去。”

    我起身就走。

    “别走呀!我们再想想办法,也许还有办法。”

    我不理李福,我刚走出十米,李福大叫起来,吓得我差点没摔到水里去。我回去看,我也是目瞪口呆,那石门竟然开了。

    李福跳了起来。我返身回去,这事到是奇怪了,我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这次门是开了,但是开的挺奇怪,那并不是刚才进去的那个石室,而是直接的一条通道。李福要往里进,我扯了他一下。

    他看了我一眼说。

    “没事,不管是墓,还是陵的通道,基本上都没有大问题,这不过就是一个外通道。”

    “这是水陵。”

    我往里看,李福并不知道我可以看见黑暗中的东西,在通道的最深处,有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立在那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还是犹豫了。

    “你看什么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

    “我觉得十分的不安全,我的意思还是离开。”

    “这样的好机会能错过吗?何况你是守墓人,你要替你二爷守着这陵,那边移湖,出现了那种情况,至少你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福的确会劝人,我心动了,是呀!二爷老了,是我应该接替他的时候了,我也需要一些经验了。

    我决定进去,我走在后面,李福走在前面,其实我应该走在前面,李福性急,就走在前面了,我并没有告诉他,前面有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立在尽头。

    李福看不清远处的地方,他走得很慢,也很小心,我只得慢慢的跟着,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可以看到黑暗中的东西。

    快到那个像人的地方,我看清楚了,那就是一个人,活生生的,去他八大爷的,吓得我的心跳又失常了,一秒八下。

    李福也看到了,他“卧槽”的叫了一声,愣了地天没有动地方。

    那个人一动也不动,我担心会出现问题了,这里竟然有这样的人,除了进来了人,没有别的说法。

    李福站在那儿不动,和那个人相面,半天李福哆嗦着问了一句。

    “你是谁?”

    有点变调儿了。那边没有反应,我推了李福一把。

    “别推我。”

    李福急皮酸脸的。

    “你不走我走。”

    李福让开路,我慢慢的靠过去,三米多远的时候,我看清楚了,的确是一个人,但是似乎不是现在的人,有点没进化好的样子。

    这个人突然冒出了一句什么。我吓得“妈呀!”一声,他八大爷的,这货竟然说话了,说得什么鸟语我还没有听懂。

    李福紧紧的靠着墙,说明他非常的紧张。

    我们一直僵持着,那个穿着古代衣服的人也没有再动。

    “这是活的吗?”

    李福紧张的问我。

    “你过去摸他的下鼻息就知道了。”

    “我不去。”

    我再往前靠进一点,那个人又说话了。我依然没有听懂。

    李福拉了我一下,意思让我返回去。

    我和李福出来。

    “那个人问口令。”

    我愣了一下,他竟然听懂了。

    “他讲的是什么话?”

    “满语。”

    李福懂这个,他盗的墓很多都是满人的墓,他研究满文化,水平在专家之上。

    “口令?”

    “对?”

    “我不知道,那是几百年前的口令,打死我也猜不到,不过我奇怪这个人怎么跟活人一样呢?”

    “那是活尸,说是活的,实际上早就死了,身体上擦了一种油,那种油可以让尸体不腐烂,能说话,不过就五句,这叫五句尸,不过你口令不对,那门也不会开的,甚至也有机关。”

    我站起来说。

    “回去。”

    因为,我知道,蒙口令这种几率几乎是太小了,我不冒那个风险。

    “可以试试。”

    “你去吧,我在这儿等着给你收尸。”

    李福也犹豫了,但是他不走,就坐在那儿。

    “我觉得可以蒙一下,我想好了一个口令,也许能对。”

    “也许?这个也许就会把我们的命送掉。”

    李福劝我跟进去,我坚决不同意。李福自己要进去的时候,我还是跟了进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们再靠近那个五句尸,那尸体又问了口令。

    李福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

    “烧鸡。”

    我去他妈的,简直就是在开玩笑,这小子是不是吓蒙炮子了?还是吓傻了?竟然冒出这么一句,我撒腿就要跑,他竟然一下就扯住了我,看着那五句尸的反应。

    我听到门开的声音,我有点不蒙了。竟然对了,这是真的吗?那个五句尸身后的门真的开了。

    李福“哈哈哈”的一笑,吓得我魂都飞了。

    “你这个王八蛋,别在这个时候笑行不?”

    “我高兴,没有想到真的就对了。”

    “你是怎么想的?”

    “那个时候最少的是吃的,士兵应该都想吃烧鸡。”

    他是什么理论呢?反正我是想不明白。我们进去,李福竟然推了一把那五句尸,那五句尸一下就倒下了,冒出了最后一句话。我还是听不明白。

    “什么意思?”

    “杂种。”

    这货也骂人。我们往里走,这个通道在滴着水,然后这是湖下了,大概当年做的防水没有做好,有点漏水。

    (本章完)诡事谜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