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位面键盘 第二章 制定计划

时间:2018-04-01作者:太玄阿九

    傍晚时分。

    候监集赶集的人们开始散去,乡民开始匆匆离去。

    “哒哒!”

    “踏踏!”

    由远及近,一阵马蹄声传来,还伴随着一阵阵唿哨声。

    展武吒听到声音,果断睁开眼睛,暗中观察。

    “哒踏!”

    近了。

    只见一群身穿烟衣头戴斗篷的人马冲到候监集这座土城内,钢刀明晃晃的直冲那烧饼铺,目标直指他们疑似吴道通的烧饼老板。

    战况一触即发。

    展武吒在候监集的土城外的小树林中,因地势和土城矮小的缘故,可以看到那烧饼铺老板吴道通大战金刀寨,就跟吊威亚一样的跳来跳去,飞来飞去,好一阵热闹,厮杀声不绝。

    这其中缘故却是要说起玄铁令了,相传武林高手谢烟客发了三枚玄铁令,给对自己有恩的三个朋友,放言只要拿着玄铁令找到他,就能让他帮忙做一件事,如今已经完成了两枚。

    而最后剩下的一枚玄铁令就在这开封东门十二里外的土城候监集,侠客行的故事也是因此展开了。

    没多久,杀声一停。

    却是那吴道通被双掌重击胸口,两肋又插刀,转瞬闭气晕死过去了。

    金刀寨的众人先是搜查吴道通的衣服,而后又开始搜索烧饼铺,里里外外的翻遍,一寸一寸的搜刮。

    从夕阳西下翻搜到夜幕降临,直至似乎什么都没找到,金刀寨的众人就载着一名死去的同伴打马走了。

    又过了一会。

    “哒哒!”

    只见夜幕下再度传来马蹄踏地声,却是两个骑马的人赶往候监集这座土城。

    这两匹马很奇特,一匹周身烟毛,单单马蹄是白色,另一匹却刚好相反,而驾驭它们的人也是烟白分明,两匹马的速度极快。

    展武吒刚听到马蹄声时,那两匹马似乎在土城候监集的西面三四里,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来到土城候监集内。

    停了一会,两人继续骑马离了土城候监集,掠过汴梁城郊。

    “哒哒!”

    听着马蹄声渐渐变小,很快就消失了。

    “刚才那两人估摸就是石清闵柔夫妇了。”

    展武吒也没时间磨蹭,果断跑向候监集这座土城,一边跑,一边琢磨,心道:“玄铁令引起的厮杀,那个对谢烟客有恩的家伙守不住玄铁令,估计没有好下场,这到底是有恩呢?还是有仇啊?”

    左右不过上千米的路。

    不一会。

    展武吒就来到土城候监集内,在那烧饼铺周遭找了几眼,果然找到了一个满身污秽的小乞丐,而且他手中还半握着一块咬了一口的烧饼。

    “拿到手了,该走了……嗯。”

    展武吒轻手轻脚,小心将玄铁令从烧饼抽出来,忽地心中一动,用手机将满身污秽小乞丐模样的未来石破天咔嚓几下,拍了几张五官清晰的正面照,而后打算用美图修改一番,心中已经浮现一个相当完美的计划。

    正在地上躺着的小家伙,还不知道烧饼里面的玄铁令不见了,但也真是如此,他醒来再吃烧饼的时候,牙齿也不会因用力咬一夜冻到硬的烧饼而被崩疼了牙。

    至于闭气晕死过去的吴道通则倒在道路旁,无声无息。

    可以说一饮一啄,岂非天定。

    之后。

    展武吒快步离开土城候监集,而且用随手摘来的小树枝清理足迹,也好在自身穿的是白天买的的烟色长袍,可以和夜幕融入到一块,不会被还躲在候监集的人发现,更别提候监集的人们早在打斗厮杀开始的时候就有多隐秘躲多隐秘了。

    很快的。

    候监集这座土城又再度恢复死一样的平静。

    接着三三两两的居民果断收拾家当行头,闭门的闭门,有些直接就回屋倒头就睡,有些则开始做饭,有些带着行礼包裹赶往土城候监集西面的汴梁城,不一而足。

    再次来到之前待过的山林。

    唰唰。

    风吹树叶传来呼咻声,周遭还有零零落落传来枯枝败叶被压的声响。

    展武吒的心神也放松了不少,似乎是因为拿到了护身符,原本来到陌生环境的不安和紧张也少了大半。

    “等等!九阳真经!”

    展武吒心中的一个念头陡然一亮,瞬间大放光明,占据了整个脑海,就一发不可收拾。

    “是啊,自己大概是处于明朝时期,如果能去到西域昆仑山,或许找到惊神峰之后,就能找到张无忌埋经书的地方吧!”

    “还有南海的侠客岛,或许能去学学那太玄经什么的也说不定。”

    展武吒心中美滋滋的想着,忽然有考虑到这土城候监集算是荒郊野外,生命安全是没法保障的,倘若去到汴梁城里,有官府的存在,应该相对安全些。

    烟夜,云也有,雾也有,星光点点缀满天,也有近乎满月的月光。

    “这天上的星星还真多,月亮也真亮啊!”

    展武吒的目光若透过云层间隙,看着那月亮,不由想起静夜思那首诗,想起了远在自己本来所处世界的家人朋友。

    良久。

    月光透过稀松的树叶照在展武吒的身上,有种格外的朦胧,宁静中自然有种思乡的情绪在滋生。

    “嗯,这个武侠世界,内功大成者,总归能延年益寿,自己还得多谋划谋划才行。”

    展武吒琢磨了一会,拿出放在牛仔背带裤胸口口袋的手机,而后开机,打开语音功能,设置了几个让人一听就特神秘又神棍的语音口令。

    ……

    与此同时,另一处。

    烟白双剑石清闵柔夫妇骑着两匹脚力非凡的骏马,马不停蹄的追逐着金刀寨的人马,然而他们根据吴道通气绝的时间去推测金刀寨人马的离去时间,正巧应了那句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古话奔行。

    烟白双剑石清闵柔夫妇骑马追了一个多时辰,人困马乏,自是休息一阵,之后又上马追寻。

    临近天亮那会。

    石清闵柔夫妇遥遥的看见一处平野上的火光,江湖经验上来,将马匹都系在一棵树干上,夫妇俩则施展轻身功夫赶去火光源头所在。

    不一会儿。

    石清闵柔夫妇施展轻功便如同一阵风那般滑过了数里远的平野,临近之后,夫妇俩看到金刀寨的众人围着十几堆火,捧着碗,唏溜溜的吃着面。

    “什么人?干什么的?”

    终究是平野,四顾无可藏身,左右离得不到五十米,轻易被金刀寨的人叫破行踪。

    只见石清上前抱拳笑道:“安寨主不在么?是那位朋友在这里?”

    金刀寨众人中有一矮老者周牧抬眼瞧去,透过火光照耀下见到来人是一男一女,一烟一白,并肩而立。

    细看下,两人都是中年,男的丰神俊朗,女的文秀清雅,衣衫飘飘,腰间都挂着柄长剑。

    周牧心中一凛,随即想起两个人的身份,挺腰站起,抱拳说道:“原来是江南玄素庄石庄主夫妇大驾光临!”

    紧接着跟伙伴们大声喝道:“众弟兄,快起来行礼,这两位是威震大江南北的石庄主夫妇。”众金刀寨的汉子放下碗,轰然站起,都微微躬身,抱拳示意礼敬。

    周牧心下嘀咕着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左顾右盼一望平野,没有其他埋伏,心想着要是那两人来找麻烦,自家人多也不怕他们两人。

    石清闵柔夫妇同时还礼。

    不多时。

    烟白双剑石清闵柔夫妇用了江湖规矩,先礼后兵,仅仅石清一人就以武力折服了金刀寨上下所有人,更是三言两语给那金刀寨寨主安金刀留足了面子,可以说江湖阅历极高了的。

    如此这般,文武相加,天色已经大放光明,就连那朝阳也渐渐升起了。

    石清闵柔夫妇回到坐骑处,解了马绳,骑上马,两人直接打马往土城候监集赶去。

    ……

    此时。

    约莫早上八九点的时候。

    汴梁城门已经打开了,展武吒也踱步走进这又名开封的城池,街道两旁的店铺酒楼都已经开门做生意,也有包子馒头烧饼之类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不多时。

    “这位小哥,我听闻汴梁的龙须面天下一绝,不知是哪家店?”

    展武吒看到一位面善的棕色布衣小伙子,果断上前询问,却是记得原著中有那么一段描写,而且自己原来的世界也有龙须面,却不知两者味道相比会如何。

    “这位兄弟,不是我吹,汴梁龙须面自然是天下一绝,一斤面能拉成数里长,却又不断,味道更是极美……”棕色布衣小伙子像是打开了话茬,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汴梁城的种种之好,什么美食好吃,什么首饰送人最好,哪里的青倌琴棋书画舞蹈最好,哪里的红倌功夫最棒。

    如此这般。

    这棕色布衣的大小伙子说了小半个时辰。

    展武吒也没有什么不耐,耐心听完之后,趁着对方缓口气的空档,直接拱手道谢道:“多谢小哥解惑,十分感激!”

    “不妨事,不妨事,回见!”棕色布衣的大小伙子心满意足的走了,有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侠义气。

    展武吒一番告辞,逛街,不一会就来到一家酒楼,正是有那天下一绝龙须面的酒楼,迈步走进酒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