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位面键盘 第四十九章 清醒和疑惑

时间:2018-04-01作者:太玄阿九

    “原来我是具现化系,有些神经质?”

    展武吒在漫长的烟暗中,想起很多事情,也想起许多关于猎人是恶及的信息,其中就有西索对念之六系的性格判断。

    “不对,这是西索的个人独断偏见,没有根据的……”

    展武吒摇了摇头,想要抛去这个想法,却没想到抖落了身上厚厚的淤泥,不仅破了本能维持的真气护罩,也破了自己龟息的状态,口鼻瞬间就被淤泥封堵,一股强烈的恶臭伴随着窒息感传入大脑。

    还有四面八方的水疯狂的挤压而来,难受至极。

    他赶紧封闭了呼吸,催动体内真气离体外放,在周身施展真气护罩,将四周的水排开寸许,没想到体内仅有的空气被抽空,窒息感更加强烈。

    好在体内的气体倒卷着将口鼻耳中的淤泥排出,浓烈的恶臭少了许多。

    但也因此,他看到身体旁边的暗金色大钟,来不及多想为何看得清,意念一催,念兽金钟罩的钟口迅速笼罩而来。

    展武吒一个窜身仿若游鱼般冲进暗金色大钟的钟口内,而后进入到念兽金钟罩体内的储物空间中。

    “呼……呼……”

    展武吒在储物空间内大口大口的喘气,真气周游全身,又平复了激荡的心绪,这才感觉到衣服紧紧黏在身上,极不舒服。

    他正想将身上的衣物换下来时,想到自己之前的处境,隐隐记得是掉落到海水中,现在换了衣服,等下还得换,索性先不换,取来一条毛巾堆放到脚下,将积水吸收。

    “应该不会离岸边太远吧!”

    展武吒念头一动,念兽金钟罩体内的储物空间的内壁直接将外界的画面。

    伴随着这暗金色大钟体表黄金琉璃层散发的淡淡光华,将周遭数米都照得足够清晰可见。

    只见念兽金钟罩外界,数米内也都是灰烟色,数米外则是零星散散的金黄色的细沙,偶尔有大鱼没看到暗金色大钟,直接掠了过去。

    周遭还模糊看见有海参和海胆,以及一些贝类的海中生物。

    “这储物空间内的空气看起来不多了,诶,竟然忘记买氧气瓶了。”

    展武吒感觉呼吸有些不畅,发现自己拥挤的储物空间内并没有氧气瓶,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准备,同时也在琢磨,似乎是从未使用过氧气瓶,所以也就从没想到过。

    “诶,怎么四月一号了?”

    展武吒看到放在储物空间内的备用超长待机手机,看了一下,确定时间并不会错,小小一算,发现自己竟然近似昏迷了有十天。

    “诶,还是上岸在细想!”

    他拿起铝合金桨,将桨片转下来,拿在手中尝试游泳的姿态,更催动念气缠绕桨片,做好一切准备。

    展武吒离开储物空间,从念兽金钟罩下方游出来,直接站到一旁的海底,念头一动将暗金色大钟变成小铃铛放入怀中,

    双手拿着桨片,整个人在海底呈深蹲模样,体内念气不断聚集子啊双腿,这让双腿青筋粗大,浑身肌肉虬结,而后不断蓄力。

    但力量积蓄达到极限的时候。

    他双腿狂猛地向下一蹬。

    “噗!”

    他的双脚应声陷入海底淤泥中,淤泥中有数十颗小气团冒出,上升。

    “唔……”

    展武吒憋着气,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大的,一拍脑袋,有些恍然。

    这时。

    他故技重施。

    双手拿着桨片,整个人在海底呈深蹲模样,体内念气不断聚集子啊双腿,这让双腿青筋粗大,浑身肌肉虬结,而后不断蓄力。

    有所不同的是此时他催动念气缠绕脚下的海底淤泥沙土,增强它们的印硬度。

    但力量积蓄达到极限的时候。

    他双腿狂猛地向下一蹬。

    “嘭!”

    只见他脚下的海底淤泥沙土应声炸裂,整块下陷,发出闷响,留下一个四周高而中间低且有两脚印的淤泥沙土。

    转眼周遭的海流袭来,裹挟的淤泥沙土将之掩埋,不复先前模样。

    展武吒在海底直冲上天,身后带着一条上升海流。

    不多时。

    他这一跳,就冲到了五十米高,双手拿着桨片,念气将之缠绕,并且在桨片外围凝练形出扇片,令桨片更宽更长。

    而后只见他从上往两边用力一划,身形急窜而上,双手再度从上往两边用力一划,身形加速急窜而上,如此这般。

    今后不到十秒。

    展武吒就从海底窜出海面,而后双手上的桨片轻轻甩动,将水滴甩掉,而后暗金色小铃铛模样的念兽金钟罩变大了一些,将桨片收入到储物空间当中。

    “离岸边五百米左右,竟然这么近!”

    展武吒看了一下岸边,转念将念气缠绕周身,下落在海面上的一刹那,双腿犹如风火轮一般大步狂奔,直接奔向海岸沙滩。

    不到四秒。

    他就踏上了岸边的沙滩上。

    “呼……”

    展武吒大大了喘了几口气,忽然闻到鼻中有异味,知晓那是海底淤泥的味道,果断来到清澈的海水清洗了口鼻,接着用储物空间内的矿泉水清洗了一会。

    接着拿出牙刷牙膏刷牙,含着一口水咕噜咕噜冲刷着牙齿,而后一口喷出。

    “呼!舒服多了。”

    展武吒在海边湿润的沙地走出几步,来到干燥的沙地上,想着自己昏迷时回忆了好多事情,包括曾经忘记了的事情。

    他从储物空间拿出一柄遮阳伞,撑开遮阳伞插在沙地上,而后取出沙滩椅打开,放在遮阳伞下,整个人躺了上去,也就不想动了。

    “具现化的有些神经质……”

    展武吒发现自己的记忆清晰了许多,回想之前善念恶念似乎将自己的记忆当作副本,胡乱捣乱,也想起自己被数百人叫自己那被别人取的外号,因此躁狂过。

    “似乎从那时起,自己就开始有些神经质?”

    展武吒单手摸了摸下巴,接着取出一罐饮料喝了起来,随即想到自己当前的状态似乎很清醒的样子,总感觉怪怪的。

    之后。

    展武吒又想到自己先前在这猎人世界的经历,单手掩面,感觉有些不忍直视,扪心自问道:“好像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嗯,我想想……”

    “难道之前自己逃离天空竞技场是这个原因啊!不想接触奇犽的变态哥哥,那个超级心理扭曲的弟控伊尔迷,还有也不想出现在那个变态杀人狂西索的眼中……”

    展武吒想起之前陷入一种类似走马灯的回忆状态,不少记忆和事情都是在那之后清晰明了许多,不由唏嘘不已,似乎有些庆幸和后怕。

    不过也有让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比如,自己在那走马灯的回忆状态中,自己应该认真思考并推测过,接触小杰和奇犽有多大可能会被伊尔迷和西索盯上,甚至成为西索的玩具?

    比如,为何自己会无缘无故离开天空竞技场,而来到这优路比安大地,难道真的是那个预知能力的指引?

    尤其在海底十天,似乎处于昏迷回忆状态,这其中就存在一些可疑的地方,只是有些想不通。

    总有些没法解释的因素。

    然而展武吒却不知,在他离开之后,西索到了天空竞技场的二二一五号房间敲门,之后得知人离开了,才一脸遗憾的回房间看小杰奇犽的比赛。

    过了一会。

    展武吒想起曾经在贴吧看过的猎人时间轴,也清晰的知晓嵌合蚁剧情是在明年三月份左右,不想停留在这个世界的自己,确实需要打算好好计划一下。

    争取最大化的有效利用一切可用资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