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位面键盘 第七十九章 索命梵音

时间:2018-04-01作者:太玄阿九

    如此又过了几天。

    “还有两天就回归了!”

    展武吒从怀中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一周年的时间就只剩下两天了,不由想着这几天去了一趟兰若寺,轻易的从燕赤霞那获得元神出窍和归窍之法。

    或许是有了几次穿梭的经历,对于剧情人物除了一开始会触动少年时的回忆之外,后来也没有多少类似那种见到明星的感觉。

    似乎与燕老哥的代沟挺大的。

    展武吒琢磨,或许也有看到的人情绪和言行举止,跟动漫或电影中表现得更丰满,有挺大的反差,跟脑补的不一样,产生的失落感所致。

    “还有这位剧情外的人物……”

    展武吒有些头疼,毕竟人家帮了自己挺多的忙,若是回归前不打声招呼,总感觉过意不去,至于将他带着一同回归,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人家的主人公都是带妹子回归,我带个血尸?万一他报复社会,上哪说理去?”

    展武吒从来没有想过要带一个千年血尸回归,毕竟带那只嵌合蚁兵蚁,是因为它的力量薄弱,即便脱离原蚁后的掌控成长为蚁后,但也完全破不开储物空间的防御。

    这样,他才安心的将嵌合蚁蚁后放在储物空间带着回归,而且回归后,完全没有动用储物空间内的一切物品,用储物空间隔绝了一切危害。

    “嵌合蚁?”

    展武吒寻思着,等自己元神凝练成功,或许可以在嵌合蚁蚁后的所有细胞烙印自己的元神印记,这样也能完美掌控嵌合蚁。

    “不知道哪里有御兽决……”

    展武吒从灭杀的鬼王那获得不少御鬼和控鬼之术,虽说大多无法修炼,但也因此推测必然有控兽和御兽之法,只是不知哪里可以获得。

    他再度想起那蜈蚣精的索命梵音有度化的效果,累觉自己还是无法绕开这个坎,至于跟那蜈蚣精交易这个念头是从来没有的,否则如何对得起那些被蜈蚣精害死的人。

    随后。

    展武吒与血尸书生林轩商量,名义上不外乎蜈蚣精伪装成护国法丈,吞食满朝文武官员和大量无辜百姓,扰乱朝纲,致使本就妖魔鬼怪横行的天下更乱,该杀云云。

    而血尸书生林轩自然早有这个想法,毕竟他为人之时的执念就是考取功名,之前也有去查探那蜈蚣精的实力,定下了徐徐图之的想法,也不会主动拖恩公下水。

    如今展武吒主动提起,血尸书生林轩自然应允。

    “我们先去把那蜈蚣精的说所有收藏都拿走,并且留下踪迹,让他蜈蚣精追过来,这样可以避免在闹市伤害更多人,而且我们可以布局设陷阱!”

    展武吒说着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是认为蜈蚣精祸乱多年,肯定也收集了不少宝物,或许就有不少自己可以用的。

    “恩公说的是!”

    血尸书生林轩点头应是,而后斟酌一番,说道:“据我调查,那蜈蚣精曾命令上万兵马剿灭过不少门派,收集了许多门派的功法,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不瞒恩公,那蜈蚣精修炼出的金身法相,对轩克制极大,若那蜈蚣精的金身被破,现出本体,轩可以正面与之搏杀。”

    血尸书生林轩更是将那蜈蚣精的缺陷和优势一一讲述,准备工作十分充足,几乎将那普渡慈航的蜈蚣精调查个底朝天,他这才说道:“那蜈蚣精现出本体,气本性难改,若那蜈蚣精将轩直接吞入腹中,轩可以直接将其绞杀。”

    之后,展武吒和血尸书生林轩讨论灭杀那蜈蚣精的细节,商定哪里作为埋伏地点是最好的,如何克制那金身法相,如何克制那蜈蚣精的土遁,如何克制索命梵音。

    这让展武吒不由感叹,若这林轩不死,或许能闯下偌大功名也说不定。

    ……

    在展武吒的识海内,在这充满液态魂力形成的深海中,最中心处一座魂力构建的大烟山当中,作为实际最高掌控大烟山的烟山大老爷,他冷眼旁观着一切。

    烟山大老爷也听到了两人在讨论如何灭杀那千年蜈蚣精,不由翻了个白眼,冷笑,对于那蜈蚣精他也有所了解,那如来金身很是棘手,即便巅峰的自己也会落入下风。

    哪怕拼命破了那蜈蚣精的金身,元气大伤之下,如何抵得过那蜈蚣精显现的本体。

    忽然,烟山大老爷想到一个关键,那蜈蚣精修炼金身法相,对于本体妖躯绝对没有多少时间修行,若是天狗食月,乱了那蜈蚣精的丹顶玄气,再从内而外,或许还真能将那蜈蚣精灭杀。

    ……

    慈航大殿外数里的山林中。

    一处相对开阔之地,目力极佳就可以清晰的看见整个慈航大殿内的布局。

    展武吒和血尸书生林轩已经来到此处,两人也知晓此时普渡慈航那只蜈蚣精就在那慈航寺内,按照其出行规律,明天就要出行去巡游吃人。

    “可以动手了!”

    展武吒平静的说道,在用念气感应着慈航大殿,发现寺中几乎没有怨念的存在,心想这蜈蚣精修炼出金身法相,怨念都无法纠缠它了,看起来就是大德高人。

    只见血尸书生林轩催动怨念力施展念能力破界,身前出现数百面小镜子,他快速观察了慈航大殿内的房屋结构,很快就找到普渡慈航的宝库,竟然是用书房来做表面伪装。

    于是林轩直接催动破界之力迅速一裹,将整个书房下的密室整个挖走,顺便留下一丝血尸之气。

    与此同时。

    慈航大殿内。

    原本正在闭目参悟道法佛法的普渡慈航双目一睁,怒目瞪向一处,那是他的宝库,刚才竟然凭空消失了。

    他身形一遁,直接出现在宝库之内,面目狰狞,怒气滔天,目光巡视一番,鼻子嗅了嗅,心道:“这血气,是千年尸魔的,无缘无故撩我虎须!”

    “难道是我以前吸干精血的行尸修炼成的尸魔?”

    普渡慈航没有细想,即便千年尸魔找他麻烦也是找死的行为。

    于是,普渡慈航感应周遭十数里,顿时纵身一遁,直冲一个方向而去。

    慈航大殿外数里。

    “嘭!”

    只见一个房间大小的石室从一面大镜子中浮现出来,而后陡然落地。

    “恩公,我们快走,那蜈蚣精感应到了,正在追来。”

    血尸书生林轩说着,出动破界之力开辟一个门户,直通埋伏之地。

    展武吒没有多说,也感应到慈航大殿内的动静,迈步走进破界之力开辟的门户。

    而林轩迈入门户之时,也催动破界之力顺手将石室给搬走。

    两人离开后,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

    下一刻。

    普渡慈航出现在这山林中的开阔之地,鼻子嗅了嗅,竟然掌握我所不知道的力量,你的身体我要了。

    随即,普渡慈航再次将身一落,遁入地下。

    ……

    一处山谷中。

    山壁光滑如镜,其中一处被掏空,向外形成一个大喇叭的模样,内壁更是光滑,周遭地上也尽是光滑的石头,若挖开地面,就会发现其中有不少密封的烟狗血。

    展武吒与血尸书生林轩相隔数米站着,等待普渡慈航的到来,一旁还有一间石室,内里的道典佛藏已经被搬空,全部放在念兽金钟罩的储物空间内。

    條忽间。

    只见普渡慈航现身,一身大德高僧打扮,却面容狰狞,犹如怒目金刚,他喝道:“你这无知妖道,竟然与尸魔狼狈为奸,在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

    “在我面前撒野,今日我便降妖除魔,还天下朗朗乾坤!”

    普渡慈航早已感应到周遭的不寻常,话语间已经将体内丹鼎玄气调动,陡然化作一尊如来金身法相,那金身口中梵音不绝,如同有千万人在念经,或呢喃,或低吟,或浅唱,如此种种各不相同。

    “这就是索命梵音吗!”

    血尸书生林轩不知从哪取出一柄折扇,啪的一声张开,看到自身怨念力自行抵御着那梵音,只是不太乐观,有些勉强。

    于是林轩折扇一指,一道破界之力飞出扇尖,他的手指探入其中以怨念力强化一物。

    “感觉这索命民营对自己没啥作用。”

    展武吒感应到自身识海内的液态魂力震荡不休,但识海中心那座大烟山犹如定海神针一样,任凭那索命梵音如何攻击自身识海魂力,都无法动摇自己的意识。

    他却不知,若非烟山大老爷暗中出手,恐怕他至少得分出三成魂力去抵御那索命梵音。

    这时。

    只见山壁一处被掏空成大喇叭的地方,响起一段旋律优美的音乐声。

    苍茫的天空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

    本就朗朗上口且空灵的歌声,经过血尸书生林轩用怨念力强化手机,将手机的音乐播放效果强化到极致,变得更加朗朗上口,更加空灵,更加洗脑。

    普渡慈航化作如来金身法相模样施展的索命梵音,完全不敌,彻底被这歌声压制,甚至普渡慈航的脑海中不断循环响起这首歌。

    “啊!”

    “啊……我受不了啦!”

    普渡慈航庄严神色不见,再也维持不住如来模样的金身法相,陡然现出原形,一头巨大无比的蜈蚣精翻滚着冲向那光滑的山壁,想要破坏山壁,阻止那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