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位面键盘 第一百五十三章 犬大将

时间:2018-04-01作者:太玄阿九

    條忽间。

    展武吒只觉得眼前一烟转瞬又变得明亮,有种失重感笼罩而来,脚下无有踩踏,身形自然坠落,目光扫视周遭,发现果然有一尊巨大的骸骨,骸骨上方有不少飞行的骨鸟。

    不多时。

    只见一只骨鸟飞来,却有一双羽翅,展开有四五米,一只接住最先坠落的半妖犬夜叉,在其控制下急速飞向那尊巨大骸骨的狗嘴内。

    而后又飞来一只骨鸟接住坠落的展武吒,这骨鸟猛地一沉,飞行速度大降,一双翅膀扑扇的频率高了许多。

    “差点还以为这骨鸟撑不住……”

    展武吒松一口气,却是感应到这地下蕴含一种令人不舒服的奇怪能量,不想轻易去触碰。

    他目光打量了周遭的环境,某种能量形成的烟雾缭绕着,看得不是很远,索性看向那个巨型的骸骨,心说:“这就是犬大将!”

    只见这一尊巨型的白色骸骨身穿战甲,盘坐在地上,周身血肉尽皆褪去,在犬大将那巨大的颅骨,有一双直径八米多的空洞眼窝,嘴鼻部也有一般大的巨大空洞,内中长着一些不知名的树。

    犬大将死后化作的这一尊巨大骸骨,牙齿都相当庞大,尤其是两只犬齿更是巨大,其中一只都有三层楼高,如同一个带点弧度的巨型圆锥,另一只则被削了半截。

    “那半只犬牙打造出铁碎牙和天生牙?”

    展武吒观察着这犬大将的骸骨,在那断截的犬齿上多看了一眼,目光转向另外一个犬齿上,思索着要不要砍下来,毕竟是大妖怪的牙齿,即便打造不出铁碎牙这类宝刀,也是极好的炼器材料。

    这时。

    犬夜叉已经乘着骨鸟飞进犬大将骸骨体内,一心要教训杀生丸的他心中愤怒异常,没有注意到,在他进入不久,有一个人也跟着进来了。

    尤其犬夜叉的体重轻,骨鸟的飞行速度没有影响,又是俯冲飞向犬大将骸骨的体内,是以,近千米的距离不不过十余秒飞过,因而犬夜叉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人影。

    当犬夜叉飞进犬大将骸骨体内时,鼻子微动,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不由转头看向身后,发现不远处是那位将自己从御神木救下的人。

    “他怎么来了?”

    犬夜叉没有过多考虑,肩膀上的跳蚤冥加正在跟他说他父亲在体内留有给他的遗物,那是一把名为铁碎牙的宝刀,也是杀生丸要夺取的宝刀。

    此时。

    在犬大将骸骨体内的腹腔部位。

    有一座莲花台在这铺满无数骸骨的中心,莲花台上有一柄破烂不堪的武士刀,这兵刃上有数十道豁口,刀柄上的布条也是残破不堪,整把刀满是锈迹。

    “我终于找到你了,铁碎牙!”

    杀生丸看着那莲花台上插着的宝刀,心中欢喜,又自语道:“我终于找到了,藏在父亲骸骨中的宝刀……”

    “轻轻一挥,就能打到上百只妖怪的…牙之剑,铁碎牙。”

    杀生丸说着上前握住铁碎牙的刀把,回忆父亲使用铁碎牙的霸气场面,想着自己也终于可以拥有这样的宝刀。

    “听说铁碎牙,是用令尊的牙齿所磨成的宝刀,所以只要得到这把刀……”一旁的邪见老神在在的说道:“就等于继承了令尊的妖力……”

    忽然间。

    铁碎牙的刀柄释放一种相当强烈的火花能量,弹开了杀生丸握刀的右手,也吓得邪见惊呼摔倒、

    杀生丸凝视着右手,沉吟不语。

    “拔…拔不起来?”邪见瘫坐在地上,话语相当疑惑。

    “设想得真周到,竟然还设下了结界。”杀生丸看着右手,感应着伤势,思索若是强行使用,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杀生丸!”犬夜叉爆喝道,从骨鸟背上跳下,直接俯冲下来。

    “噫!”杀生丸有些惊讶,没有料到这不自量力的弟弟竟敢跟来。

    “我们的决斗还没结束咧!”犬夜叉怒喊着,妖力凝聚到右爪上,自上而下俯冲加大着攻击力道。

    然而。

    杀生丸双手抄袖环于腹部,身形一动,犬夜叉的爪击就挥空了,仅仅抓碎了一地骸骨。

    “怎么啦?犬夜叉。”

    杀生丸睥睨道:“你就这么想自取灭亡啊?”

    “哼!”犬夜叉怒视着,目光在搜寻对方的破绽,体内的妖力也在凝聚着,准备爆发强力的攻击。

    “难道说,你也是来拔父亲的宝刀铁碎牙吗?”

    杀生丸打量着犬夜叉,也想看看铁碎牙的结界是否对犬夜叉有效,不过让他喊犬夜叉去试试拔铁碎牙,这种事情他不会做。

    “铁碎牙?”

    犬夜叉看着莲花台上的一把破刀,对着所谓宝刀的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

    “犬夜叉少爷,快把剑拔出来!”

    跳蚤冥加不知何时又跑到犬夜叉肩膀上大声喊道。

    “冥加爷爷……”

    犬夜叉看了一眼跳蚤冥加,之前攻击杀生丸的时候,这冥加爷爷就不知在哪,现在又突然出现,心中相当无语。

    “杀生丸少爷,你是不是……”

    跳蚤冥加凝视着杀生丸,紧接着说道:“拔不出铁碎牙呢?对不对?”

    杀生丸面无表情的说道:“若是犬夜叉就拔得起来……你是这个意思吗?”

    “那当然!令尊把墓地托给犬夜叉少爷就是最好的证明!”跳蚤冥加神态认真对杀生丸说完,接着又对犬夜叉说道:“犬夜叉少爷,快!”

    “哼!”

    犬夜叉哼了一声,之前无女舍命保护他的一幕,让他想起藏在心底深处的母爱,不由对杀生丸怒喊道:“我对那种破破烂烂的刀子才没有兴趣!”

    “杀生丸!你竟然敢把握当白痴耍弄!”犬夜叉凝聚妖力的利爪瞬间挥击而去,势要将杀生丸教训一顿。

    杀生丸神态轻松,完全看透犬夜叉的所有攻击轨迹,毫无压力的提前绕开,还轻视道:“你在瞄准哪里啊?”

    “臭小子!”

    犬夜叉怒骂连连,连续不断的攻爪击,完全挥空,连杀生丸的衣角都碰不到,所有攻击完全被看透。

    ……

    与此同时。

    在犬大将的颅骨上。

    展武吒站在枕骨位置,感应着骸骨内两人的战斗,发现半妖犬夜叉跟杀生丸的差距真的挺大的,相比后者那对于妖力的完美掌控,一举一动都完全调动妖力,完全看不到妖力调动的痕迹。

    而半妖犬夜叉一举一动,一招一式,不管是扑击还是纵越,体内妖力运行的轨迹一览无遗,即便展武吒也能够通过感应他体内的能量运转波动,判断所有攻势。

    “噫?”

    展武吒心血来潮,用一小块旧毒液殖装附着在犬大将的颅骨上,在犬大将的颅骨内发现了一些不寻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