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位面键盘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上天

时间:2018-04-01作者:太玄阿九

    ,!

    “这鳞甲当真好宝贝,名字唤作灰蒙蒙?倒是相当怪异。”

    孙悟空控制毒液护腕变化出灰蒙蒙鳞甲进行一番实验后,越发满意,只是对于这名字有些许疑惑。

    “这能变化灰蒙蒙鳞甲的毒液护腕,我曾予二郎神杨戬一件,从那换取开启天眼的秘术神通。”

    展武吒提醒道,寻思着若以后真还有大闹天宫,孙悟空和杨戬打斗搏杀,身上都披着毒液护腕变化的灰蒙蒙鳞甲,场面应该会相当僵持。

    他转念又想到太上所有的金刚琢,可以变化,水火不侵,能击万物,可以套取各种兵器法宝,妙用无穷,也不知是否能将毒液护腕套取。

    “我记得当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这人?”

    孙悟空闻言,把玩着毒液护腕变化的灰蒙蒙鳞甲,将自己所知的道了出来。

    “对,杨戬是太乙境天仙,但凭借这灰蒙蒙鳞甲,我能跟他打平。”

    展武吒话语间,颇有些得意。

    “若是如此,岂不是无敌了?”

    孙悟空惊讶道,顿了下,又道:“若两人都有灰蒙蒙鳞甲,岂不是不分胜负?”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若一方有绳索这些封禁类法宝,这灰蒙蒙鳞甲也会无用武之地。”

    展武吒将其中缺陷说了出来,心中琢磨着遇到幌金绳,估摸会被绑了,而这仅仅是太上系袍的,遇到太上用来盛灵丹的紫金红葫芦,或者盛水的羊脂玉净瓶,估摸都得跪。

    甚至遇到弥勒佛的人种袋,估摸也会被收了。

    不过,展武吒觉得拥有太阳真火的自己,即便遭遇到幌金绳等封禁类法宝,估摸也能烧出一条路。

    “有理,遇到封禁类法宝,确实难办。”

    孙悟空点头赞同道,将新毒液护腕变化里衣样式套在身上,旧毒液护腕则依旧变化成黄金甲和靴子。

    过了一会。

    展武吒与孙悟空就落到众猴围起的空地中比试武艺,十八般兵器样样比试,接着斗法,较量神通。

    不多时。

    一人一猴斗起七十二变,这般变来虎豹豺狼,那般变去熊狮狻猊,这般变化蟒蛇,那般变化雕鹰,这般变化犀牛,那般变化野象。

    花果山群猴看得手舞足蹈,喜不自胜,更唬得花果山周遭七十二洞妖王来朝见,看到猴王与其师弟的斗法,或惊骇,或惊惧,或羡慕。

    且说花果山周遭的七十二洞妖王,早在先前,就已经参拜猴王为尊,四时点卯,每年献贡,随节征粮,随班躁备,也已将花果山打造得似铁桶金城。

    如今。

    展武吒和孙悟空斗法的地方就是花果山前的一处相当齐整的广场。

    片刻之后。

    只见展武吒和孙悟空都施展法天象地,飞在半空,拳拳到肉的展开搏杀,诸如咏春,洪拳,八极,太极,八卦等去拳掌腿法,信手拈来。

    虽说这些拳掌腿法都只是陆地搏杀战技,当双方都是天仙境,轻易就推衍成无死角的搏杀战技,杀得日月无光,雷鸣爆响连连。

    直至一人一猴拳脚碰撞,竟然无声无息,连天空之中的云彩都没有出动,以及周遭光线也没有半分扭曲。

    随即。

    “哈哈!”

    一人一猴停手,收回法象,现回原身,而后不约而同的大笑。

    “恭喜师弟。”

    孙悟空知晓自己对于法力的掌控更进一步,而展武吒也是一样,自然道喜。

    “贺喜悟空。”

    花果山。

    金星道:“我乃天差天使,有圣旨在此,请你上届!”

    金星径入当中,面南立定道:“我是西方太白金星,奉玉帝招安圣旨,下界请你上天,拜受仙录。”

    金星道:“圣旨在身,不敢久留;就请同往,待荣迁之后,再从容叙也。”

    初登上界,乍入天堂。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只见那南天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

    两边摆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花药宫……

    一宫宫脊吞金稳兽;又有七十二重宝殿,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

    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炼药炉边,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又至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玉簪珠履,紫绶金章。金钟撞动,三曹神表进丹墀;天鼓鸣时,万圣朝王参玉帝。

    却说真君与大圣变做法天象地的规模,

    摇身一变,变作个麻雀儿,飞在树稍头钉住。

    二郎圆睁凤眼观看,见大圣变了麻雀儿,钉在树上,就收了法象,撇了神锋,卸下弹弓,摇身一变,变作个雀鹰儿,抖开翅,飞将去扑打。

    大圣见了,搜的一翅飞起,去变作一只大鹚老,冲天而去。二郎见了,急抖翎毛,摇身一变,变作一只大海鹤,钻上云霄来衔。

    大圣又将身按下,入涧中,变作一个鱼儿,淬入水内。二郎赶至涧边,不见踪迹。心中暗想道:“这猢狲必然下水去也。定变作鱼虾之类。等我再变变拿他。”果一变变作个鱼鹰儿,飘荡在下溜头波面上。等待片时,那大圣变鱼儿,顺水正游,忽见一只飞禽,似青鹞,毛片不青;似鹭鸶,顶上无缨;似老鹳,腿又不红:“想是二郎变化了等我哩!……”急转头,打个花就走。二郎看见道:“打花的鱼儿,似鲤鱼,尾巴不红;似鳜鱼,花鳞不见;似黑鱼,头上无星;似鲂鱼,腮上无针。他怎么见了我就回去了?必然是那猴变的。”赶上来,刷的啄一嘴。那大圣就撺出水中,一变,变作一条水蛇,游近岸,钻入草中。二郎因衔他不着,他见水响中,见一条蛇撺出去,认得是大圣,急转身,又变了一只朱绣顶的灰鹤,伸着一个长嘴,与一把尖头铁钳子相似,径来吃这水蛇。水蛇跳一跳,又变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