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肥妞重生:小白老公惯不得 第355章 记忆空白(1)

时间:2018-04-01作者:去冰半糖

    “韩诺冰,要是有来生的话,要是那一世,我不再是如此这般残破的命运的话,,我真的好想好想,告诉你我愿意。。我真的好想在教父还没问出那句最为庄重的话时,一下子扑到在你的身上,笑着含泪拼命点头,告诉你我愿意。。”我的泪水缓缓的从眼角滑落。。

    “如果爱情有来生,我想我一定会比所有人都快的找到你,重新让你爱上我。。那个时候,我们终将会永远的在一起,,,”我的脸上缓缓的露出一个向往的笑意。。

    身旁的韩诺冰却是呼吸均匀。。毫无一丝的反应。。呆在医院的那一夜,我蜷缩在那个角落里,不知道自己该是痛苦还是高兴。。浑浑噩噩的也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天色已渐亮,一旁的女生还在沉睡中,躺在病床上的人眼皮微微动了动,接着便缓缓的睁开了。。

    当我醒来时,似乎感觉有人再用手蹭我的脸。。所以睡梦中的我,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到眼前是一张无比放大了的韩诺冰的俊颜。。

    我微微一怔,马上清醒了过来。。“你,你醒啦?!”我难以掩饰自己的喜悦,眼前的韩诺冰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欣喜的马上拉过他,将他压着坐在病床上,“你醒了先别乱动,医生还没说你完全好了呢,你先乖乖躺着,我去找医生来。。”

    坐在病床上的人刚想出声叫住我,我却风一般的冲出了病房,留病房里的那个人有些懵然。。

    。。。。。。。。。。。。。。。。。。。。。。分割线。。。。。。。。。。。。。。。。。。。。。。。。。。

    医生很快进来为韩诺冰检查了下身体,韩诺冰却似乎很不安分的不停的要拉我的手,我用眼神制止他,韩诺冰却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医生笑着点了点头,“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碍,我想。。”医生刚想说,叫我放心,可他的话音还未落,韩诺冰却大眼巴巴的看着我,说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长得真好看。。”

    顿时,,病房里的空气瞬间凝固。。我和医生都怔住了,,

    我缓缓的低下头来好好看了看眼前这个就像得了多动症一般的韩诺冰,正在仔细的审视着我的手,,明明是一张清冷的俊颜,此时此刻就像个充满好奇的孩子似得。。

    我有些不敢相信,看向医生,“他,他这是怎么了?”

    医生深锁着眉头,再一次为韩诺冰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不住的摇了摇头,“不对啊,身体各项问题都没有,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韩诺冰还在把玩着我的手指,我有些一筹莫展的看着他,“我看他现在这样,不过是5岁孩子的智商,难道是伤及了大脑吗?”

    医生凝眉沉思,“这样吧,我再安排他做一个更为深入的检查,具体是什么原因,还是需要最科学的检查报告,才能知道。。”

    我只好点了点头,医生便立马安排了下去。。韩诺冰在医生走后,对着我抬脸露出了可人的微笑,,“姐姐,我叫什么名字啊。。我一睡醒来,就看见你在我的旁边了。。”

    。。。。。。。。。。。。。。。。。。。。。。分割线。。。。。。。。。。。。。。。。。。。。。。。。。。

    我缓缓的蹲了下来,尽力收敛住自己的悲伤,朝着韩诺冰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你叫韩诺冰,是。。我是你姐姐,”

    韩诺冰抬起一张无辜的小脸,“韩诺冰。。那姐姐呢?姐姐叫什么?”

    “尹夏”我缓缓说道,韩诺冰瞬间撅起了自己的小嘴,“为什么姐姐和我的姓不一样,我不要叫韩诺冰,一点也不好听!我要和姐姐一个姓!”韩诺冰瞬间倔强的吵着嚷着要改名,我原本已经有些痛疼欲裂,再加上韩诺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现在如同一个低龄小孩在和我撒泼打诨,我更是有些体力不支,微微扶额,“好了好了,你不叫韩诺冰了,你就叫小冰,完了呢,我叫小夏,你就叫我小夏姐姐,这样不就好了吗?”

    韩诺冰听了听,似乎有道理,便欣然同意了,“小夏姐姐,你好漂亮,我想抱着你。。”韩诺冰话音刚落,就要张开双手抱我,我有些微微吓到,这个家伙什么情况啊,怎么忽然智商脱离了以后,整个行为就和老流氓,多年没见过女的似得,逮到我就要抱呢。。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正巧护士小姐来叫我们去检测室做深入检查,我对着韩诺冰摇了摇头,“现在不行哦,小冰乖,今天小冰如果能配合姐姐做好全部检查的话,那姐姐就抱一抱你,好吗?”

    。。。。。。。。。。。。。。。。。。。。。。分割线。。。。。。。。。。。。。。。。。。。。。。。。。。

    韩诺冰沉思了一小会,脸上豁然开朗,点了点头,“好吧~那小夏姐姐我们快点走吧!”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韩诺冰拖着跟着护士小姐去了检测室。。

    一路上,我看着韩诺冰蹦跶的背影,瞬间跌入谷底,万念俱灰,原本还在痛苦着韩诺冰会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现在生命危险倒是没有,只不过韩诺冰现在的这副样子,更叫人头疼,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这种突如其来的症状会不会消失?

    又或者说,韩诺冰万一这一辈子接下来的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话,那要该怎么办?!我又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陪在他身边,我更是对不起成威,对不起安未然,甚至对不起老韩总对韩诺冰的期望。。

    韩诺冰现在真的完全退回了5岁时的智商,给完吃的就会闹着我要陪他玩,不陪他的话,他就会不高兴。。

    或者呢,就是不听的在说着,什么姐姐好看啊,姐姐要抱抱啊,姐姐要亲亲之类的话,而且隔一段时间,韩诺冰就会忽然觉得很累很困,便要倒地睡觉。。

    半天下来,我已经被韩诺冰折腾的有些快要晕厥了。。

    终于是找到了个空隙,等韩诺冰在病床上沉沉睡去,我才拖着身子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我有礼貌的轻轻敲了敲门,里面回应了一声,请进。。

    。。。。。。。。。。。。。。。。。。。。。。分割线。。。。。。。。。。。。。。。。。。。。。。。。。。

    进了屋,就看见医生正一筹莫展的看着韩诺冰的检查报告,见到来人是我,立马起身引导我入座。。“尹小姐啊,韩先生的检查报告出来是出来了。。只不过,,”医生有些欲言又止,我也是万般的担忧,“您说吧,我听着呢,这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严重不严重,有没有的治啊?!”我急急的问道。。

    医生淡淡的摇了摇头,“准确的来说,韩先生这个属于创伤后遗症,并不是什么病,也没有个详细的治疗方式,这个是根据他自身的修复来看的,就好比说,有些人会由于一些重大事故,造成短暂性的失明,但是这个短暂的时间,却是根据他个人的恢复情况的,有些人可能在术后的一天至两天就恢复好了,有些人呢,则需要较长的时间,比如说半个月一个月这样,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确保,就没有一辈子都好不了的例子。。所以啊,这个就真的有些棘手啊。。”医生不住的感叹道,,

    我一听,心里一沉,也就是说,韩诺冰也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是这样?!那怎么可以!?我根本难以想象,一个智商情商都那么高的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医生办公室忽然传来急急的敲门声,还没等医生说请进,外面的人就冲了进来,我微微看向了那处,却见到满脸愁容的爸爸妈妈。。

    妈妈一看到我,便一把上来拥住了我,我整个人瞬间就好像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避风港,下一秒,泪水就夺眶而出。。

    。。。。。。。。。。。。。。。。。。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分割线。。。。。。。。。。。。。。。。。。。。。。。。。。

    “没事的,放心吧,都会没事的。。妈妈在呢,”妈妈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了,爸爸见我这副模样,一脸歉意的对着医生说,“不好意思啊,可能是孩子实在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请问下,医院这边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啊?小冰这孩子,怎么就。。哎!”爸爸重重的叹了口气,医生目光里也是一阵的理解和怜悯,便又将刚才告诉我的那番话再一次说了出来,爸爸妈妈也是越听越发的难受起来。。

    妈妈似乎有些难以接受,原本是抱着我安慰我,却也忍不住眼泪,不住的叹气,“小冰这孩子怎么这么可怜,偏偏遭遇了这么多。。我可怜的孩子。。”

    爸爸有些六神无主的求着医生,“医生,你再给我们想想办法吧!这个孩子的身份也是不简单,他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呢!不能就这么。。”爸爸也是痛苦的欲言又止。。

    医生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能帮的也想帮啊,只不过,这个真的是看他自己的造化的,这样吧,要不如你们试试把他带去一些他以前回忆深刻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利于他找回记忆。。”医生缓缓的说道,我和妈妈相视了一眼,“回忆深刻。。”

    。。。。。。。。。。。。。。。。。。。。。。分割线。。。。。。。。。。。。。。。。。。。。。。。。。。

    妈妈赶紧点了点头,“小冰不是也在h 中里上的学吗,小夏啊,你上学那会,有没有和小冰经历过的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啊。。”我被妈妈的一提醒,陷入了深思。。

    我和韩诺冰印象深刻的,不过就是吃、和流氓打架、还有那次绑架案,再有就是一些我们的肢体上的小触碰,偷偷住我家,还有第一次接吻。。

    我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应该,,有吧。。”妈妈看我点头,坚定的说道,“那就好,那这样,小夏你回头多去带着小冰去以前你们经历事件的地点,或者案件重演?说不定会有效吧。。”

    医生在一旁点了点头,“的确,要是记忆深刻的事,重新发生一变的话,的确是很容易就能恢复过来。。你们最好都试试,这对病人的恢复很有帮助。。”

    爸爸妈妈非常坚定地点头,医生再一次说道,“病人其他的身体机能都已经没有大概了,你们下午可以先办出院手续了,但是在他没有完全恢复前,每隔三天就要来医生检查一次,以防万一。。”

    爸爸妈妈赞同的点了点头,接着我们三人便走出了办公室,每个人心里面都是一顿的猜想,我倒是最为纠结的一个。。

    韩诺冰。。真的重新演一次,就能恢复记忆了吗?我怎么那么有些不敢相信呢。。

    三个人回到了病房,韩诺冰已经清醒了,看到我回来,就伸手吵着嚷着要抱我,爸爸妈妈都有些讶异着现在韩诺冰的设定。。

    。。。。。。。。。。。。。。。。。。。。。。分割线。。。。。。。。。。。。。。。。。。。。。。。。。。

    我无奈的朝着爸妈笑了笑,只好走回去,伸手将韩诺冰抱住,韩诺冰便是一脸的享受。。妈妈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对着爸爸说的,“这可怎么办啊?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爸爸也是痛苦的摇了摇头,“你别问我了,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帮着小冰尽快的寻找他的记忆,案件重演。。案件重演。。”爸爸不断的嘀咕着。。

    下午,我们早早的办好了离院手续,打出租车,我和韩诺冰还有妈妈坐在了后排,韩诺冰整个人就好像躺在我的大腿上,当做了自己最舒服的靠椅似得。。

    我看他忽然这么听话,浅浅的笑了笑,伸手将他的发丝捋了捋,就好像自己养了只超大的狗似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