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肥妞重生:小白老公惯不得 第400章 告别伤心国度

时间:2018-04-01作者:去冰半糖

    我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再次转过身,心想着,如果这一次真的自己就死在了旅途中,那也好,总算是将这些事都一一处理好了,我也该无牵无挂了,想着,便缓缓走出了家门,再不敢回头看去,生怕这一眼,就再也走不了了。

    妈妈在我身后继续擦着桌子,待我走后,手里动作缓缓的停了下来,豆大般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方才我坐着的那处,爸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妈妈这个模样,看了看门口,“走了?”

    妈妈瘫坐在椅子上,边哭边点了点头,“嗯,,我可怜的小夏!我的孩子!我怎么这么狠心,还让她一个人出门!万一,万一!”妈妈捶胸顿足,泣不成声。

    爸爸坐在了一旁,伸手揽过了妈妈,妈妈将头顺势靠在了爸爸的臂弯里,爸爸的眼泪也是缓缓的流下,无声的哭着,“没事的,我们家小夏吉人自有天相,她会平安回来的!她一定会活得好好的!”

    ——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按着自己的原计划出了国,去了很多的国家,也走了很多的路,领略各种各样多彩的风景习俗,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竟然真的这么大。

    我很喜爱一个叫“巴萨”的小岛,路过这里的时候,就觉着这处的风景特别的美,民风也是非常的淳朴,在这里的人,对待外来的游客很是友好,生产热带水果,植物资源也是非常的丰盛,这里的人民多还是会自我耕种,所以在这里既有难得一见的异域美景,还能感受到日出日落的自然生活。

    。。。。。。。。。。。。。。。。。。。。。。分割线。。。。。。。。。。。。。。。。。。。。。。。。。。。。

    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最长,因为不知道为何,来到这里,我竟然觉得这处美的我都想要留下来,可惜我知道自己是留不了多久的,于是在这个小岛上租下了一处民宅,准备住一阵子。

    在这里,我还认识了一个本岛的小姑娘,她叫德玛,看着和我似乎同岁,可是早已经嫁做了人妇,孩子都已经有了两个,因为她就住在我租住的民宅旁边,她又全职在家教养两个孩子,所以我们常常能看见,慢慢就熟了。

    幸好这一世,我的英文不算差,所以和她交流起来,还算通畅,其实对于她们这个岛上的人来说,英语也不过是个国际语言,他们是有自己的岛语的,只不过岛语我实在听不懂,所以她便同我说英语。

    那日,德玛照常在家里修剪草坪,我带着自己做的三明治过去串门,她的两个儿子见到我,皆是满脸的欢喜,因为知道我又来给他们带好吃的了,她也是满满的笑容。

    我同德玛便在她们的草坪上摊了一块干净的毯子,上面摆放着许多的水果,还有我带来的鸡肉三明治。

    两个孩子在我们周围大笑着狂奔,她坐在一旁笑着制止他们如此吵闹的行为,我手支撑在毯子上,坐在那边将腿伸直,顿时觉得这一切岁月静好。

    这里对于我而言,就好像是一个桃花源,在这里,我能感受到没有丝毫的烦恼,竟连生死都快要忘却了,因为远洋,我都是到了一处,便寄出一张明信片到家里,可惜这里实在是太过于偏远,连明信片都难以找到寄出的途径,于是我便放弃,等再换了国家,再补上吧!

    。。。。。。。。。。。。。。。。。。。。。。分割线。。。。。。。。。。。。。。。。。。。。。。。。。。。。

    “夏,你出来这么久,家人不担心吗?”德玛看着我一脸惬意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我转过头看着她澄澈的双眼,接着摇了摇头,“我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到的,他们会为我高兴的。”

    我笑的很是开心,德玛却微微皱了皱眉,显然是听不懂的模样,我继续说道,“你的孩子很可爱,他们很像你。”

    一谈到孩子,德玛便马上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我爱他们,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们就是我的全部,”我看着她的眼里流露出满满的爱意,应该就是她的母爱吧,真羡慕。

    “夏,你有爱的人吗?”德玛很好奇的看着我,“我从没看过像你这样年纪独自旅行的女孩子。”

    我在心里窃笑了下,如果她知道我现在的实际年龄,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该是多么的讶异啊,我笑了笑,转过头看向她,“有啊,我有很爱很爱的人。”

    当我一提到爱那个字,记忆里韩诺冰的那张脸便缓缓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只要想起与他的那一切,我的心田里便满满的甜蜜。

    “那你为何不同他一起出来旅行?”德玛有些不解的问道,“相爱的人不该是一起出来旅行的吗?难道他不爱你?”

    我转过头看向德玛,缓缓的说道,“他很爱我,很爱很爱我,只不过他不知道,我也是那么深深爱着他罢了,甚至,比他爱我的还要多得多。”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那样他多可怜?”德玛有些心疼的说道,我不知道该如何同这个善良的小岛姑娘解释我这般复杂的人生,我只好笑了笑,“德玛,其实有种爱不是要必须呆在一起,就好像你现在远远的看着你的孩子,你也会感觉很幸福。”

    。。。。。。。。。。。。。。。。。。。。。。分割线。。。。。。。。。。。。。。。。。。。。。。。。。。。。

    很显然,德玛听了我的话,还是露出了一脸的茫然,我也不想再继续和她说这些了,便转过身,想要给她拿我做的鸡肉三明治,哪知正拿起一个,想要伸手递给她,却不想迎风送入鼻中的便是浓郁的一股鸡肉味,原本该是食物的香味,那一刻,我的胃里忽然翻腾了气来。

    我立马扭头捂着自己的腹部痛苦的干呕起来,三明治也掉落在了地上,德玛完全没有料到我会忽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吓得她立马过来看我,“夏!夏!你还好吧?!你怎么了?!”

    我痛苦的无法回应她任何的东西,只觉得胃里不断的在翻江倒海,方才的那股鸡肉味叫我异常难受。

    德玛立马拿起其他的三明治闻了闻,确认食物有没有坏,却发现三明治好像没有变质的样子,那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这么大的呕吐反应?

    过了许久,我才感觉好像不是像刚才那么强烈的想要呕吐了,但是整个人有些虚脱的躺在了毯子上,一旁跪坐着德玛,满脸的担忧,看着我,“夏,你怎么样了?”

    我朝着她摇了摇头,“好多了,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

    德玛伸手捂了捂我的额头,又对比了下自己的额头,问道,“夏,你是生病了吗?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现象吗?”

    我缓缓摇了摇头,“我之前都很正常,没有出现过啊,难道我是食物中毒了?”

    德玛皱了皱眉,“似乎不是,我查看了,三明治很新鲜,没有变质现象,这样吧,夏,我们还是去岛上的医生那边看看吧,我怕你生病。”

    。。。。。。。。。。。。。。。。。。。。。。分割线。。。。。。。。。。。。。。。。。。。。。。。。。。。。

    我想了想,难不成这一世,我是被安排得了恶疾病死在异国他乡?心里忽然的一阵沉重,还是点了点头,如果真的被查出了重症,我怕是走不出这个巴萨小岛了。

    接着德玛把她的两个孩子托给了邻居阿姨照管,陪同着我去了岛上唯一的卫生诊所。一进到卫生诊所,便看到好多的老人正在聊天,这里的年轻人寥寥无几,今天也只有我和德玛来光顾了这间小诊所。

    诊所里就两个人,一个男医生,一个女护士,女护士还要负责接待,咨询等等一切的事项,看到德玛扶着我走进来的时候,很是讶异的对我们两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紧吗?”

    应该是看惯了老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人们的小痛小病,难得看到这么年轻的女性来看病的,所以有些讶异,德玛将我刚才的症状同护士简单说了下,女护士点了点头,立马对着立马正在看病的医生说,要加急看一个急诊病人,医生点了点头,我和德玛很是感激的对着女护士点了点头,她笑了笑。

    再看一旁的老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由此可以感受的出,这个小岛上的人真的是很友好。

    我很快被医生叫到了内间的诊室,德玛陪同我一起进去了,医生先是简单的询问了我一些基本问题,我都一一的回答了,接着医生便伸手在我的肚子上摁了摁,拿着听诊器听了听,似乎发现了什么,再一次听了听,似乎找到了病症一般,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在一张纸上刷刷的写了什么,接着叫来护士,说要给我安排身体检测。

    。。。。。。。。。。。。。。。。。。。。。。分割线。。。。。。。。。。。。。。。。。。。。。。。。。。。。

    我和德玛皆是一阵紧张,难道很严重吗?德玛用岛语问医生,夏她得了很严重的病吗?不是简单的食物中毒吗?

    医生看着她,摇了摇头,指着我说道,“她当然不是食物中毒,她这是真正的反应,不用担心,我来确定下母子二人的平安。”

    “母子?母子二人?!”德玛一听,双眼睁大的看着我,再看了看我的肚子,我没有听懂他们的岛语,急急的问道,“德玛,医生说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你为何这幅表情?”

    德玛很是讶异的看着我,“夏,医生说你,怀孕了!”

    怀?怀孕?!下一秒,我立马惊讶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颤抖着伸手触摸着自己的肚子,怀孕?我竟然,是怀孕了?

    怎么会?再一想到,我与韩诺冰两个人那一晚,正是几个月前,似乎时间上也算刚刚好。。这个孩子,竟是我与韩诺冰的孩子吗?

    我满是讶异的伸手抚摸着肚子,没想到,竟然会那么一次就中,可是,我的时间,足以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吗?我不禁开始隐隐担忧了起来。

    德玛扶住我的肩膀,关切的问着我,“夏,你现在还觉得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医生示意我躺在那张小床上,我便乖乖的躺了上去,接着医生用一种微凉的检测仪器,在我的腹部不断的滑动着,边说些什么,一旁的德玛忙不停帮我翻译着,“夏,医生说,宝宝很健康,,看,那是他的手,那是他的头。。总之,他很健康,夏。”

    。。。。。。。。。。。。。。。。。。。。。。分割线。。。。。。。。。。。。。。。。。。。。。。。。。。。。

    我有些像做梦般的从那张小床上被德玛扶了起来,拿着检查报告,与德玛一起感谢了医生和护士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走出了医院。当时,满脑子的便是,我要拿这个孩子怎么办才好。

    “夏,你怎么会?”德玛用一种难以相信的目光看着我,“是那个你爱的人的吗?”她小心翼翼的问我,我听了,想了想,缓缓的点了点头。

    她松了口气,“那太好了,你告诉他吧,你怀孕了,我想他那么爱你的话,一定高兴死了!”德玛满眼的期待和祝福,我却有些凝噎。

    我该怎么告诉她,这个孩子的出生,便是注定了没有父亲的,还有可能,连母亲都不存在了。。更有可能的是,我会带着他一起消亡,他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惨然的笑了笑,没忍心打破这个善良的姑娘内心的美好祝福,接着依旧很是茫然的朝着前方走去。

    一路上,德玛都在和我叽叽喳喳的讲着她生孩子那个时候的感受,还有各种的小建议,我在一旁却什么都没能听进去,我伸手轻轻的覆着自己的腹部,此时此刻,那里便有着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在等待着我的孕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