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肥妞重生:小白老公惯不得 第422章

时间:2018-04-01作者:去冰半糖

    林墨轩没走多久,服务员就端来了一杯温水,眼神里却是有些畏畏缩缩的,我有些莫名的接了过来,翻开了一旁的包包开始准备吞药丸,那个服务员看了看我,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是走了出去。

    虽然有些纳闷,但我还是很专注的按着医嘱将这些药丸服下,在我取出紫色药盒里的药丸时,门忽然就被打开,此时药丸已经倒入手掌心。。

    “你吃的这些到底是什么?!”一句清冷的怒喝随着身影走了进来,我整个人为之一震,当韩诺冰的人影真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整个人脸都煞白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那些药丸尽数吞下,一大杯的水灌入了喉咙,韩诺冰疾步走来,扯住我拿水的杯子,我被他抓的生疼。

    所幸的是我吞得快,药丸已经全部进入了喉咙,韩诺冰直接伸手掐住我的下巴,“你到底吃了什么?!”他的眼底里满是愤怒和质疑,我被他掐的很疼,伸手用力的撇开他的手,“你做什么?!”

    韩诺冰被我甩开后,拿起桌面上那些空了的小药盒,眉头紧锁,接着转头看向我,“告诉我,这些药到底是吃了做什么的?!”

    我微微缓过劲,韩诺冰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一瞬间,方才林墨轩被服务员支支吾吾的支开,服务员畏畏缩缩看着我的眼神,再看向韩诺冰一脸的愤怒,我想我大概是知道了。。

    韩诺冰一早就安排了人支开林墨轩,就是为了来当面质问我的吧?

    。。。。。。。。。。。。。。。。。。。。。。。。。分割线。。。。。。。。。。。。。。。。。。。。。。。。。

    我深深的看了眼韩诺冰,心想着自己孩子的事,韩诺冰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所以他现在来应该就是为了问我孩子是不是他的吧。

    我当然不能让他知道孩子就是他的!可是,,我和林墨轩在这之前,从未同过房,,这又如何解释?

    “你来找我,这么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这些药盒?”我看着韩诺冰,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不过是注定了此生无法共度的人罢了,经历了这么多的生离死别,我倒是现在将我和韩诺冰之间的感情看得寡淡许多了。

    再者,只要一想到,我能保住这个孩子,那么我这场爱情也就值了。

    韩诺冰手里紧紧的攥着这些药盒,走到我跟前,脸差点就要贴上来,目光里满满的愤怒,“告诉我,这些药盒到底是用来做什么?!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

    韩诺冰话音未落,我直截了当的说道,“孩子没了,”

    韩诺冰微微一怔,原本的愤怒顿时消散了一大半,“没了?”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次。。我看着他,点了点头,“嗯,没了。”接着拿起那些药盒,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药的原因,因为孩子没了,所以身体过于虚弱,我只能靠着这些药尽快恢复自己的身体。。”

    我顿了顿,接着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用这么伤心,反正这个孩子也不是你的,所以你大可不必这么兴师动众的来问我这些。”

    “你说什么?!”韩诺冰一下子捉住我的胳膊,有些嘶哑的低吼道,“这个孩子,如果不是我和你的,那会是谁的?!”

    。。。。。。。。。。。。。。。。。。。。。。。。。分割线。。。。。。。。。。。。。。。。。。。。。。。。。

    我朝着韩诺冰笑了笑,“你想什么呢?韩大董事长?”我顿了顿,笑容里抹去那些许的苦涩,“请你好好想一想,我的身份可不是韩夫人,我是林夫人。”

    韩诺冰被我的话微微怔了怔,连着退后了几步,跌坐在了椅子上,我轻轻朝他走了过去,“所以说,这个孩子是否存在,和你的关系都不大,我也很想这个孩子能留下来,只不过怨我身体不好,无法承受罢了。”

    韩诺冰有些失神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他的,你和他根本就没有!没有。。”韩诺冰大概就是想说我和林墨轩根本就没同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床,哪里来的孩子。

    我朝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之前我和墨轩没有同床,不过是因为他那时候大病初愈,医生建议我们不要同床罢了,可是现在他已经痊愈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忌讳那些了。”

    “不可能!”韩诺冰脱口而出,我立马反驳,“怎么不可能!?韩诺冰,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爱你,我爱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林墨轩一个人罢了!为什么你就是不信?!”

    我的声音微微有些软了下来,“你本可以,早一点忘了我,然后去迎接新的生活的,你没必要这么和我耗死在这里。。”我看着韩诺冰,缓缓说道。。

    “我知道,先前的那一晚,我和你是错误的,可是这不能证明,我和你同床,便就是爱你。。”

    。。。。。。。。。。。。。。。。。。。。。。。。。分割线。。。。。。。。。。。。。。。。。。。。。。。。。

    我有些低声说道,“而且你也别忘了,从始至终,那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罢了,,我和你,从错误的认识,错误的了解,错误的同居,甚至错误的同床。。这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所不能预料到的,你大可以觉得我不就是个坏女人罢了,明明心里面已经装着一个人了,却还要在这里和你百般纠缠。。”

    ——

    林墨轩朝着停车处走了过去,怎么会堵住人家的车道呢?

    我停的明明就是最为里面的位置,林墨轩微微一怔,方才经过底楼的时候,正遇上那几个服务员复杂的目光,还有,我只不过是包了露天的那一层,为什么连底层的人,一个客人都没有?

    林墨轩越想越不对劲,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折回,冲着跑了回去!

    ——

    我半蹲在地上,看着韩诺冰,“可是这终究要面对现实的,梦境终究是要清醒的,我和你,韩诺冰,我们两个就如同两条永远无法相交的异时空平行线一般,我们这一生,都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韩诺冰的脸色惨白着,毫无血色,眼神有些缥缈,也不再看向我,似乎在消化着我方才所说的一切。

    我缓缓的起了身,“韩诺冰,你以后真的真的不要再来找我了,更不要再来这么无端的打扰我的生活了,好不好?”

    “以前的那些种种,算是我的过错,我自然会得到我应有的惩罚,我也欣然接受,处在曾经是朋友和恋人的立场上,我也衷心的祝福你,以后好好的,一定会很幸福!”

    。。。。。。。。。。。。。。。。。。。。。。。。。分割线。。。。。。。。。。。。。。。。。。。。。。。。。

    韩诺冰冷哼了一声,我知道,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吧,我有些释然的抬脚朝着门口处走去,,祝你安好。韩诺冰。

    上一秒,我正准备离开的那一刻,下一秒,忽然天旋地转,我猛地一下子捉住木色白的门框,紧紧的抓着,瞬间,豆大般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滚落。

    怎么会这样,,我脑海里还没来得及,出声呼救,便立马昏厥了过去。。再无意识。

    “尹夏!”韩诺冰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原本还沉浸在自己的痛苦汪洋里的韩诺冰,瞬间被一盆冰水一般的刺激醒,立马转过身去,便看见一个身影飞速的跑到了门口,那门口处,赫然躺着的是尹夏的身子。

    怎,怎么会这样?!

    方才还恨之入骨的人,这一刻就这么双眼紧闭的躺在自己的跟前,抱着她的,竟然还是那个她嘴里口口声声说着最爱的人,韩诺冰的心里头五味杂陈。

    ——

    林墨轩正急奔回来,却看见尹夏正好倚着门框就这么倒了下去,疯也似的冲了过来!

    “尹夏!”林墨轩凄厉的叫了一声,那个身影却似乎毫无知觉一般,重重的倒地,面色惨白无比,双眸紧闭着。

    韩诺冰也疯了一般的冲了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上去,慌了神,迟疑几秒后立马意识到事情不对,大声的叫来服务员赶快叫救护车!

    林墨轩已经吓得,整个人微微有些哆嗦,尹夏怎么会好端端的就这么倒下来?!药不是正常吃了的吗!?会不会是因为药剂的量不足,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生长发育已经到了另一个阶段了?!

    。。。。。。。。。。。。。。。。。。。。。。。。。分割线。。。。。。。。。。。。。。。。。。。。。。。。。

    但是在看到站在一旁,同样慌张而且手足无措的韩诺冰时,林墨轩的恨意便瞬间灌注全身!

    这个男人!就是他,害的尹夏怀孕,害的自己和尹夏变成了这般的结局!现在还要害的尹夏发病么?!

    要不是怀里的人没办法放下,林墨轩下一秒恨不得上前撕碎韩诺冰的全身!

    救护车很快的赶了过来,尹夏被救护人员手脚麻利的抬上了车,救护人员急急的催促道,“陪同家属上车!快!”

    林墨轩和韩诺冰两个人顿时一同动了身子,林墨轩却狠狠的瞪了眼韩诺冰,“我自己的老婆!韩大董事长还是离得远一点的好!”

    韩诺冰微微一怔,却是没办法反驳,尹夏现在的身份,就是林夫人,自己不过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般罢了,哪里有什么资格去陪她去医院?

    韩诺冰的脚步停滞在了原地,林墨轩很快的跟车上去,救护车急速的驶出!

    不行!韩诺冰微微握了握拳,就算这一切都已经既成定局!但是就算亲眼看着她苏醒,亲耳听到医生说她无碍,那也总比这样守株待兔来的强!

    而且,现在的自己,没办法去做任何的事,出了看着她醒来!

    韩诺冰没有再犹豫,立马冲去自己的车子那里,飞快的发动车子,急速驶离西餐厅,朝着救护车的方向拼命赶去。。

    “小夏,小夏你不要吓我。。小夏。。”林墨轩坐在救护车里,声音微微颤抖着喊着,救护人员在给尹夏做着生命勘测。

    。。。。。。。。。。。。。。。。。。。。。。。。。分割线。。。。。。。。。。。。。。。。。。。。。。。。。

    林墨轩一个电话,打去了尹夏的主治医生处,命令他们立刻去救护医院帮尹夏诊治,如果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一定要他们连同一起付出代价!

    ——

    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我重新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整个人身体那么那么的沉重,脑袋里装满着那么那么多的故事,痛苦的也好,开心的也罢,就好像黄粱一梦罢了。。

    我整个人如同浸透在一个巨大的装满着深蓝色液体的玻璃罐子里,听得玻璃罐外头有人声。。

    “原本不是有了些动静了么?怎么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我也不清楚啊,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就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了,还不如直接已经医学死亡吧?”

    。。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讨论着我,说是要将我医学死亡,可是,我明明活着呀,我明明还能呼吸,我的大脑还能思考。。

    我好想使劲捶打那一面玻璃门,告诉他们我还活着呢!请再给我一次活着的机会,可是我却根本无法动弹。。

    没有人救我了么?我有些绝望的想着,难道我就要在这样永久的沉睡下去了吗?

    身体似乎有些越发沉重起来,我的呼吸也越发的短浅均匀,好像慢慢慢慢的,就不需要再醒过来了。。

    这样也好,以后也就再也不需要为着那些繁琐的感情而伤透脑筋了吧。。以后,我就再也不需要去欺骗任何人了。。更不需要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似乎就这么沉沦下去了,再也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了,就快要这么安安稳稳的睡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