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肥妞重生:小白老公惯不得 第567章 韩诺冰出国(2)

时间:2018-04-01作者:去冰半糖

    安未然满眼讶异的看着韩诺冰,“你,你说什么?你,,你要去国外?”安未然一脸的难以置信,“那医院那里你准备怎么办?。。”安未然冷不丁的问道,韩诺冰缓缓抬起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点了点头,“没错,,”</p>

    安未然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韩诺冰,沉默了很久,接着说道,“你想好了吗?”韩诺冰的笔顿了顿,接着停了下来,“嗯,想好了,,”安未然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想好了就好,,其他的我也不想多问了,反正该怎么走,我知道你自己心里头都有数的,我也不需要和你多说什么,,但是,”安未然一下子撑在了桌子上,满脸严肃的看着韩诺冰,“但是我还是很希望你,一定要考虑考虑清楚!出国这件事,短则数年,长则一辈子,,韩诺冰,你是真的已经决定好了吗?”安未然再一次很是认真的问道,,</p>

    韩诺冰也是直视着安未然,接着淡淡的说道,“我再一次确认,我决定了,,至于我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一定是有着自己的原因的,,”接着韩诺冰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方才在医院里看到的那一幕,心里头再一次堵得慌。。接着,喉咙微微有些嘶哑着继续说道,“嗯,,我也已经想清楚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自认为的最为难能可贵的爱情,还能支撑着我们继续活下去的,还有我们那些事业和人生理想吧。。”</p>

    。。。。。。。。。。。。。。。。。。。。。。。。分割线。。。。。。。。。。。。。。。。。。。。。。。。。。</p>

    接着,韩诺冰抬起脸深深的看了眼安未然,“这些不也都是你用你自己的经历在告诉我的吗?”安未然被韩诺冰这么一说,微微一怔,接着很是无奈的笑了笑,点了点头,“你说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错,我这么一副狼狈的人生,不就是你最好的借鉴吗?”安未然自嘲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也对,除了再也没有了爱情,我这一生其实也就这么凑合着过着,,至少但凡还有一样东西能支撑着我继续活下去,我便会矢志不渝的继续走下去。。”安未然顿了顿,“现在,,成威集团对于我而言,就是那个最后能支撑我继续走下去的信念了,我毕生的心愿,就是把他好好的继续经营下去,,韩诺冰,就像我一直以来坚持的,爱情是我们身而为人,能证明我们幸福生活着的最为直接的证明,但是想要活着的理由,却不单单只有爱情一种,,我们在这一生里,有太多太多的角色需要去扮演,,每一种角色,我们都需要去持久的延续,我们的责任太多,是没有办法仅仅因为一个角色的丢失,而去终止全部的角色扮演。。”安未然很是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心里清楚,当韩诺冰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以后,也就表明了,他已经很是清楚的有了一个内心的转变,虽然这样的转变,势必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但是既然他自己不愿意说,那他也没有必要去问清楚。。</p>

    。。。。。。。。。。。。。。。。。。。。。。。。分割线。。。。。。。。。。。。。。。。。。。。。。。。。。</p>

    而这个阶段,安未然他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转变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么痛苦的感触,他比谁都清楚,,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应该作为一个过来人,在韩诺冰的身旁去担任一个摆渡人的身份,帮他度过这样的一个时刻,,渡人渡己,这才是他应该去做的。。韩诺冰没有做声,但是却在一旁细细的听着,安未然心里头看着韩诺冰这般不反抗的模样,满是心疼,,想着眼前的这个人,在自己的亲眼见证下,短短的时间里,被迫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去面对这么多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什么都力求做到完美,刚触及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情的时候,他便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刚得到刻骨铭心的爱情的时候,他便彻底的失去了他的爱情,,到现在他的满是沧桑,遍体鳞伤,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为什么会遭遇这些痛苦?安未然自己也根本没有办法给自己合理的解释。。或许这便是韩诺冰的人生吧,也或许,他的人生便是这般的先苦后甜?而这一切的一切,也只能他自己去前行和品位,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人能出手相助。。。安未然看着看着,不禁再一次想到了自己,,没有了她的那些日子里,自己也是这么一天天的麻痹自己,不也挺过来了?</p>

    有时候想想,还是要感谢那些年来,自己品尝过的酸甜苦辣,自己感受过的好坏,自己经历过的风雨,等自己什么苦都能扛过来的时候,往前的那一片柔软,不过也变成了自己内心深处封存着的最为美好而又苦涩的回忆。。</p>

    。。。。。。。。。。。。。。。。。。。。。。。。分割线。。。。。。。。。。。。。。。。。。。。。。。。。。</p>

    “机票定好,一切安排好了,我会通知你。。”安未然朝着韩诺冰最后说道,韩诺冰点了点头,“好,”聪明人之间的话,向来比较少,安未然便很是识相的带着原本要批的文件,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推门离开的那一瞬间,他似乎还有着什么话要和韩诺冰说,想了想,却还是终究没有说出口,,便缓缓的离开,门也随即被轻轻的合上。。</p>

    再一次陷入一个人的世界里的韩诺冰,本来流畅的笔触,不知觉的停在了半空,眼前的视线竟开始模糊了起来,,接着,安静的空气里,啪嗒,,啪嗒,,一滴滚烫的热泪,缓缓的滴落在了文件纸上面,晕染了一块接着一块。。韩诺冰根本没有去伸手擦拭,而是任由安静的泪水顺着自己的脸颊缓缓的滑落。。自己的内心现在究竟是如何,韩诺冰他自己也没有办法说的清楚,自己在地下消失的那段记忆,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究竟对尹夏又做了什么?,,还有,为什么今天在看到林墨轩与尹夏,在病房里那般的亲密,自己为何竟然有一瞬间,似乎放开了?难道真的是为了尹夏而感到高兴吗?林墨轩真的是比自己更加适合他的人吗?韩诺冰哭着的时候,嘴角咧开笑了笑,,伸手抚摸着自己心脏处的位置,,难不成这种感觉就是解脱么?可是,分明却是觉得心里头被人生生的挖空了一块,那样也没关系吗?那样,真的还能继续生活下去吗?</p>

    。。。。。。。。。。。。。。。。。。。。。。。。分割线。。。。。。。。。。。。。。。。。。。。。。。。。。</p>

    韩诺冰自己也不清楚了,原本那么一个严格自我管控的人,从这一刻开始,竟然觉得自己似乎都没有办法继续掌控自己的人生,从此以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吧。。</p>

    ——林墨轩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很快就和我抱歉的说道自己有急事,似乎是关于我的,我的治疗似乎有了些许的眉目,他要马上去核实下才行,我朝着他点了点头,嘱咐了声小心,他便很快的离开了。。林墨轩走后,我的心情才算重新缓和了过来,,有些茫然的审视着病房里周遭的一切,,自己真的要重燃起生的希望,继续活下去吗?如果是的话,那么我现在要做的必然就是和我的命运继续抗衡,我要去处心积虑的避开所有的陷阱,预防所有的威胁,活得甚至要比尉彦还要累,去每时每刻的警惕,和死神作斗争,在时间的夹缝里求生存。。可是,如果选择了死,那么我便是继续颓然的自我等待着,等待着哪一天,一个新的噩梦随时降临到我的头上,,也或许,就是这一次,便是我的死点,那个老医生,怕是研制不出关于我的药剂的,那么我也只能,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此好好的离开了吧。。</p>

    我无奈的笑了笑,怎么会这么的复杂?我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掌纹,犹然记得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算命的老头,那个老头细细的看了看我伸出的幼小的手掌上面的掌纹,满眼复杂的看了又看。。</p>

    。。。。。。。。。。。。。。。。。。。。。。。。分割线。。。。。。。。。。。。。。。。。。。。。。。。。。</p>

    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孩子的命,怕是有些坎坷啊,,不算了不算了,我今日收摊了。。”说完,老先生便朝着妈妈摆了摆手,接着动作很快的收摊离开。。妈妈牵着我的手,在一旁有些生气的对着老人匆匆离开的背影骂骂咧咧,“这人怎么这样?!还有不给算命的?!怕是算不准,回头我们来生事?!真是晦气!。。”接着拉了拉我的手,低头对着我说道,“走吧!妈妈带你去集市上买鞋,,甭理会这人!”年幼的我,很是听话懂事的跟着妈妈离开了那里。。</p>

    到现在再来想想那个老人的那番话,似乎却是别有深意,听他来说,怕是从我的掌纹里已然看出了些什么,所以说,呵呵,命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很有趣。。</p>

    ——我正思索着,病房门被人推开,佣人正拿着一包东西走了进来,看到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愣愣的出神,有些打趣道,“夫人,我看您现在似乎气色好些了呢,,不像是前几日,那么的嗜睡,现在至少整个人的面色都好了些,看来还是董事长来了,喂您吃了点东西的效用吧。。”佣人这么说着,我便回过神来,抬起头冲着她笑了笑,接着点了点头,“或许吧,,”接着,我便看到她正拿着一包东西犯愁,似乎不知道如何处置的模样,便是随口问了那么一句,“怎么了?这是什么东西啊?”</p>

    佣人听了,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刚才经过的那个护士给送来的,说是夫人您那天进医院抢救的时候,和您一起被送来的,似乎是您遗落下来的。。”</p>

    。。。。。。。。。。。。。。。。。。。。。。。。分割线。。。。。。。。。。。。。。。。。。。。。。。。。。</p>

    佣人将那个破破烂烂包裹着的东西,企图想要打开来,似乎被包裹的很结实,倒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找到能打开的突破口,,“我看这包东西,不像是什么垃圾,却又看不出来什么价值,也不敢随便将它扔了,就想着先拆开看看是什么,能不能找到失主,实在不行,就先找个地方放着吧,等董事长回来了,交由他处置吧。。”佣人这么说着,我心里头不免有些不解,,我那天被送进来抢救的时候,和我一起被送来的?到底是什么?我竟然一时半会儿没有丝毫的印象。。“你先拿来给我看看吧,或许我能知道,,”我对着佣人这么说道,佣人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破包,微微有些犹豫,“要不还是等董事长回来吧,我看这个包脏的很,您的身子骨弱,万一上面有什么脏东西的话,那该怎么办啊。。”佣人很是犯难的说道,我摇了摇头,“没关系的,你先拿来,我看看,,我身子就是再虚弱,看个包里面装着什么,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我顿了顿,“再说了,这个包不是说随同我一起送来的嘛?估计也就我知道这个包是谁的了。。林墨轩来了,不也还是要来问我?”</p>

    佣人这么一听,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错,就点了点头,将破包给我乖乖的送了过来,我再嘱咐她给我递把剪刀来,帮我把这个破包周边的布绳给剪了,这才能顺利的打开这个破包。。</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