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肥妞重生:小白老公惯不得 第579章 磁星石(11)

时间:2018-04-01作者:去冰半糖

    一边在欣喜的在一旁叠着衣服,一边给尹夏讲着她家里头,儿子媳妇是多么高兴她回去了,,做了多少的菜,她的孙儿有多乖,,都能开口叫奶奶了。。说着说着,佣人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下去,,尹夏望着她,眼里尽是悲哀,,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佣人心里头的酸楚?谁愿意在这个能够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偏偏来给这些富太太们做任劳任怨的佣人?。。

    早些便听得林墨轩讲过这个佣人的身世,说是丈夫早逝,自己独自带着儿子,将儿子辛辛苦苦拉扯大,攒下那么些钱,在儿子成家的时候,全部拿了出来,一丝一毫都没有私藏,让他买房娶老婆,,可是,还是被儿子嫌,那能怎么办呢?这么些年来,她不过是一个人,没什么文化,只能做着这些佣人的活计,能有多少钱?给的多的,是雇主家豪气,给的少的,也是命,,还时不时受各种的气,还要同比自己年轻的佣人争抢,才能勉强在这一行当里做出些模样来,,一般的雇主,看重她的便是她的忠诚,说一便是一,绝对不会耍心眼,所以也慢慢的有了些口碑,,林墨轩也是特意让人找了这么一号人,为的就是能够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尹夏,认死理,也就不会动一些不该动的歪脑筋。。

    儿子本来是不同意她这个年纪再出来工作的,可是那又什么办法?呆在家里自己能做什么?连自己带着孩子多说些话,都是要被媳妇嫌的。。

    。。。。。。。。。。。。。。。。。。。。。。。。。分割线。。。。。。。。。。。。。。。。。。。。。。。。。

    媳妇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儿子也没什么本事,小两口这又添上了孩子,哪里来的奶粉钱?哪里来的上学钱?佣人呆在家里,每晚每晚的听着小两口吵架,小孩子的哭声,,自己躲在房间里也是流泪不止,,想了想,还是重操旧业吧,,趁着自己还能靠着这把老骨头再做几年,也总比继续这样好,于是便被林墨轩的随从安排了过来,好在服侍的是尹夏,一直以来对她都是以礼相待,也从未有过而言相向,,更多的时候,佣人都是很护着尹夏的,当然也是很尽忠职守,非常妥帖的照顾着尹夏,脏活累活一点都不推辞。。

    也只有这样,,虽说着儿子还是心疼着自己的母亲,但是每月看到账户上多出来的可观的数字,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每次回家,定是要给妈妈做上一大桌子的好菜,,媳妇看到自己婆婆不在家里烦东烦西,还赚钱贴补家用,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他儿子孝敬他母亲,,也催的孙儿叫上那么一两声奶奶,,佣人边坐在一旁,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儿子给自己买的新衣裳,边是高兴的满含着泪花,,“哎呀,,夫人,您说,人活这一辈子图什么呢?”尹夏望着她,从未发觉平日里力气如此之大的佣人,已然发间爬上了白发,眼角的皱纹终究是不会骗人,已经悄无声息的爬满。。

    尹夏被她这般一问,微微的一愣,似乎这个问题也是自己一直在问自己的吧,,可是第一次被这般年纪的问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分割线。。。。。。。。。。。。。。。。。。。。。。。。。

    佣人也似乎没有想要从尹夏处得到这样的答案,在她的眼里,尹夏不过是一位命不好的富太太,,有那么疼爱自己的老公,有心疼自己的父母,有那么好的条件,只不过是命不好,一直躺在这医院里,无福消受罢了。。哪里比上她,这一生忙忙碌碌的都不知道为了谁而活着,,回眸起来,也就是年轻时遇上了孩子的爸爸,正因为那个时候的一念执着,却也让自己度过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么悲悲戚戚的一生,,佣人但凡想到这些,总是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我要是早些知道,,这命啊,是这样的安排,说不定啊,我在最早些的时候,就会换一个选择了,,”佣人的目光里满是回忆和无奈,,坐在病床头的尹夏听了淡淡的笑了笑,要说上年纪,她这么两世活下来,也不比她年轻多少,,要说上这“要是早些知道”。。自己现在正活着的,不就是自己早些知道么?尹夏也跟着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这个世间上啊,哪里来什么早知道啊,,就算早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早知道了,换了一种选择,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了?。。恐怕另一种结局,还不如现在呢。。”佣人听了尹夏的话,微微有些讶异的转头来看向她,,再看她这般的憔悴,心里头想着的也是,这个林夫人受了不少苦,恐怕也是个什么都看穿了的人啊,,可惜了,这么好的年纪,这么好的相貌,,哎。。

    。。。。。。。。。。。。。。。。。。。。。。。。。分割线。。。。。。。。。。。。。。。。。。。。。。。。。

    最后的那一声哎,尹夏听的出来,这是佣人在为自己叹息着,,却是淡淡的笑了笑,“方才还不是高高兴兴的,怎么忽的变得这样压抑了?。。难道是回家后没遇上什么高兴事?”佣人立马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哪能啊,,我这不一回去,就给我买新衣服,给我带了一堆好吃的,,还给我带着去理发店好好修剪了个发型,,夫人,您没看出来吗?”佣人精神的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倒是真的利落了一些,,尹夏点了点头,“嗯,算是发现了,,挺好的,,儿子挺孝顺的,那不就挺好的吗?还叹什么气啊,,”佣人情不自禁的再一次叹了口气,“是啊,,儿子是挺孝顺的。。”便低眉顺眼的说道,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很快将东西整理好了,起身拍了拍前后衣服,对着尹夏又换上了一如既往温暖的笑容,“夫人,,您累了么?要不然我服侍您清洗?今天早些睡?。。”尹夏想了想,也行吧,反正也不过是一件例行的公事一般,于是点了点头,“好,,那就早点清洗吧。。”佣人诶了一声,便转身去了浴室里,准备东西去了。。

    ——佣人走后,尹夏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病床上,毫无表情,,不喜不悲,一直思索着的便是佣人方才的那番话,恐怕她是以为自己大概听不懂才是。。很可惜啊,自己怎么可能听不懂呢,这两世的酸甜苦辣,历历在目,全部尝过,走到了今日,如果让自己重新选择,也不过是另一场错误的开始。。

    。。。。。。。。。。。。。。。。。。。。。。。。。分割线。。。。。。。。。。。。。。。。。。。。。。。。。

    又或许啊,每个人这么生活着,本就是一场错误的开始,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没有人是真正的输家,百态的人生,尝遍了,悟透了,那你就是解脱,,悟不透,那你便是轮回。。尹夏惨然的笑着,望着窗外,已然漆黑一片的夜色,,缓缓的两行热泪从脸颊划过,,热汩汩的,直流淌入心田里。。

    尹夏抚摸着曾经还留存动静的小腹,此时此刻,一片安详,,想着似乎自从上一次起,便再也没有见过韩诺冰了吧,,或许,不见兴许是件好事吧,,自己根本无法去面对他,哪怕那个时候的他是失了心智,,尹夏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原谅和放下的,自己终究不是圣人,倒不如就此两个人两两清,再也没有纠葛,各安天涯,,相忘于江湖吧。。

    说不定,自己还能继续活着,这么悲天悯人的过一段日子,又或许,很快自己便再也没有如此的机会,便是长别这一世了。。要问自己后悔吗?也不后悔,不后悔自己曾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经拥有过那么一段,浪漫懵懂的青春,,要问自己后悔吗?也后悔,后悔自己只为了贪图那么一点点的甜味,便堵上全部的厄运。。

    尹夏长长的叹了口气,倚靠在病床上,继续看着窗外夜色,心里头不知为何染上了一抹沉郁,,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亦梦亦醒,谁都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梦境,什么时候才是真实,,难不成,喜悦的时候,便是这人生的幻境,痛苦之时,便是这人生的真实?

    。。。。。。。。。。。。。。。。。。。。。。。。。分割线。。。。。。。。。。。。。。。。。。。。。。。。。

    韩诺冰已到了国外,电话国内的时候,总是匆匆的说些公事,然后便匆匆挂断电话,,那一日,安未然与韩诺冰将国内外事宜全部安排妥当后,安未然不经意间问了一句,“嗯,好了,还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却是长达三秒的沉默,,安未然的眼神微微黯了黯,韩诺冰淡淡的说道,“嗯,没其他的了。。”安未然却全然没有顾得他的话,直截了当的说道,“她没事,,还在医院好好的。。林墨轩本事很大,一直保着她。。”电话那头再一次长达3秒的沉默,接着便是淡淡的一句,“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接着便是:嘟嘟嘟。。的忙音,安未然缓缓的吐了口气,他哪里会不知道,如果说出尹夏的近况,那对于韩诺冰来说,是一种煎熬,但是如果缄默不说,那便更是一种折磨,,韩诺冰和尹夏此生无缘,无论是他也好,韩诺冰也好,尹夏也好,他们都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就无需担心他们之间还会继续纠缠不清,,只不过,看到韩诺冰这般避如蛇蝎的模样,更加是让安未然难受,究竟要是什么样的痛苦,才能让一个人选择永远离开,选择成全,选择永不提及,选择安好勿念。。

    韩诺冰缓缓的挂上了电话,那个时候的他,站在国外公司的办公室里,在挂上电话的那一刻起,缓缓的蹲坐下来,捂着自己的嘴,哭得泣不成声。。

    自己终究是没能护在她的左右,却还是那个伤害了她的罪魁祸首,,现在,竟然连说想她的资格都没有了,,甚至听得她的一丝丝消息,都是那么的满满罪恶感。。

    。。。。。。。。。。。。。。。。。。。。。。。。。分割线。。。。。。。。。。。。。。。。。。。。。。。。。

    错了,这一切都错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那么从一开始,自己都不要对她踏出那样的一步,如果将那份感情深深埋在心底,自己不过是一旁的祝福者,今日的结局会不会就完全不同了?韩诺冰的双肩不住的颤抖着,整个人说不出的凄凉和悲怆。。从此以后,异国他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我对着冰封的大雪,说着我想你,对着冰凉的余晖,说着还记得,对着干涸的河水,说着回忆起,对着再也不见的地球那一端,挥手作别。。

    ——尹夏仿佛自己身处在一团泥泞之中,似乎被谁狠狠地掐住脖子,根本透不过气来,,她在泥泞的黑暗中不断挣扎着,企图扯开掐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拼命捶打着他,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动静,不知道是动静有些大了起来,这才引得一旁睡得较浅的佣人醒了过来,感受到了尹夏这边的细微动静,立马起身开灯来看,便是看到病床上,尹夏自顾自的抓着自己的脖颈,拼命地挣扎着,立马大惊失色,衣服都来不及穿,叫喊着冲过来,,“夫人!夫人!您这是怎么了?!夫人?!。。夫人?!”佣人叫喊着,,尹夏的脸色已经憋得发紫,佣人的大声叫喊还有用力摇晃,有了些反应,睡梦中的尹夏忽的一下子睁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