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664章 真王的震撼

时间:2018-05-25作者:浮沉

    方姌却是纠结了,圣谕肯定是要接的。

    不接,就视为玄龙帝国的叛国大罪,方姌没这个胆子逆抗,她只能跪接了,可是接了,她就成了‘贵妃’。

    想到神秘大人物的说话,好象让自己成为方堃的保护者,他势必要后来居上的超越自己呢,很显然,他异日的成就也必在自己之上啊,那玄龙帝能和他比吗?

    但是眼前却是玄龙帝势大压人,方堃只是小圣王一枚,根本不是能上了台面的人物,在神修眼里他就是一只蚂蚁。

    蚂蚁有什么资格和‘龙’对话,完全没有。

    不过,方姌还是给自己法器空间中的方堃传了神念。

    ‘我怎么办啊?圣旨降了,我不得不接啊,不然全族遭难,我父母更要被牵连进去,灭门大祸啊。’

    这一点认识,方姌还是有的,即便她不想成为什么‘姌贵妃’也由不得她了,即便她看不上什么玄龙帝也由不得她了,方氏一族的兴哀都在她腰身上了,她不把p股撅给玄龙帝,回过头方族就被冠以极大的罪名收拾掉了。

    她也知道自己珍藏了百万年的贞珠要贡献给玄龙帝了。

    不过对于她的家势来说,她能摇身一变成了‘百强国度’之一的大帝贵妃,也是极为尊荣了,不知要羡慕死多少人。

    ‘接就接了呗,无非是顶个名,’

    ‘我去,什么叫顶个名?一但入了宫,姐姐我还不得撅着p股侍候那皇帝啊?混沌质的贞珠,他能不夺?’

    ‘那倒是,夺贞珠还只是其一,我怕这皇帝要夺你的混沌之质为己有吧?’

    ‘什么?夺质?’

    这话让方姌灵魂也颤抖了,比起撅着d被皇帝恁要严重太多倍的‘夺质’,对方姌来说才是灭顶之灾,夺质和要命差不多,失了混沌质的她,打回原形,甚至比之前更惨,生不如死。

    她躯体轻颤,看到这一幕的诸长老,还以为方姌激动的呢。

    一朝成了一国之贵妃,换了谁也激f难当啊。

    却不知方姌是为自己即将降临的悲催命运而吓的发抖。

    哪怕她拥有大法器,但也没自信就认为那大法器真的能护住自己,这宝再暴露了,玄龙帝国再无她立锥之地。

    而且她一出事,或一反抗玄龙帝,方族直接迎来灭族之祸。

    混沌也好,大法器也罢,现在看来为方姌带来的不止是福运,也有相同份量的危机,若不能化解这危机,福运转厄!

    往往就是这样,大幸运的背后藏着更大几率的危机呢。

    方姌在上三阶强者面前,哪有什么自信?

    即便她相信自己的法器和秘技都很强,但绝对不足以和神君级的大强者相抗,最终落败的是自己。

    若自己暴露出大法器,那就不是玄龙帝对付自己了,恐怕有混沌秘境的更强者在瞬间就现身出来掠夺。

    现在方姌感觉,自己完全被动的没有了选择。

    命运已经不在自己手里把握了。

    原来想把握自己的命运是这么的难?

    一种无力的颓丧之感由心底涌起,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

    同时,也感到无奈,真的无奈啊!

    但是方堃的神念传递过来。

    ‘也没有什么,你进宫见他就可以了,你背后的大人物又岂是他能惹得动的?不用卑躬屈膝,你的福运长绵着呢!’

    方堃淡淡然的把自己的意思传递给了方姌。

    不知为什么,得到了方堃的这种安慰之‘语’,方姌莫名其妙的不再有一丝害怕了,是啊,自己背后有也要大人物嘛。

    无疑,自己也是被神秘大人物选中的代言,人家怎么会看着自己被欺负呢?那不是欺负自己,而是在欺负‘大人物’!

    在一片‘谢主隆恩’的恭维声中,方族的长老们看着方姌登上了皇帝的玄龙飞舟。

    方明正心中苦涩,也没奈何,方姌此去,能有命留存就是极大的幸运了,这样的几率是极渺茫的。

    混沌质啊,谁不起觊觎之念?谁能压下觊觎之心?

    玄龙帝,那就是玄龙帝国内第一个拥有最强觊觎之心的存在,他大权大势在握,谁敢逆抗之?

    方天阔都难过的落泪了,他更知道女儿此去,怕再无相见之期了,可是凭他的力量,根本没资格发一句话,表一句态。

    还有幸灾乐祸者,如已经重组了躯体的方怀,他咬牙切齿的想,自己被拿走的推荐名额又回来了,自己受的侮辱,居然由皇帝为自己讨回,哈哈,真是痛快啊!

    方族中人,谁都知道方姌此去,基本失去了再返族的可能。

    所谓方族的大兴只是一句笑话,倾刻之间就被一道圣旨给毁的连残渣也没有剩下一丝半点,之前的一切如同一个笑话!

    登上飞舟前的方姌,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心悲如死的父亲,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倒是让方天阔更加伤心欲亡了。

    ---

    飞舟消失的那一瞬,方明正就把神念勾通了神君老祖。

    ‘老祖,玄龙帝就这么欺负我们啊?’

    ‘唉!没办法啊,明正,势不如人,一切皆妄,这个世道从来就是如此,也许一百万神宗丹就是方姌为方族换来的补偿吧,若我们方族有一尊混沌强者,哪怕一尊,玄龙帝也未必敢这么欺负我们啊,可惜我们方族没有,就看方姌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她自己?她才是小少神,就算拥有混沌质也不可能逆抗龙玄帝国啊,一但违逆,就会为方族遭来灭族大祸。’

    ‘人都被他带走了,无论什么结果,玄龙帝都不会再牵怒方族了,不然传出去他这个玄龙帝尊份丧尽,于国之大局不利,这一点他还是要虑及的,我们只有为方姌求个上苍的庇护了。’

    ‘上苍?会庇护谁?’

    方明正苦笑无语了。

    ---

    入了皇宫的方姌,心中也在念着上苍的庇护,降临吧!

    到了这刻,她不信上苍也不行了,大约这是唯一能让她心里有一丝幻想的奇迹了,一但上苍眷顾,大人物有可能重现!

    想起方堃主瓣不必‘卑躬屈膝’的话,方姌也激起了心中的矜傲,对于准备夺我生命奇质的坏人来说,我还要跪拜吗?

    想想自己再撅着p股在他面前跪拜的屈辱之姿都不知会激起他多少的荣耀之感,就令方姌心中更为不愤了。

    所以这一刻,方姌抛掉了亲人与家族的荣辱,既然要亡,我也要亡的有一份尊严,哪有撅着p股乞亡的?呕也呕死了。

    她迈步进入玄龙大帝所在的皇内廷‘龙宸殿’;

    这里不是朝议的大殿,而是皇帝日常处理事务和修练的内殿内廷所在,这里是除了皇帝亲召不能随便进入的禁殿。

    能随便出入此殿的就是皇帝和大太监玄逸。

    “大胆,见皇不跪,要灭族吗?”

    玄逸尖声细气的太监音令方姌讨厌。

    他还刻意的释放修为神元威压方姌,倒不信一个小少神能和他半步神皇大能对抗?乖乖撅了p股跪好吧。

    然而半步神皇的威压,在方姌突然释放出的混沌元息面前如豆腐一般脆弱的崩溃了,用溃不成军来形容也不过份。

    “咦!”

    半步神皇境的大太监玄逸面色陡然一变。

    连半步神皇境的玄龙帝也面色凝重了起来,此女怕是不凡!

    他龙骧虎步的上前在帝坍前站稳,伟岸的躯体的确高大无比,之前方姌也没有见过神君级的甚至半步神皇级的大强者。

    如今亲身面对,也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无上威压,若非借助大法器的威能强撑,她早就给压迫的跪撅了,就是身上王品圣袍也要碎为齑粉,自己怕要光着雪t在这里受跪拜之屈辱。

    适时,方堃的神念融进了她的神念中来。

    ‘还是我主控你的神魂言语吧,你学着点,装就装个大的嘛,除死无大祸,怕他什么?’

    ‘你,好吧,你主控了吧,我都不知要说什么或做什么。’

    方姌除没遭遇过这种高端的‘对话’。

    她没有一点应对的‘经验’;

    方堃主控了她的灵魂,甚至神态、动作、言语等等。

    在方堃的操控下,方姌淡淡的瞥了一眼大太监玄逸,轻哼道:“你一个没‘卵’子货,在我面前也要吼的资格?”

    她轻蔑到极点的眼神,差点没把玄逸给气的吐了血。

    听到这句话的玄逸傻鸟呆‘b’了。

    连玄龙帝也更阴沉了脸儿。

    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无形中有一股莫测的威压已经降临到玄龙皇宫之上,这纯粹是他的一种感觉。

    那玄逸却终是逊了玄龙帝半筹,没有感应到莫测神威的降临,居然在这刻又尖着嗓子开言。

    “真是大胆之极,大胆之……啊!”

    一个‘啊’字的惊叫,结束了他的发言。

    龙宸殿虚中这一只光色的大手,蓦然出现,直接捏住他脖子就把这尊半步神皇级的大强者给‘扔’出了龙宸殿。

    方姌适时道:“狗一样卑j的东西,死的远点,再听到你吐出半个字,叫你神魂俱灭!”

    殿外,有有一丝玄逸的残息在喘,说明人还活着。

    玄龙帝惊的都瞪大了眼。

    “你,到底是谁?”

    此刻,他终于明白,任何一尊混沌质的背后似乎都有非常视秘而强大的存在庇护‘他’的发展。

    想要掠夺混沌质的拥有者,必然要击败他背后的强大存在。

    玄龙帝心都坠进了‘冰窟’!

    混沌质者背后的大人物,只能是混沌境的大能,毫无疑问。

    只观此女的强势态度,就知道她有绝对强悍的倚仗。

    而她此时显示的超凡手段,居然直接把半步神皇扔出殿了,和扔一只死狗都没有区别,玄龙帝想不信也不行了。

    毕竟这玄龙帝的修为也就比他这位心腹大太监高半筹吧。

    他可不想象死狗一样给‘扔’出去。

    在混沌大能们的眼中,天域国度中的皇帝就是蚂蚁帝。

    蚂蚁帝,‘踩’死了也不会撩一撩眼皮。

    方姌淡然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出现在了玄龙帝国,你觉得这对玄龙帝国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个,自然是天大的喜事。”

    这一点,玄龙帝不得不承认。

    他冠玉一样俊秀的面容也渐渐舒展开来,没了之前的阴郁,他能听出方姌的语气,似对玄龙帝国无恶意。

    “我乖乖的入宫,是不想惊动了一些有形无形的存在,寻附上狗奴才居然叽叽歪歪的惹人厌,他怕意思是你的意思吗?”

    “怎么会?他一介阉奴,如何能代表朕的意志?怕是朕宠坏了他,有些恃宠生骄了吧?帝国多一尊修成混沌真神的存在,真是莫大的之喜,你若能与朕共同参修……”

    玄龙帝还在试探方姌的心意呢,故有此言。

    方姌却不客气的抬手打断他的说话。

    “玄龙帝,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觉得你有资格享受‘本王’这转世之躯?你不怕折了你的小龙‘鞭’吗?”

    “呃!”

    玄龙帝一听这口气不对,‘本王’?

    什么王?

    转世之躯?

    本王的转世之躯?

    再一联想混沌质,玄龙帝如梦初醒,脸色大变了。

    混沌质,本王,转世之躯。

    难道是‘混沌真王’的转世吗?

    这个答案一出来,玄龙帝都吓的差点挤出尿来。

    方姌却道:“本王现在是比较弱小,可也不是你能染指的,简直是岂有此理,老虎的p股你也敢m摸?”

    说着,方姌已经步上龙廷帝坍,更自然的走上龙座一坐。

    “嗯,这个坐位也不是那么好‘坐’的,要有眼力啊!”

    她这话似是在敲打玄龙帝。

    方姌自己的神魂都颤抖了,‘方堃’这么表演,还真是吓死人啊,可是扔出玄逸那手段,的确是惊世骇俗的。

    大人物,真的就在他背后啊?

    若非如此,怎么有‘扔’出玄逸这种强者的手段?

    玄龙帝却深深相信了这方姌的身份,手段加实力,还要什么?浓郁的混沌元息,他只在自己龙氏老祖身上见过。

    甚至老祖身上的混沌元息都没有这么浓郁。

    此时,他的神念已经在勾通在混沌秘境的老祖了,他无从判断面前之女的真实底蕴,但他并不弱智,自己判断不了,就让能判断的更强者来嘛,龙氏的老祖绝对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老祖,此女……’

    ‘你不用说了,我一直在关注,我的神魂意志就在龙宸殿深处,一切都瞒不过我的法眼。’

    ‘那老祖以为,这个女子是……’

    ‘深邃,只能说深邃,居然连本祖都看不透她的底蕴啊,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此女之凡,绝对不在本祖之下,她自称本王,你的猜测若许是正确的……’

    就在玄龙帝和混沌真王老祖交流时。

    方姌突然开了口。

    ‘龙氏老祖,你也是混沌真王级别的存在,没必要遮遮掩掩的,显化出来一见吧,日前我有见过你龙神一族的混沌龙神血脉转世,她应该已经入宫了。’

    ‘什么?’

    下一瞬间。

    一尊光影显化,凝成了一尊无比伟岸的身躯。

    比玄龙帝都要高大巍峨。

    玄龙帝在他显形的一瞬,噗嗵就跪了,撅着个p股给他磕头,口称‘曾孙龙玄敬给曾祖父磕头了!’

    原来他是这混沌真王的曾孙子。

    而现形出来的这位就是方姌口中的混沌真王了。

    这尊混沌真王是龙氏老祖龙缈天。

    当然,显化出来的形态也不过是他的意志化身罢了,他的本尊都不知在亿亿万重的时空之外做什么呢。

    此人方额阔面,无比雄奇的一付龙姿。

    在多少亿亿年前,他也曾是玄龙帝国的大皇帝。

    龙缈天一摆手,让玄龙帝在一边侍立。

    他目光灿灿盯着方姌。

    “混沌道友,你适才所言当真?”

    这一下居然成了‘混沌道友’。

    这等于是混沌真王龙缈天承认了方姌的身份。

    这是予她平起平坐的地位。

    方姌自己的神魂都不相信这种戏剧x的转变,来时的路上都在为自己即将悲催的命运感叹,谁知一切转变的如此之离奇,如此之让她不能置信,这个方堃神奇了!

    “这种事,你觉得假得了?”

    方姌反问。

    龙缈天微微一笑,“道友说笑了,”

    他的神念早漫散出去,全神笼罩了玄龙帝城,搜索这位龙族的混沌龙神血脉转世者。

    当一股极为震撼他灵魂的血脉被他探知时,混沌真王龙缈天双目暴起璀璨的神芒,有如星辰爆炸般的绚亮。

    一个女子的极其威严的声音在龙缈天的神魂中响彻起来,‘是谁在窥视伟在的混沌龙神血脉的秘密’?

    这声音震荡着龙缈天意志凝聚的躯体,声音中的威严和威势,差一点就撕崩掉龙缈天的显化之躯。

    他也在这刻感应到了更加清晰浓郁的龙神血脉,和这龙神血脉相比,自己身上的血脉纯正度连百分之一也没有了,简直是悲催加可怜啊。

    不由得他不信这是龙神一族的大血脉主系。

    然而这龙神血脉中却隐含着无比强势的魔息,为何?

    他也把自己的意志之声传送过去。

    ‘吾乃龙神后裔龙缈天,你既是龙神血脉主系的代表,应该能感应到我身上的龙神血脉和龙之本源,而我不明白的是你身上为何有无比浓郁的魔息?’

    ‘你一只小小真王境的龙人,又如何能得知更多绝秘?混沌三大生灵之外是我们混沌龙神一族,你也知道这一点吗?我血脉中的魔息是新的进化,是融合是先天古魔至躯的最强进化,我现在是至强者混沌魔龙,强大的血脉更在亘古混沌龙神之上,你要是能知道这些,那你岂不是比我还要强大?真是莫名其妙,你这意志化形之躯也不愧是混沌真王级别的,不过我若祭出魔龙至躯,照样让你意志分身崩溃为齑粉,你本尊在亿亿万层时空之外,要回来也要经历亿年的时光,除非你悟到时间法则的光箭。’

    ‘什么?光箭?怎么可能,这世上会有参悟了光箭的真强者?怎么可能啊?’

    ‘那是你孤陋寡闻吧,我的丈夫早就参悟出了时间法则中的光阴逝箭,一瞬亿年,甚至次极变都参悟出来,令时光回流,追溯三生,逆转命运,他从生命长河之中走出来,镇魂碑都不能封镇他,你又岂知他的无匹威量?’

    这些话彻底震撼了混沌真王龙缈天。

    光阴逝箭?时间法则奥技啊。

    一瞬亿年,这是何等修行之利器神技啊?

    时光回流,逆转生死,这是真正逆天夺命的神技啊。

    生命长河镇魂碑,这是传说中的最牛大法器,就是混沌大帝在它的面前也会神魂颤抖的。

    他还对一条信息震撼莫名,就是龙神血脉进化到了魔龙的高度,是龙神和先天古魔至躯的融合。

    这是要逆绝神天的节奏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