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017章 讨你欢心?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结束了方堃的聊天,萧芷被人挤兑上当的郁闷心绪一扫而空。

    有只傻鸟接了盘,她当然开心啦。

    而且还是翻倍出手的,一千买来两千卖掉,这买卖不错呀,自己蛮有生意头脑的啊。

    她一高兴,马上打电话把这事和好友罗婷就说了。

    罗婷听罢,道:“不是吧?那货故意这么做,是讨你欢心的吗?”

    “他乐意讨就让他讨呗。”

    “呃,萧大班长,你还真给机会呀?”

    “嗯,我给他再次入住人民医院的机会,就怕他没胆子要,哼。”

    萧芷可不怕方堃,姐姐我是霸王花,吃定他这只小霸王了。

    “这样好吗?被曹军知道,肯定要惹出事来。”

    “关他什么事啊?”

    一提到曹军,萧芷脸色有些怪异。

    这个曹军是她有力的追求者,而且被无数人看好,甚至说他们门当户对。

    因为曹军他爸他叔不是高官就是高管的,他爷爷更是省委二号,和萧芷的爷爷是平坐的大人物,虽然从政治形态上说,两家还可能存在一些对立,但也可能因为两个孙辈的结合而改变现状。

    反正,不管大人们怎么样,曹军是认准了萧芷,粘的那叫一个紧。

    当初方堃调戏萧芷被她揍的住院,曹军更放言,会叫方堃好看,这就是后来他去医院准备做点什么,结果被剥光整了一顿,今儿没查到谁在整他,但隐隐感觉是方堃,却又没有证据。

    另说,曹军和萧芷在小学时就是同学了。

    他们都是中陵这边土生土长的,而方堃是京城人,对他们来说是外来户。

    要说十三四的少男少女就懂得搞对象这事,也不奇怪,虽然朦朦胧胧的,但信息时代让年轻人们更早的接触到一些属于成年人的东西,也可以说这是网络的弊端之一。

    到了初一,曹军也还紧紧追着萧芷在一个班里。

    而且,这个曹军各科成绩都相当优秀,同时是班里的体育委员,负责组织各种相关活动。

    之前呢,曹军和方堃也没有过多的交集,他压根就看不起方堃这样的混子,除了身体不错,练过几天武,能打架之外,他认为方堃一无是处。

    但叫他和方堃这个楞头青单打独斗,他是不会去的,他有自知之明,他知道打不过那货。

    他也不信方堃敢动他一个手指头,曹家是他惹得起的?能活活踩扁他吧?

    所以呢,曹军从来都是用鼻孔看方堃的,而方堃也似知道曹军不好惹,在校时也不惹他,撞见了也是绕道走。

    久而久之,曹军在方堃面前就更充满了优越感。

    说个不好听的话,曹军压根没把方堃当成是竞争对手,因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萧芷,更是对那货连眼皮子都不撩一下的。

    暑假前夕,方堃不知抽什么筋,竟斗胆调戏萧芷,结果直接给打伤入了医院,曹军差点笑死。

    做为萧芷本人,她对少女的朦胧情怀也有察觉,而追着自己的人又何止曹军一个?

    校花的烦恼就是被太多人盯着、追着、议论着,甚至成为无数龌龊男生悄悄撸的幻想对象。

    可这些都是萧芷知道且无法去改变的现状,用她闺蜜罗婷的说法,你不去想就是了,不然光这些恶心死人的事,还不得逼你去跳楼啊?

    想想也是,你能管住自己去喜欢谁或不喜欢谁,但你无法去掌握别人的思维或意识。

    由于曹军追的萧芷太紧,又加上家势不凡,堪与萧家比肩,在学校里就传出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的说法,实际上,萧芷心里颇不以为然。

    在她眼里,曹军算个不错的男生,德才兼备,相貌英伟,气质不俗,谈吐文雅,更兼有良好的家庭,暗恋曹军的花痴女生不知有多少。

    可萧芷总觉得曹军缺少点什么,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就算罗婷提起他时,萧芷也没有太大反映。

    “芷芷,曹军那个,心眼儿小,你看不出来呀?他要知道你和方堃有交集,肯定吃醋。”

    “他怎么想,我管不了,”

    “芷芷,你别和我说,你对曹军没一点意思哦?”

    “这么说吧,婷美女,我们才十三四诶,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我老妈可是告诉我了,敢早恋的话,会敲断我修长的**呀,说实话吧,曹军这个人各方面都还行,我也不否认对他有一些好感,但我现在只能说,他未必就是姐姐我的菜。”

    “哟,我的美女芷,你不会在暗恋某个高年级的学哥吧?咱们这么好关系,我咋不知道呢?”

    “这种事能告诉你呀?嘻嘻。”

    “那到底是有没有吗?”

    “有个屁,我可不喜欢那些不成熟却装成熟的家伙,一个个自以为是的,其实幼稚的可笑,曹军也有这方面的毛病,年少轻狂其实是一种本性,他们却要遮遮掩掩装装扮扮的,虚伪,不真实。”

    罗婷道:“我听你这话说的,怎么好象在夸那个方堃似的?”

    “我夸他干什么?那货是太真实了,太不要脸了,连薛老师都敢口花花,简直是禽兽啊。”

    “是啊,不真实的太不真实,真实的又太真实,搞的人眼花瞭乱的。”

    罗婷也无法琢磨萧芷的心思,不过有一点她清楚,那就是萧芷拥有很与众不同的思维。

    “别眼花了,婷美女,明天中午陪我去找姓方的交易。”

    “我都怀疑他脑袋给门夹了一下,居然接手你那把剑?真的,我觉得他除了讨好你,没别的意思了,你也是,还给他这个机会,是受不了同学们的挖苦嘲讽,还是心疼那一千块呀?”

    萧芷翻了个白眼,“我差钱吗?死丫头,不过要说给我这回受骗找个下家接盘,还真有这种想法,反正那只傻鸟乐意,我何乐而不为啊?这叫周瑜打黄盖,我愿打,他愿挨,没辙喽。”

    “好吧,可怜的校花暗恋者,曾被揍的半死,如今还跑过来充当你受骗接盘的下家,想想方堃也挺有坚持和操守的,都有点佩服他了,至少,他是我目前看到为你付出最多的一个人了。”

    罗婷就事论事的说,萧芷一想,还真是,包括被自己揍的半死,方堃这猪头应该自己追求者中最凄惨的一个吧?

    “婷美女,有些家伙是不用同情的,骨子里往外渗贱,天生就欠扁呀。”

    “美女芷,你也是一扁成名,校花变成了霸王花,露出了狰狞的母狮面孔,不知会吓退多少追求者,哦,我想起上次咱们游紫霞山,看到方堃那货爬孤仞峰,你没问问他咋想的?”

    “问了啊,我说我真把你看走眼了,居然敢爬那绝命峰,他说他当时裤腿儿滴水,早就尿了一裤裆,婷,我笑的半死呀。”

    噗,罗婷也喷出笑来,“真的尿一裤裆啊?”

    “我看也不象说假的,换了谁在那种死境,都有可能失禁,他最终能有勇气攀上崖,我是真的很佩服他,换过是我,也没有那个勇气呀。”

    “是啊,我当时以为他是要去自杀呢,也不知他为什么去爬那峰?”

    “没问,交浅言深!”

    “的确是交浅言深,行,明天我陪你去见见尿了一裤裆的‘勇者’。”

    ……

    当晚,方堃在秋家吃过饭,临走时秋之惠要送他,他也没让她出来。

    他说今天回家去,不回宾馆了,秋之惠也就打消了送他的念头,不回宾馆就意味着不会与卢紫云照面,秋之惠就没有焦虑了。

    方堃在省委大院里窜了弯儿,跟作贼似的溜回了自己家,因为他家也在这个大院。

    入来就看见姐姐方婧在客厅里窜。

    “你还懂得回家啊?”

    “哟,姐,这么些没见,就不能好好和弟弟唠唠?阴阳怪气儿的,也不怕我难过。”

    “你还懂的难过?”

    方婧继承其母基因,已然显露出美人胚子的雏形,气质清冷、端秀。

    她比方堃大两岁,开学就读高一了。

    不过她可没有弟弟现在170公分的身高,也就165左右,但在同学中,已经相当可观的了。

    “好吧,我亲爱的姐姐,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亲的不能再亲的姐弟,你还能把我怎么着?”

    “我揍你,是姐姐的权力吧?”

    “来揍呀,我肯定不动。”

    “哼,没那功夫。”

    方婧白了他一眼,扭身上楼去了。

    这时老妈苏裳才从书房转出来,“我说你们姐弟俩,能不能不一见面就斗嘴?”

    “老妈,怪我,姐是教育我呢,我虚心受教。”

    方堃可是很少这么谦虚的,换过是以前,肯定跳着脚和姐姐争,当然,最后可能被姐姐踹两脚也就不敢再争了,哪怕他很能打,但他也知道自己是弟弟,被姐姐收拾时,只会抱着脑袋惨叫,从来没还过一下手,这一点,倍受父母的赏识,认为他本质还是好的。

    正上楼的方婧听到这话,回过头看了眼弟弟,她都觉得奇怪,这货,转性了?成绵羊了?

    方堃朝姐姐咧嘴笑着,还打手式,“小弟恭送姐姐上楼!”

    “哼。”

    方婧再哼了一声,直接上楼去了,

    倒是苏裳觉得儿子有点不对劲,“拽拽,你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什么事了?表现的这么心虚?”

    过往,方堃这么谦虚或心虚的时候,那肯定是惹事了。

    方堃双肩一塌,走到老妈面前,苦笑道:“老妈,别把儿子想的那么不堪好吧?”

    “我问你,你老叔打来电话,说你和秋东山的女儿秋之惠在一起,怎么回事?”

    感情老叔不是吓自己,真的把这情况向家里汇报了。

    “哦,碰巧了,前两天秋姐抱孩子上山许愿,我正好在道场,与她一些方便,昨天安排悟真住宾馆又撞见她,她今天请我吃了个饭,就是谢我那天行的方便,没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也就说,你咋能和她有交集?那孩子也怪可怜的,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

    秋东山女婿陈望失事身亡,在省委大院是众人皆知的。

    “妈,我爸没回来?”

    “他哪天不忙?文山会海的,”

    “妈,我和你说个事。”

    方堃挎上了老妈胳膊,亲热劲儿一上来,苏裳就感觉到儿子又有事要求她了。

    “说呗,别过份了啊,不然我可不会同意的。”

    苏裳也是没辙,对付儿子只能用这招,提前封他的过份奢求,不然等他提出来,就不好回拒了。

    “坐下说嘛。”

    方堃拉着老妈在沙发上坐了,才道:“妈,我想我倩姨了,”

    “孙倩?”

    苏裳闻言一怔,过去三年,都是孙倩在照顾方堃,山上老道给了个方子药浴,也是传给了孙倩的,听说还教了一套什么功法,也是由孙倩教给方堃的,就是由孙倩充当方堃一个改造时期的监护人,在这三年中,孙倩尽心尽力把方堃调教成了体质如牛的小霸王。

    实际上,孙倩对方堃极为严厉,调教过程中只用教鞭说话,那会儿,方堃被孙倩整的乖如猫咪,大气都不敢出的。

    要说他想这个倩姨了,苏裳都有点奇怪,打个比喻,老鼠会想猫吗?这辈子不照面才对吧?

    “你,怎么个意思啊?”

    最终,苏裳还是弄不懂儿子的心思,只能问了。

    “妈,我还想跟着倩姨学艺。”

    “我去……”

    苏裳翻白眼了,捏着他的手心疼的道:“儿子,你不是想念教鞭的滋味吧?这也上瘾啊?”

    她当然清楚孙倩是用什么方式把儿子调教成小牛犊那么壮的,不过要感谢她,没她的话,方堃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好的体质。

    “妈,我说真的,这次上山,我师傅告诉我,异日想要有更高的境界或成就,就必须指望倩姨她了,因为我师傅把一套秘技传给了她,只有她才能传授给我,不然就要失传。”

    方堃开始瞎编乱造,反正老妈不会知道真相。

    “这样啊,不过,现在调动你倩姨有点麻烦。”

    “怎么说?”

    “你倩姨已经不在方家警卫序列中了,她调回了局子,现在干什么工作,我也不太清楚。”

    “啊,谁这么坑爹呀,把我倩姨外放的?”

    “这是规定呀,五年一换,她在你奶奶身边呆了两年,又在你身边呆了三年,时间到了啊。”

    “那能不能再调回来呀?”

    苏裳翻了个白眼,“傻儿子,咱们家除了你爷爷,谁还有资格配内卫?”

    一听这话,方堃顿时就蔫了,他这个孙子在老爷子面前说话和放屁差不多,去求也是白搭。

    看到儿子一脸失望之色,苏裳不由心疼,因为儿子说的这个情况比较特殊。

    “儿子,这样吧,我先和你倩姨联系上,问问她自己的意见,她要没意见,妈去你爷爷那里替你求这个情,好不好?但你倩姨要是不乐意再回来,咱们就别强人所难了,至于你学艺的事,将来去京城找她学不就行了?她还能不教你?”

    “哦,那也只好这样了,”

    这情况出乎方堃的意料,但孙倩是师尊为自己指定的那个‘道鼎’,没她,自己这个紫枢帝就是个屁,第八卷的《阴阳天》肯定是别想过的。

    那不仅是修为成不了的问题,还要辜负师尊的殷切期望,更会成为师门的千古罪人,这怎么行?

    他心里暗下决心,老妈办不成这事,那自己也要亲自去找孙倩的。

    “好了,儿子。去洗个澡休息吧,这事,老妈尽快落实。”

    “谢谢老妈,亲一口。”

    方堃抱着老妈,亲她脸蛋一下,苏裳咯咯娇笑起来。

    在她眼里,儿子再大也是儿子,所以儿子做什么,她也不认为是出格。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给老妈来这套?让你老爸看见,又要训你了。”

    “咋地?就允许他亲我老妈,我就不可以吗?我跟他理论理论。”

    老妈忍着笑,嗔道:“赶紧滚,理论个屁,你有那胆儿?”

    “这个,可以没有。”

    方堃转身上楼,身后是老妈的娇笑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