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025章 吐实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日上三竿,别墅里的三个人还都没有一个醒来。

    方堃在萧芮睡着之后,就抽身出来到沙发上去睡了,他怕被醒来后的萧芷抓现行。

    不过,最终还是手机响把他叫起来的,就以他的体质而论,睡不睡也无所谓。

    就是酒喝了不少,头有些昏沉沉的,也没想着行功打坐把酒意驱散,他怕那样自己睡不着。

    打来的电话是个陌生号,但叫方堃联想到了前天留下电话给古玩街那个事。

    “喂。”

    “小兄弟,我是古玩街那个老板呀,你还记得不?”

    “哦哦,我知道的,你说。”

    “小兄弟啊,是这样,我经过慎重的考虑,你那个剑,我出一百万,你看怎么样啊?”

    他等了两天,都没见方堃联系他,就怕这事黄了,所以决定主动出击,并给出诱人的天价。

    如果方堃是个穷鬼,这一百万的天价,真叫他心动呢。

    可问题方堃不是穷鬼,即便他自己手头上真没几个钱,但他绝对不是缺钱的主儿,当然,老妈给他的卡里,最多也就十万块吧,他很了解老妈的风格。

    说实话,十万块是不够这个时代富二子弟们挥霍的,一天花光都不是没可能。

    换过是前世的方堃,肯定会尽快把卡里的钱花个精光。

    “一百万呀,呵呵,老板,这么说吧,小剑我已经拿给我家人,他们送去紫霞山找紫婴老道鉴定去了,昨天就有消息传给我,说是无价之宝,紫婴道长接受我家人委托,要花一段时间炼去那剑的锋锐,卖是不会卖了。”

    听到方堃这么说,那老板也心如死灰了。

    “啊,这样呀……唉,那也没办法了,紫婴道长可是我们华青省内第一号高人,小兄弟家人能找上这老道的关系,也不得了啊。”

    紫婴是什么人啊?一般平头老百姓见也见不着的人物,也就是地方上的高官显贵富绅达人有这个可能,猜想着方堃也不是普通子弟。

    本着生意不成仁义在的原则,老板也决定和方堃交个朋友,毕竟这少年有份独特的目光。

    “不管怎么着,小兄弟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我葛仲山在古玩街也是小有名号的,小兄弟你要有什么好东西想出手,不妨先想想老哥,啊?”

    “哦,葛大哥,没问题,你也是痛快人,我交你这个朋友啦。”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他攀交情,肯定有他的目的。

    果然,方堃这边一吐口,葛仲山就打蛇随棍上了。

    “对了,小兄弟,你家和紫婴老道有关系,那你能不能搞到这老道的‘符’啊?”

    “呃?老道的符很值钱吗?”

    “唉,何止是值钱,简直是有价无市啊,就近两年来,能请到老道一符半篆的,几乎没有啊,老道的几个徒弟,就是悟玄道长他们,也因此符价看涨,但总归达不到老道的高度,实用者也回馈说,小问题能解决,疑难的问题摆不平,他们的符,值个千二八百的,可和老道的符相比差远了,”

    “哦,我那天去你门店,也没见你卖符篆呀。”

    “小兄弟,符篆这个要是摆出来卖,那就是骗人的了,懂行的都知道,符篆上的法力不能持久保持,现绘现卖那才是最值钱的,威力最盛的,道行越高的人,所制之符保持越久,但就是紫婴老道亲绘的符,也不能放过百日,就算有宝印镇封法力不流失,但行家们都不认为能镇封百日之久。”

    他又道,“悟玄他们的符,也借宝印镇封,据说七七四十九日是极限,过了期就是废纸一张。”

    这些,方堃自然是知道,但他不知市场上是什么反应,故此借机从葛仲山嘴里听听实话。

    葛仲山又道:“日前,我这有个老主顾找上门来,他家老人旧病复发,前次就是病发,各大医院是束手无策,还是我介绍上山,从玉虚殿首座悟玄道长那里求了一张符,这不,镇了一年,现在又犯病了,当初悟玄也说了,可保一年无虞,果然是应验了。”

    “那你再找悟玄去啊。”

    “小兄弟有所不知,悟玄给符时就说了,此符镇一年,第二次就不管用了,也就是说同一种方法只生效一次,就好比我们被人家骗,第二次肯定不会再被他第一次的方法骗到,这病也是这样,久药不愈的话,药也就失效了,这种事说起来玄而又玄,但也没脱了人们能理解的范畴。”

    方堃道:“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想请紫婴出面,绘制更具法力的符,为那人祛病吧?”

    “是啊,小兄弟你能帮上这个忙,他家必有重谢,钱就不是问题,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呀。”

    “呃,对方出什么价?”

    钱必竟是个好东西,方堃也不想自己就找家里人要钱花,他也想拥有自己的小金库啊。

    如果能靠制卖符篆赚点钱,倒是符合他的情况,他这一身本身不也落个实惠吗?

    葛仲山一听这话,有门儿呀,不然对方能探价?看来真和紫婴老道有不寻常的关系,想想也是,那小剑何等玄奇,紫婴老道肯帮他们炼化锋锐,这是一般关系吗?

    “小兄弟,我吐个口,主家说了,有能让他老子再活一年的符镇着,他出一百万,两年就三百万,三年给五百万,五年他出一千万,这人太有钱了,拿千二八百万出来,跟玩似的。”

    “葛大哥,钱不是万能的,有些人的命是天注定的,要逆天改命,施法者要遭雷罚,你懂不?”

    “啊,小兄弟,你也是内行人啊?这都知道呀?我自然是懂的,这也是紫婴老道不再绘符的一个主要原因吧,毕竟人身凡躯,谁架得住雷劈呀?你说的对啊,有些人的命不是能拿钱延续的。”

    方堃又道:“另外就是看这个人具体得的是什么病,有没有其它方式可延续病的终极发作,除根什么的就不要想,我相信紫婴老道也不会冒着被天雷劈焦的风险会给他除病根、延寿命,那样的话,他可能把自己的命都赔进去。”

    “是了,是了,小兄弟你这是大实话啊。”

    “好吧,我也跟你吐个口,其实,我是紫婴老道的小师弟。”

    “啊……真的呀?”

    “信不信在你,你也知道的,没点真本事,想骗人都难,尤其是骗懂行的人,对不对?”

    “那是,小兄弟,一般神棍是骗不了我的,我在这行摸爬滚打也二十多年了,眼不瞎,就是悟玄道长制出的符,具有多少法力威能,我也能推测个差不离,比他道行浅的人,我一眼能辩真伪。”

    “我也认为葛大哥有这份自信和能力,那么,葛大哥你认为我会在你这种人面前装神弄鬼吗?”

    “哈哈,小兄弟,你砸剑那次就把我震住了,看得出来,你是有真本事的。”

    葛仲山并不吝啬对方堃的恭维,又道:“既然小兄弟自称是紫婴老道的小师弟,就这身份也比悟字辈悟玄诸人等了一辈,我还真想见识见识小兄弟的真本事,另外,我说实话,我为我这个老主顾做这些事,不赚他一毛钱,因为他产业里有珠宝玉器行,比我这买卖大多了,国内十几个大城市都有人家的分店,我有些货都是从他店面出的,就这方面的合作,我也十分感激人家,所以才不遗余力,为他家老爷子的事尽点心力。”

    “唔,明白了。”

    “小兄弟,这么着,就今儿中午,给大哥个薄面,我们坐一坐?若你觉得可行的话,午后我领你去他家,你替他家老爷子把个脉?”

    所谓的把个脉,就是让方堃探探老爷子的病底儿,有没有把握为其镇病延寿?

    方堃不由沉吟。

    葛仲山忙道:“当然,绝不让小兄弟你白跑这一趟,不论什么结果,‘诊’金一万肯定奉上。”

    “那倒不必,我也不缺万数八千块钱,成吧,我们中午坐坐。”

    “好咧,小兄弟,就订在‘文庙一品香’吧,离我这也近,我这门店上破事太多,人也不能长时间离开,你见谅啊。”

    “理解,那中午见。”

    方堃收了线之后,无声一笑,自己往这边发展,是正符合自己优势的一条道啊,何乐不为?

    尤其在本体融入破邪之后,更有了一种来自骨髓深处的自信,这自信就是破邪给的。

    这头一单直接自己出马的买卖,得有个态度啊,嗯,先净净身,冲个澡。

    想着,就从沙发上弹起来,往浴室去了。

    这别墅明显是萧芮的私闺,入了浴室看到的那些内衣饰物,方堃就深有感触了,镂空的,丁字的,真丝的,粉色的,乳白的、烟诱的,可谓琳琅满目。

    再想想,我和芮姐情人名份都敲定了,我还怕看到她这些呀?脱,脱光了洗。

    他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剥的精光,站在淋浴头下开始冲洗。

    水哗哗的,当头浇下来,凉意透顶,浑身舒爽。

    香喷喷的浴液从头到脚抹了个遍,似乎要洗掉之前的一切污垢。

    萧芷迷迷糊糊的起床后就下了楼,看看没一个人,尿意又十分强烈,就光着脚丫往卫浴去,本来她睡的很深沉,但架不住膀胱的憋涨,还是醒过来了。

    撞进浴室的她,都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侧面站在淋浴器下的某个人。

    她眼里只有坐便,风似的卷过去,小热裤连同***一齐撸下来,一屁股坐在上面。

    哗!又闻水声响亮。

    萧芷才长舒了一口气,差点尿裤子上呀。

    这时,她才发现还有另一种水声。

    呃,淋浴?

    扭头看时,萧芷也惊呆了,某男挟着腿,侧着身背捂着要害,正一脸失惊的望着她。

    “啊……”

    萧芷尖叫的同时,慌忙用手遮住自己的臀侧,当然,明知遮不住什么,这也是本能反应嘛。

    “你、你、你……”

    方堃更惨一些,象是怕给非礼了似的挟腿缩靠在墙旁,扭回头瞪了眼萧芷。

    “你进来也不看呀?听不到里面有人洗澡?”

    “我怎么知道你这个死变态偷用我姐家的浴室?真不要脸,居然脱的精光。”

    萧芷的目光扫过方堃的腰臀,他赶忙伸手捂住屁股,俊脸也是通红。

    “废话,你见过穿着衣裳洗澡的?”

    “变态,死变态,扭过头去,不许看我。”

    “你还看我呢。”

    “嘁,你有什么好看的?一身猪肉。”

    说着,美眸却在方堃背臀腿上掠过,心说,这家伙还真是壮呀,穿着衣裳时看不出来,肌肉好有型啊,一块一块的,嗯,臀部圆鼓鼓的,看上去好坚实的样子。

    “喂,看够了没有?尿完了没有?赶紧走啊。”

    “谁稀罕看你?你不许回头啊,不然我杀了你。”

    方堃干脆也不遮不掩了,“爱走不走,我继续洗。”

    他就背对着萧芷继续冲洗身上的浴液沫子。

    萧芷皱了皱琼鼻,朝他身背晃了晃攥紧的拳头,娇哼了一声,然后赶紧把自己的裤子先提起来。

    临走时还盯了一眼这个赤果果的家伙一眼,美眸里闪过豁亮的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