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064章 丈母娘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符术在民间之所以传神,确实是有其神奇的地方。

    符的神奇奥妙就在用制符人的修为功力上,朱砂墨汁内融进了制符者的元气,甚至可以说是天地的元气,这种强大的气场和人体磁场形成某些共振,从而能改变人体的不良状况。

    现在对于方堃来说,制一道比较普通的‘祛伤符’是挥手而就的小事。

    尤其是那种皮外伤,符到痛止,符至伤除。

    前一刻还趴在床上喊屁股疼的萧芷,在用符之后,十几秒的时间就完全吸收,伤疼顿止,臀部清凉一片,感觉上再无一丝异样,和没挨揍前似乎无区别。

    原本纵横交错的痕迹,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和之前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天呐,太神奇了,姐,有没有?是不是没一点痕迹?”

    在卫生间里,萧芷和姐姐萧芮两个人对着镜子研究她的雪臀。

    萧芮都不知摸了几把,啧啧称奇不止。

    “真的诶,半点痕迹也没有了,好象变魔术呀,你真不疼了吗?”

    “废话,疼我能跑这么欢?压根和没挨揍一样呀。”

    萧芷咯咯笑起来,背对着镜子,不断扭回头看自己傲翘的雪臀,心里满意极了。

    “你这丫头,是不是以后更不怕你老妈啦?”

    说到这个,萧芷还是肝儿颤的。

    “什么呀,姐,你没挨过揍不知道疼,当时真疼的受不了呀,我妈打的又那么恨,怕死了。”

    “可我看你一点不怕,不然还敢跟他粘粘乎乎的?这感情深了吧?”

    萧芷一边穿上****又套上牛仔短裤,一边道:“姐,我妈都掏出枪顶方堃头上了,我吓的差点没哧出尿来,但方堃一点也不怕,还说要娶我为妻,我感动的要死呀,我爱死他了。”

    萧芮翻了一白眼,“人家都说养女儿是养了只白眼儿狼,长大了都会跟人跑,你没长大就要跑了耶,难怪我婶要伤心,听姐的,别太气你老妈,她就你这一个孩子,心里疼死你的说,打你也是想你好,只是被你剌激到了,有点恨铁不成钢吧,好好和你老妈把这事说清了,保证什么的,让她不再担心,不然她连工作的心思也没有了,为了你,和你爸两地分居,她容易吗?”

    听了姐姐的话,萧芷心头戚戚,点点头,“姐,我妈对我好我知道,这次就是气我骗了她,还早恋了,方堃那个笨蛋,说和我亲嘴儿什么的,把我老妈当场给气晕死掉了……”

    “他笨?你傻啊?他是故意的吧?”

    “谁知道呢,反正后来那家伙真说服我老妈了,不仅放他走,还只让他写一份保证书,为什么不揍他一顿啊?却把自己女儿打的屁股开花,我都妒嫉死了。”

    “是啊,那家伙不是白勾搭你了?这么轻易就放过他?有没有搞错呀?至少要揍出他屎啊。”

    “好恶心,姐,不要那么狠吧?”

    姐妹俩聊的时候,方堃正在二楼尽头处的侧窗朝外看。

    悟真送来符纸就走了,连楼都未上,他还有他怕任务,要继续陪唐棠进行盯梢。

    经过今天这个事,方堃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身边备一些符纸,以备不时之需。

    主要悟真现在能独挡一面了,让他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也不可能。

    琢磨着这些时,就看到下面有两个家伙,对别墅指指点点,还探头探脑的。

    方堃目光一凝,心头微动,这又是谁的人啊?居然跟到这里来?

    自己得罪的也就是沈绪,还有别人吗?

    日前一梦,和法牌事件关联到的杨奇、刘汉又浮现在脑海,不会是和这俩货有关吧?

    梦中警示和今天的交集,方堃不认为是一种巧合,他的星眸也渐渐眯了起来。

    从卫生间出来的二女,看到楼廓尽头处小窗前的伫立的方堃身背,那么高大,一时都怔住了。

    萧芮也没往前凑,在萧芷面前,她知道自己是没一点机会的。

    “丫头,我去楼下,你去看看他。”

    “嗯,”

    看姐姐下楼去了,萧芷才走到方堃背后,她才不去看外面,她眼里现在就只有这个少年。

    从后面圈住他的腰,紧紧搂住,把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在他背臀上,紧密的找不到一丝缝儿,这宽厚的背,予人无以言喻的安全感,小腹紧贴他的臀,感受它的韧、它的坚、它的温度。

    哪怕被老妈打的屁股开花,萧芷也无半丝悔改的觉悟,认定了他,爱定了他,跟定了他。

    用俏脸摩挲他的肩膀头儿,恨不能将自己修长的躯体与之融为一体,再不分彼我。

    这家伙太神奇,一道符就把自己的臀伤给治好了,还以为要在床上趴几天呢。

    枕着他肩膀的俏脸,满是柔情,眼神儿也瞟到窗外去。

    “在看什么?”

    柔柔的问,不断的摩挲,清晰传达着她的爱意。

    方堃没有回身,只是回臂挽住萧芷的素腰,大手顺着她腰往下抚,直抚到萧芷半个臀上。

    这使萧芷贴的他更紧,最喜欢被他这么抚,尤其他大手掌扣住自己半个屁股的感觉,倍感呵护。

    “看两个鬼鬼祟祟的小丑。”

    “呃,在哪?”

    萧芷挪身到方堃侧前,方堃改搂她在身侧,箍紧她的腰胯。

    他高出萧芷半个脑袋,让萧芷变成小鸟依人状。

    从侧窗望下去,看见别墅前的路口,有两个家伙站在大树下面,假装交流,却不时探头探脑的观察姐姐的别墅。

    “这谁呀?”

    “冲着咱们来的吧。”

    方堃淡淡答道。

    “呃,会不会是那个姓沈的派来的人?”

    萧芷现在也知道心上人和沈绪结了仇,更听她说姓沈的不好惹。

    方堃半转过身,让自己和萧芷面对面,双手拢住她的香肩,萧芷就脉脉含情的凝视着他。

    “芷芷。”

    “嗯。”

    “老婆。”

    “嗯。”

    萧芷眉眼都流露出笑来。

    “听话吗?”

    “嗯。”

    她乖的象只小猫,眼里是火烫一样的情思,经历了被老妈抓现形一事,她感觉自己和方堃的交集深了好几个度,不知为什么,反正就是这种感觉,受脑海一句话的剌激,‘我要娶萧芷为妻’。

    方堃把她拥进怀里,萧芷搂紧心上人的虎背,螓首就贴着他脖侧,两个人呼吸可闻。

    “跳梁小丑,我来解决。”

    “嗯。”

    “我丈母娘那边,你来解决。”

    “这个,解决不了。”

    “解决不了,换我来打烂你的小屁股。”

    “打喽,我看你是不是比我老妈更狠?”

    萧芷扬起俏脸,眼里全是挑衅,还有鄙夷,分明是一付你动我一下试试的嚣张姿态。

    方堃的手已经搁在她臀上了,不过也就是轻轻拍了一巴掌。

    他苦笑道:“你吃定我了吧?”

    萧芷抬手托勾着他的下颌,娇笑道:“怎么?还想把你自己分给别人吃?是秋寡妇?我姐?”

    一提这两个人,方堃就蔫了,苦笑道:“姑奶奶,我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啊。”

    “你有那个心,我是相信的,要说没那个胆儿,我是不信的,对吧?”

    “什么呀?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是哦,不然怎么收拾你?”

    “收拾我还不容易啊?你说摆什么姿式吧?撅着腚,还是劈着腿?”

    “去死啦!我妈说你是小流氓,半点不假。”

    萧芷笑着啐他,又道:“看你这么乖,说吧,让我怎么摆平你丈母娘?”

    说到‘你丈母娘’这句,心里更充塞着无以计数的甜蜜。

    “芷。”

    “嗯。”

    “亲妈就是亲妈,咱俩要在一起,就必须得到你亲妈的认可首准,我们要努力,好不好?”

    “嗯,感觉好有难度,不过,亲爱的,为了你,再给老妈打烂十次屁股,我也不怕。”

    “亲口,我好感动。”

    方堃俯首吻她,萧芷仰着迎奉,吸的啧啧有声儿的。

    唇分,玉人娇喘吁吁。

    方堃舔着嘴唇,似要把萧芷遗留在唇边的芬芳全数收进嘴里。

    “我丈母娘还在生你的气。”

    “人家知道。”

    “芷芷,你要主动去道歉,去保证,就和我说的那些差不多就可以了,因为有些既定事实已经形成,我丈母娘也不是死脑筋,她心里基本接受了,现在只是面子上接受不了,主要是她太在乎你,太爱你,爱之深,恨之切,所以你屁股才开花呀,对不对?”

    “是喽,给打的好惨,不过,我心里一点不怪怨妈妈。”

    “这就对了,主动认错,态度端正,保证一些我们能做到的,比如不一起在街上招摇过市之类的,在学校也绝不会勾勾搭搭,绝不给老娘你丢脸之类的话,把我丈母娘这口气顺下去,私下里,咱们俩想怎么着,还不由咱们啊?咱们这么乖,我丈母娘一高兴,说不准就不禁止咱们现在交集了。”

    “嗯,你这家伙想的挺美的,可老妈还在气头儿上,我怕再给揍一顿啊。”

    老妈的脾气,萧芷太了解的,严厉起来就如寒冬的冰风,自家女儿也不会留情,先打你个皮开肉绽,心疼归心疼,但打的时候手是不会软的。

    “我能送我心肝儿去挨揍吗?一会你去她单位,去办公室找她,她死要面子的人,能在办公室打你呀?你是她亲生女儿呀,只要软语相求,保证和悔过,她很快就消气了。”

    “是耶,你这家伙还挺聪明的,在办公室,老妈就算气的半死,也不可能打我呀,嘻嘻。”

    “我们这就出发,让芮姐送你去,我们分开走,我看看下那俩小丑,是盯我还是盯你。”

    “嗯,”

    萧芷心情大好,本来还因和母亲闹的这么不愉快,心里郁闷,被方堃这么一教,她就想通了。

    主动搂紧这家伙,啵了他有一分多钟,俩人才下楼。

    萧芮萧芷开车走的,在前;

    方堃一个人步行的,在后。

    鬼鬼祟祟的两个家伙,上了路边停的车,直接追着玛莎拉蒂去了,因为他们看到萧氏姐妹俩上了车,那么,这拔人是冲着萧芮或芷芷来的,如果是和杨奇刘汉有关,那就是针对芷芷了?

    方堃很快得出这一结论,盯梢的人完全把自己给无视了,这叫他多少有点失落呢。

    这些家伙想干什么?

    那个杨奇或刘汉,不知道在哪隐藏着,当然,要找他们也不难,一道‘搜魂符’的事。

    另外,感觉葛仲山两口子和这事有关,因为他们隐瞒了与杨刘二人的交集时间。

    只是,他们要针对芷芷,叫方堃有点想不通。

    萧芷是绝秀的美女,可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只是个青涩的小苹果啊,劫‘色’的话,只会劫她姐姐萧芮,也不会朝她下手。

    难道说杨刘两个****的,口味儿这么刁?非得吃青涩小苹果?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小说推荐